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谈当下京剧创作的得与失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2/23]
近几十年来,京剧创作剧目之多、题材之广、投资之大,均可谓创历史新高,呈现出一派繁荣气象。但与此相对的另外一面是:京剧大有逐渐淡出舞台之趋势。既有一点繁华,也有一点寂寞,这就是今日京剧之尴尬。何以至此,原因甚多。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今日京剧之境况,也许可以从得失之间寻求部分答案。

得之于庙堂,失之于江湖,此其一也。多年来,京剧创作与发展的基本动力主要来自于政府推动。作为中华戏剧艺术的标志,京剧被冠之于国粹,理所当然被划归文化事业,从创作、展演到评奖,一条龙推进,使其免受市场化压力之苦。经过多年的耕耘,政府收获了资助成果,院团和演员收获了奖项和赞誉,其所得不可谓不大。文化是要养的,京剧尤其需要养,泱泱大国,不养国粹,岂不怪哉?然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得之东隅,失之桑榆。盘点这些年来的京剧演出,我们不难发现,不少剧目,获奖后就被高高挂起,封存起来,再难一睹其芳容。仔细想来,原因之核心还是一个创作观的问题,即为谁创作、为何创作的问题。是为奖杯创作?还是为大众百姓的口碑创作?京剧要赢得更多的观众,必须来一个创作观上的大转变,解决这个问题须通过确立创作人员在创作中的主体地位,解放文化生产力。

得之于名剧,失之于名段,此其二也。这些年来,京剧舞台上确实出了不少名剧,仅就获得中国京剧艺术节金奖剧目的就有近30出戏,如《曹操与杨修》;《骆驼祥子》、《风雨同仁堂》;《贞观盛事》、《华子良》、《胭脂河》、《洛神赋》、《瘦马御史》;《廉吏于成龙》、《泸水彝山》、《梅兰芳》;《成败萧何》、《北风紧》、《郑和下西洋》、《下鲁城》、《晋德裕》、《护国将军》、《白洁圣妃》、《丝路花雨》、《辛弃疾》;《建安轶事》、《将军道》、《无旨钦差》、《汉苏武》、《香莲案》、《水上灯》、《牛子厚》等等,还有《赤壁》、《天下归心》等剧目。客观而论,这些剧目从某种角度看,都可谓是成功之作,无论是主题表达、故事情节、人物塑造,还是演员表演、舞美设计等,都有值得称道之处。有的剧目还产生了巨大的轰动效应,在京剧发展史上也一定能占有一席之地,堪称我们这个时代的经典之作。但令人遗憾的是,在这些剧目中,广为传唱的名段却不多。

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在各类京剧演唱会上,京剧名角儿们所选唱段,主要还是传统骨子老戏中的名家名段。而上述新创剧目的唱段很少有人演唱,即使像《曹操与杨修》中广为流传的诗句“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何以解忧,唯有杜康”的唱段,也似乎少人问津。西方人把京剧看作“中国式歌剧”,可见唱段在京剧中之地位,非名段无以立,非脍炙人口断不可传,失之于名段,对京剧创作而言是致命的短板。在我看来,之所以走到这个地步,根子在于戏剧创作指导理论之迷失。人们时常简单地把西方戏剧理论搬过来指导京剧的创作,过分强调创作的专业化分工,把创作过程简化为工业生产的流水线,剧本、编剧、导演、唱腔、舞美、表演各管一段,这种分工与分隔的创作模式,不符合京剧唱段的创作规律。几百年来京剧发展的历史告诉我们,大凡脍炙人口的著名唱段大都是由编曲、琴师和名角共同完成的,这一点裘盛戎先生所谈创作《赵氏孤儿》“我魏绛闻此言如梦方醒”唱段的体会,给我们以极强的启示。

得之于传习,失之于创新,此其三也。近年来,在振兴京剧的旗帜下,我们在老戏抢救、流派传承等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从中国京剧音配像工程的实施和完成到京剧研究生班、各个流派研习班的举办,无不体现出我们在传习方面的用心用力,可谓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但京剧作为国粹,作为中华文化的重要艺术呈现,绝不能成为放在博物馆的陈列品,而应与我们这个时代一同前进。同任何艺术一样,如果京剧脱离时代、脱离生活,不能创作出反映当下人们喜怒哀乐的新作品,天天“贵妃醉酒”、“四郎探母”,必会落得“霸王别姬”之悲情境地。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生活,一代人也必须有一代人的历史。为时代创排、为人民创排,是京剧获得旺盛生命力的根本前提。无论是新编历史剧还是现代戏,都不能孤芳自赏,都不能失去时代性。京剧是古老的艺术,创新是其青春之秘诀。从“梅兰芳表演体系”发展到今天的现代京剧,贯穿其中的秘密是创新形式、创新手段、创新内容。所谓“移步不换形”,就是既要传承,又要创新,两句话讲全了,才符合京剧创新发展辩证法,今天的京剧人应该行动起来,为当红演员量身定做几出扛鼎之作,为推动京剧大发展大繁荣补足短板。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