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徐帆主演话剧《阮玲玉》首都剧场开演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2/27]
演艺圈有不少自带光环的明星,戏里惨不忍睹,戏外却无处不显示自己的“表演型人格”。徐帆却天生一种大大咧咧的爽利劲儿,有着将一切虚头巴脑、装腔作势都剿灭于无形的气魄。

前晚,徐帆主演的话剧《阮玲玉》在首都剧场开演,并将一直演到明年1月12日。19年前,27岁的她曾在同一个舞台上出演同一部戏。多数时候,她要一个人站在光束中静静地说出台词,这对她而言,曾比登天还难。

在星光灿烂的“中戏表演系87班”里,徐帆曾是最不起眼的学生,同班的女孩陈小艺、江珊早早显露了星相,她却是“要不说话,大家都不知道有这么个人”。进了人艺,她喜欢躲在角落演戏,“老盘算着,这戏怎么还不完啊”。《阮玲玉》把她生推到台前,没有布景,无可依赖,她只好豁出去。这部戏,让她年纪轻轻就获得了业界瞩目的戏剧梅花奖,也成为人艺备受青睐的“小青衣”。

徐帆把自己之所以能走得长远,归因于在湖北省艺校京剧科练“童子功”的那三年半,“练功、上课,有兴趣就不怕苦,多好玩儿”,日后,在电视剧《青衣》、话剧《原野》里,她也展现了自己的不凡身手,令人不禁想起冯小刚自传《我把青春献给你》里写到他送徐帆回人艺,她“身手敏捷地翻过墙消失在黑暗中”。

这大约就是她的个性,简单直接。说来容易,坚持难。

谈角色

阮玲玉的“媚”吸引了我

新京报:1994年你演《阮玲玉》时刚毕业三年,之前在人艺演过大戏的主角吗?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徐帆:我来人艺是抱着“跑五年龙套”的心理准备来的。头三年排了七台戏,连演带排,差不多都在剧院里。在人艺第一次演女主角是《海鸥》,莫斯科艺术剧院的导演来导的,那是毕业进剧院一礼拜左右。可能第一次用了你,觉得你好使,就接着用。抓住一次机会,后面就好了。

新京报:当时觉得受宠若惊?

徐帆:我接所有角色都是:哦,行。不接就算了,要接就好好干,这样做起事来自如一些,不然挺较劲的,我不是那种较劲的人。

新京报:张曼玉演的电影《阮玲玉》你看了吗?比话剧出来的时间正好早一两年。

徐帆:看过,我是后来才知道,大导(林兆华)和刘锦云老师(编剧)是看了电影才想做的话剧。我对电影的印象是,阮玲玉挺“媚”的,到现在这么多年,在舞台上,我没看到一个这么媚的角色。舞台上的女人大多很中性,是女人,但没有女人味儿。剧本吸引我的也是阮玲玉“媚”的一面,不像我们很多戏的女主角,都跟钢铁侠似的。

舆论凶猛,但也就一段时间
西汶艺术网
新京报:《阮玲玉》里,张四达说,电影圈是个大染缸,你若是朵梅花,去了准污染,你若是块铁,出来还是一块铁。你演的阮玲玉说,想做一朵铁性梅花。搁你自己,你会怎么回答?

徐帆:我的回答可能跟她比较一致:铁性梅花。其实就是追求完美。我自己有一点,我不信邪,一直是这样。

新京报:1995年,《阮玲玉》让你拿了梅花奖,获得了很大的肯定。很多演员不愿重复自己的经典角色,这次时隔19年,你回来演了。如今再演,是否心境上更贴近?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徐帆:我没想到会复排这个戏,剧院说要排,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这戏有了阅历有了经历后,演起来也不一样了。这种错位也是我与阮玲玉的缘分。在她的年龄,我没到那地位,也没有担起家庭责任,演她还是轻了。现在都合适了,只是年龄大了。好在舞台剧对年龄要求不是太苛刻,所以当年缘分未尽,现在就续上了。

新京报:阮玲玉最终死于舆论,现在的娱乐环境比以前凶猛多了。

徐帆:凶猛归凶猛,但也就那么一段时间,不是持续的。这东西我们无法控制,但有感触,怎么会没有委屈的时候。人没到一定高度,这东西也到不了你身上来,我会听到、会感受到,因为我家里有这么一个人(指冯小刚)。对我个人来说还好,家人间互相安慰鼓励是必须的,要不然都死八回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谈自己

电视剧大纲,那都是骗人的

新京报:在冯小刚早期的作品里,你有非常幽默、喜感的一面,但你也演了不少悲剧性的女性角色。这两种性格在你身上都有吗?

徐帆:都有。生活中,朋友聚会我挺热闹的,因为大家熟悉,你开玩笑,人家跟你有互动,那就有意思。不熟悉我就没话,坐那儿听吧。悲剧性对于我是一种感受,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但它不一定与我有关,我只是在工作中把它用上。我自己还是比较乐观,“打不死的吴琼花”(《红色娘子军》人物)一样。

新京报:你现在接戏有什么喜好?

徐帆:没有任何喜好,也不看知名度,年轻人我也愿意合作,有知名度的,有的(剧本)也不见得都是他写的。我只看剧本,剧本有意思我就干,没意思就别费那劲儿。我所有的剧本都得亲自看,而且我不看故事大纲,尤其是电视剧大纲,那都是骗人的,要看就看全本。

新京报:要花很多时间吧。

徐帆:我愿意。这时间都不花,我就甭干这一行了。其实剧本真好的不太多,剧本结实的,看头五集基本就能定,不行的头两集就看不下去了。你也不能只是前五集行,你有底气,就发来全部写完的。

新京报:现在很多演员到了一定地位,就不爱演电视剧,更爱演电影了,你怎么考虑?

徐帆:我不是这样。其实你看那些老演电影、不演电视剧的,有时候是没太多能力驾驭电视剧。他们可能有一瞬间的爆发,但再长,就没了。电视剧有很大的发挥余地,这挺考验人的,我觉得挺好玩的。

《私人订制》让人做梦又回到现实

新京报:不演戏时你都干什么?

徐帆:带孩子,有点时间就和她在一块儿,希望她回家能看到我。孩子才是你最重要的作品嘛。

新京报:你好像一直刻意与媒体保持一定距离,也几乎没有与戏无关的新闻。

徐帆:我喜欢接受采访是跟作品结合的,没作品瞎聊什么呢?我这本事很欠缺。你把自己的事儿都拿出来说,你还要有尊严,那人凭什么给你尊严呢?所有东西都是有得就有失,我不要,就失不到哪儿去,我也没得到多少,就这么着吧,就看你需要什么。

新京报:冯导的新片《私人订制》你看了吗?他会不会来看《阮玲玉》?

徐帆:这电影让我挺踏实的,它让人做了梦,又回到了现实,是很有意思的电影。他有空就会来吧,他是挺忙的,最近忙春晚,人多节目多,不停地选啊,商量啊。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