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西部情歌—— 一段二人台男孩的传奇爱情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2/12]
电影《美姐》:美姐你述说了些什么?(3-4)

西部情歌(上)

—— 一段二人台男孩的传奇爱情

美姐用电影的形式,向今天的人们讲了一个二人台艺人后代---铁蛋儿如泣如歌的爱情故事。我通过看了电影《美姐》用文字缩写后,将这个故事及其主要情节代述如下:

用年代推算这里的人们都是走西口的移民,所不同的是有人定居在内蒙(真正的口外),有人定居在冀北与内蒙接壤地区(相对的口里),铁蛋和美姐两家就属于后者,他们同居住一个乡村里。铁蛋家是二人台世家,在这里远近闻名。美姐是此地出名的美女,尽管她已嫁给一个叫郝贵的平常男人,已经是一个有两个女儿的母亲了,仍俊俏任然风韵不减。美姐喜欢二人台,她和铁蛋爹学习二人台并且是默契的演出搭档,两人有不错的师徒情谊。靠二人台谋生难以养家糊口,所以两家还各自兼种一些农田,美姐的男人还常年跑口外做些买卖。

美姐开始到铁蛋家学唱二人台时,铁蛋才是一个四五岁的娃娃。铁蛋与美姐的认识,是在同上厕所时认识的,通过三言两语的问答,铁蛋对这个异性美女感到十分新鲜。美姐常和铁蛋爹学唱和排练二人台,铁蛋也常常躲在角落里偷听偷看他们,美姐也常常逗铁蛋玩耍,一来一往慢慢一大一小建立起互相喜欢的融洽的依恋情谊,铁蛋爹看到这些情景,也表现出难言的开心。

二人台就像一块磁石,把美姐、铁蛋和铁蛋爹的喜好和情谊紧紧吸引在一起······铁蛋爹几乎把精力和心血全都投入到二人台和美姐的身上,连伺候和照料病重的父亲的重担也全部落在老婆的身上。因此,铁蛋娘对此常常表现出烦躁、讨厌,嫉妒、发火怨天尤人的样子。

一天,铁蛋的爷爷真的耗尽了生命最后的一点光和热,他离开了这个世界---他死了。一个一生终身与二人台为伴的老艺人,就这样丢下二人台向冥冥的黄泉路再去····二人台的降生、存活、成长,正是有象铁蛋爷爷这样一代一代的老艺人的呵护、爱戴和培育才发展到今天。从生命生灭和历史变迁的象征意义上讲,二人台这门艺术是不折不扣的文化遗产。然而,这遗产的继承发扬光大的重担需要象铁蛋爹、美姐、铁蛋、三女子们挑在肩上继续向前走····在广袤沟壑纵横黄土地上,铁蛋爷爷的送殡队伍在缓缓前行,在这队伍中美姐抱着铁蛋,铁蛋拿着引魂幡,铁蛋爹带着穿重孝的亲人们在哀痛中为死者送行····人可以死,但在民众心中埋下深根并受百姓喜爱的二人台却永生!

铁蛋爷爷的离去,使铁蛋家有些哀伤和空荡,但美姐来了,她住在铁蛋家,白天唱二人台,黑夜搂铁蛋睡觉,她象慈母般照顾和疼爱着铁蛋。美姐成了铁蛋家编外却不可缺少的家庭一员。美姐的到来驱散了铁蛋家的哀伤和冷清,却带来了这个家庭的其乐融融。

一天,美姐的男人从口外回来,把美姐强行从铁蛋家接回家,铁蛋恨得真想痛打这男人一顿。晚上,铁蛋一人睡在被窝里,孤单的他伤心的哭了--他很想美姐。他幼稚地问母亲:我能不能把美姐娶回家。铁蛋的话惹得爹娘哭笑不得。第二天一大早,铁蛋跑到美姐家,看到大白天美姐与她男人在“睡觉”,他愤怒地质问美姐曾说过嫁给他的话(一句玩笑话)算不算数?美姐用开玩笑的托词说:将来我大女子嫁给你。但遭到这个小大人的拒绝。铁蛋被哄走离开了美姐家,但他始终弄不明白美姐和她男人是“睡觉”呢?还是她男人“欺负”美姐呢?小孩的可笑,就在于他的幼稚、单纯、真诚和小大人的说话,实际小孩根本不懂大人的事,更何况男女的私房事。小孩对爱是真心,这爱包括隔辈爱、父恩、母爱、小伙伴的友爱、兄弟姊妹爱,对自己喜欢的玩具和小动物的爱,这是小孩感情和精神世界丰富的表现。但是,在人类感情世界和感情生活中,不管有多少爱的感情,都永远代替不了男女之间的性爱--爱情。然而,爱情的出现,只有当一个人告别了天真无邪的童年时代,进入一个新奇而美丽的世界--青春期,男女之间的爱情才会产生和到来。男女的青春期,由于生理和心理的变化,有了性意识的萌动和情欲催发,异性相互接触的强烈愿望开始产生,爱的血液在奔腾、躁动,对异性的倾慕、爱恋、憧憬、追求,便成为生命世界的一大主题,精神世界的最深沉、最强大的冲动开始了····

当童年的铁蛋和大女子在高高的黄土崖上高喊时,一次巨大的政治风暴正席卷着中国大地····首先“四旧”遭到灭顶之灾,文化艺术界成为重灾区。一天晚上,美姐和铁蛋爹正在表演二人台“走西口”时,被村干部强行制止,观众骚动提出抗议,干部的解释是:这是文革的规定,谁唱也不行。二人台被禁,铁蛋爹遭到批斗,美姐也躲到口外去了。

改革开放开始,文革得到纠正,在口外呆了十几年的美姐重返故乡,追寻二人台和铁蛋爹。在村口美姐与铁蛋一家相遇,十年时光事过境迁,物人全非,谁也不认识谁,唯有因受文革打击双目失明的铁蛋爹,听口音认出了美姐。

晚上,美姐在铁蛋家过夜。铁蛋娘与美姐边寒暄边问两家十几年的情况,感慨良多。当美姐提出现在让唱二人台和想唱二人台的想法时,遭到受文革惊吓的铁蛋娘的强烈反对,却受到双目失明的铁蛋爹的热烈支持。

美姐的重返故乡,也带回了美姐全家(自己男人、三个闺女)重归故里,美姐不仅和铁蛋爹又将联袂再次唱起二人台,也使童年青梅竹马的铁蛋和大女子,现在拉起青春的手,燃起爱情的火焰。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西部情歌(中)

—— 一段二人台男孩的传奇爱情

文革十年的分离,使人伤心和感慨;改革开放的重逢,令人充满希望和变数。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铁蛋和美姐两家的重逢,使他们感到意外和惊喜。为此,美姐一家请铁蛋一家吃了一顿好饭--黄糕大菜,以资庆贺。当两家谈到各自子女时,铁蛋娘流露出很想娶大女子做铁蛋媳妇的愿望,美姐和她的男人没做任何反应和表态。为此,晚上铁蛋娘对铁蛋爹发了一顿牢骚,对美姐和二女子有了成见。但是“山挡不住风,雪挡不住春”,不论大人怎么看,怎么阻拦,反正铁蛋和大女子是好上了。铁蛋和大女子在背地里已经由羞涩的初恋发展到大胆激情的热恋,甚至出轨走向偷亲私通。

纸包不住火。一天,铁蛋和大女子在美姐家地窖“偷吃禁果”,碰巧被取山药的美姐男人碰上,闹得美姐和丈夫气急败坏无地自容 。

在农村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基本条件:女的要贤惠相貌端正,男的家庭要富裕。第一个条件大女子已经超越,第二个条件铁蛋难以达到,显然铁蛋娶大女子,首先过不了美姐和她丈夫这一关,但是两个孩子的爱,却闹到让人难以容忍的地步。为了不家丑外扬,美姐和丈夫决定:得尽快给大女子找个合适人家,远走高飞嫁出去。

一天,几个蒙族人来美姐家相亲,美姐丈夫正在招待客人吃饭当中,铁蛋闻风闯入,他唱了一段祝酒歌,劝远方的朋友莫要再提亲,理由是他和大女子从小青梅竹马,现在她已经是属于自己的人了。半路地杀出个程咬金,使现场十分尴尬,为打破僵局,美姐男人谎称铁蛋是他的亲戚是一个神经病,才缓解气氛。这时的铁蛋借着酒性感情十分激动,仍要僵持,美姐见状,把铁蛋强拉硬拽到屋外,好言劝说,铁蛋据力不从。为此事,铁蛋与大女子私下谈心,大女子并没有坚决要嫁给蒙族人的表态,只是说他们有牛羊很富。大女子的话似乎给铁蛋吃了一颗定心丸--大女子不会离开自己。

几天来,大女子的事没有动静。

一天,铁蛋在田地里割庄稼,愣三跑来告诉他:蒙族人来娶大女子了!铁蛋认为愣三骗他,一点不信。当一阵迎亲的鞭炮响起时,铁蛋惊吓地象丢了魂似地扔下镰刀,一溜烟向村里奔去····美姐家贴着囍字,全家人穿着新衣站着,周围是看热闹的人们,蒙族人迎亲马队列成一队,大女子身着蒙族新娘服装坐在马上。看到这一切,铁蛋象疯子一般冲向大女子,揪住缰绳,阻挡大女子出村,他喊着、哭着、叫着、挣扎着····人们拉着、拽着、劝着····迎亲的马队在踏起的土尘中狂奔离开村子····大女子走了,铁蛋也昏倒了····

大女子的远嫁口外,击溃了铁蛋的精神大坝,他的心在滴血····他象一个精疲力竭的单相思的神经病患者,他倒下了。为了拯救自己的孩子,铁蛋父母请来神婆为铁蛋驱魔招魂指点救命迷津,当铁蛋恢复了体力之后,他把满腔的怨恨怒火烧向美姐和他男人,他狂笑疯癫、上房用土炮炸美姐家的房顶,扬言每天如此,非把美姐的男人炸死不可。铁蛋的母亲也把铁蛋的惨状全部怪罪在美姐一家身上,美姐一家被惊吓的六神无主不得安生,美姐的男人已决定离开故土重返口外。

铁蛋一直忘不了他与大女子的恋情,娶大女子为妻是铁蛋的愿望:只有她能治好自己心灵的创伤,甚至能使受尽文革批斗瞎眼的父亲睁开双眼。然而 ,和大女子拜天地结为夫妻只是一个美丽幻化的空想····铁蛋对大女子的相思,心灵受到的伤害,对美姐男人的怨恨,使铁蛋和美姐两家的矛盾难以化解。出于良心和铁蛋爹的师徒情谊,在无奈中美姐决定将哑巴的二女子无赏嫁给铁蛋。将二女子嫁给铁蛋对铁蛋爹看来,是一件求之不得救急救火的喜事,他为之流下感动和欣慰的眼泪····

二女子和铁蛋本无相爱的基础,现在被包办强扭成婚,不仅二女子不情愿,铁蛋更是强烈抵抗。当天本是喜庆的婚礼却被铁蛋搅得一塌糊涂,以致气的铁蛋爹怒打铁蛋却错打了愣三。洞房之夜,铁蛋和二女子“楚河汉界”对峙不睡,在爹娘的劝慰下,勉强睡下,却干起了仗。太亮,听了一夜洞房的铁蛋爹质问铁蛋:为什么不和二女子“睡觉”,铁蛋回答走板,被爹娘气的暴打了一顿。

不幸的爱情,悲情的婚姻,没有谁能理解铁蛋此时此刻的心情,他无奈,只能借酒浇愁对驴交心····

一天,口外来了二人台剧团到村里演出,黑夜,铁蛋和争先恐后的乡亲们坐在台下看戏。在鼓乐的伴奏下二人台“走西口”演出开始:剧团虎虎扮演的“孙玉莲”俊俏动人,当“孙玉莲”自报家们后,唱到“我和太春配成婚”时,坐在人群中的铁蛋终于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提着酒瓶摇摇晃晃走向舞台,他对“孙玉莲”说:别走西口!我唱。这时铁蛋的悲情喷发,声嘶力竭地吼唱了一句“妹妹----”他哽咽地哭了,铁蛋娘和乡亲们好言相劝让他下台,他置若罔闻,而且催促乐队赶快打起家伙奏起乐,这时“孙玉莲”不知所措,接着铁蛋对“孙玉莲”高声说:妹子,千万可不能走西口呀!这时的铁蛋已经泪流满面,感情不能自制,他嘶哑、哭泣,摇摇晃晃、笑哭无常、声泪俱下唱着“太春”劝慰“孙玉莲”的这段唱腔。他拉住“孙玉莲”的胳膊不放,就象当年拉住嫁到口外的大女子一样,“孙玉莲”感动地哭了,乐队和台下所有的人都被感动了。

铁蛋这一唱不仅抒发了自己的胸怀,也显露出他表演二人台的高超天赋(他听父亲和美姐学唱的)。铁蛋被口外二人台剧团看中了,他也愿意离开目前的景地散散心,闯一闯---铁蛋决定跟着二人台剧团出口外。

铁蛋随剧团要出口外了。临行那天铁蛋全家劝他不要走,铁蛋义无反顾,他把照顾父母的事委托给好友愣三,代价是把自己的妹妹嫁给他。

铁蛋终于随剧团走了,村里的乡亲叮咛、亲人嘱咐,送行的人们依依不舍····夕阳西下,人们看到了铁蛋的妻子---二女子送行的背影····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