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关于秦腔“编剧荒”问陕西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2/6]
刚打开12月4日《华商报》,便看到一则新闻:著作《静观戏里戏外》出版,戴静:“秦腔创作面临编剧荒”。

文章的开头是这样写的:“近几年,《西京故事》在全国席卷了几乎所有戏剧界的大奖,秦腔对外的戏剧影响力由此再次达到巅峰。不过昨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刚刚推出新书《静观戏里戏外》的省戏曲研究院艺术研究中心主任戴静,却透漏出自己对秦腔编剧后继乏人的担忧。”担忧的原因,是大柱子陈彦调任,写过《杜甫》的党小黄、写过《凤鸣岐山》的刘富民退休,刚刚因《大秦将军》获得戏曲大奖的老将曾长安也已七十多岁,虽然也有几位从中央戏剧学院毕业的高材生,但说到底是缺少“成熟的编剧”。这个消息真是不得了!因为没有编剧戏曲研究院就没有戏演,没有戏演戏曲研究院就不会在全国得大奖,得不了大奖秦腔就不会再有强势!所以,陕西省委、省政府、全省人民都得认真考虑戏曲研究院的编剧荒问题!

作为土生土长的老陕,我是爱秦腔的,因为它是这一方土地、这一方历史、这一方人群的本音和声腔,我们这一代人、我们的先祖们最早接触的艺术教化和审美熏陶,基本都是秦腔给予的,秦腔是我们的喉咙。我的朋友中,有人在《自度曲·陕西》中有这样的句子:“人文始祖黄陵兀,法门宝刹礼佛骨,兵马俑坑洋人簇。神神道道,龙飞凤翥,一声老陕(兀那)鬼神敬肃!”这最后一句“一声老陕(兀那)鬼神敬肃”,不知得到过多少人呼应,不知让多少人甚至倾倒,我想大家所动情的恐怕还是“秦腔”这字正腔圆,咬字如嚼铁的本色节律与情绪。但是,这些年秦腔在外边得的大奖是越来越多了,但是它确实与普通老百姓越来越远了。说这样的话肯定会冒犯,会让人不高兴,但是不说就觉得有点对不住这块土地,对不住父老乡亲。就说戏曲艺术吧,这本来就属于最具地方特色的大众通俗文化,它用老百姓喜欢的地方音乐弦律,唱老百姓的喜怒哀乐。你编成故事在台子上演,老百姓坐个凳子面对面在台底下看,边看边议论,边看边关心,上下呼应,心心相通。可是,想一想我们的戏曲现状——有几个人想的是老百姓的喜怒哀乐,老百姓哪里能看得上戏(名演员倒是看得上,那往往是乡村庙会,但得出高身价另加车马费),得了大奖的戏哪个剧团能扛得动那坛场,在外边呼声甚高的名作哪个能流传得开······总之,戏曲是与现实生活越来越远了,与老百姓越来越远了。戏曲不买老百姓的帐,老百姓也就不买戏曲的帐。但是,老百姓却不会忘根数典,不会抛弃秦腔。于是,自发的秦腔大赛此起彼伏,民间的自乐班遍地开花。当老百姓在秦腔的音韵弦律中获得愉悦和满足时,早就把什么戏曲研究院、这社哪社扔到爪哇国去了。有没有编剧,得不得大奖,与秦腔有什么关系,与老百姓有什么关系?

所以,作为戏曲研究院研究中心主任、属于圈子里的戴静,出于职业的原因不能不感觉到某种“慌”或者“荒”,但对于秦腔,对于这一方土地,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因为,只要秦人在,生活在继续,秦腔就不会死。况且,难道只有戏曲研究院的苗圃才能养得活戏曲编剧的大树吗?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