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贵妇还乡》黄梅戏也是音乐剧

[来源:艺术中国]  [2014/1/13]
《贵妇还乡》是瑞士剧作家迪伦马特的名作,先有北京人艺的话剧,由朱琳主演。去年,黄梅音乐剧改编本出台,由王新纪编剧,梁群导演,徐志远、孔宏伟作曲编曲,边文彤舞美设计,吴琼、黄新德领衔在北京保利剧院演出,剧组演员由首都艺术院校表演系青年演员组成,曾在京城引起轰动。不久前这部戏在梅兰芳大剧院再度上演。

大戏开台,先是一段欢快的爵士风格序曲;大幕拉开,是小城居伦市民满怀兴奋,在谈论克莱尔夫人还乡的事情。夸张的话剧表演紧接开场曲,一段黄梅调合唱曲载歌载舞,表达出众人期盼贵妇还乡,带来经济发展的愉快心情。火车声中克莱尔夫人登场,开始她一掷千金的表演。克莱尔夫人先是带领往日情人伊尔故地重游,来到谈情说爱的小树林,咏叹一曲抒发往日情怀,随即开出十亿美元的价格,要讨还公道,索取伊尔性命!剧情陡然紧张起来。居伦市民出于人道主义观念,拒绝了克莱尔夫人的金钱交换。他们先是去伊尔商店赊账,以表明自己的同情应该得到某种回报,后来反省自己支持伊尔牺牲太多了。终于,他们抵挡不住克莱尔夫人美元的诱惑,连伊尔的老婆与儿子都成为金钱的俘虏。最后,居伦市民以公投为理由,要了伊尔性命。

黄梅音乐剧《贵妇还乡》的情节忠实于迪伦马特戏剧主题与内容,彰显现代资本主义文明中金钱的力量与人性的扭曲和丑陋。剧词流畅通俗、幽默有趣,其间增加了许多现实生活的内容与当下的时尚元素。比如克莱尔重游幽会小树林,市长动员市民紧急绿化环境,植树种草,众多演员身披树枝化为森林,供克莱尔、伊尔穿梭其间,寻找往日感觉,以及电视采访全民公投及市民狂欢大跳“黄梅style”等等,可谓中西合璧、新旧贯通,舞台表演不拘一格,生动活泼。

吴琼扮演的克莱尔,黄新德饰演的伊尔有声有色,唱演均见功夫,台上很有吸引力。市长、警长、医生、牧师等角色也不示弱,虽无独唱,个个表演入情入戏。台上大小十几个角色,没有一人闲得住,载歌载舞且争先恐后出戏,拿出看家本领,绝不凑数。

《贵妇还乡》舞美写实,大方好看,其实主景只有一个,尖塔形带阁楼的欧式建筑摆放正中,从头到尾不曾移动。一上一下的空间格局让克莱尔夫人居高临下,坐火车到达从高处下来,住在阁楼俯视下方。前台是广场也是伊尔的地盘、众人活动的地方,配合后台的背景,不断掉下景物转换着舞台的气氛。粉红桃心象征爱情,泡沫充满或许要人性命,随后绞索吊下,真要伊尔性命。总之,主景一个绝不单调,匠心独特。服装与化妆西式与时尚结合,也很写实,各色各式,因地制宜,没有像歌剧院演洋歌剧非要做假发,显得很自然。
西汶艺术网
《贵妇还乡》音乐中西合璧,有爵士、管弦,有京腔、流行歌曲。但唱腔百分之七八十是黄梅戏旋律。合唱齐唱的歌舞曲是黄梅调,还有那“乖乖隆的咚”的黄梅戏衬词;吴琼、黄新德的大段唱腔更是黄梅戏音乐。唱腔有新有旧,克莱尔与伊尔树林幽会的爱情二重唱,是“夫妻双双把家还”原封不动的旋律。而克莱尔的爱情大咏叹,却是一首全新创作的流行歌曲,有百老汇音乐剧大咏叹的气魄,让吴琼一展大歌劲嗓靓丽歌喉,听来十分过瘾,只是稍感与特色鲜明的黄梅调风格不太协调。好在这台戏歌舞表演整体音乐拼贴很多,一会儿唱起京剧《智取威虎山》的“早也盼,晚也盼” ;一会儿是贝多芬“欢乐颂”音调;一会儿伊尔赴死,众人齐唱“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的旋律。所以,偶有一段歌曲没有守住黄梅戏音调,观众并不介意。

其实,观众最在意的是这个戏好看好听。 《贵妇还乡》情节离奇,人物鲜活、寓意深刻,丰富的戏剧内容加上恰当的改编处理,有悬念、有意思,好看没有问题。黄梅戏大歌、小歌,快歌、慢歌加穿插时尚曲调,耳熟能详,好听也没有问题。将《贵妇还乡》一出外国话剧,放在黄梅戏与音乐剧的大锅中一煮,本身就是一大创意、一种新意。加上满台年轻演员,话剧表演出色,舞蹈也不业余,歌声还有情绪,这台黄梅音乐剧的票房价值一点没有问题。

如果要给这出戏挑一点毛病。那就是对音乐还可以动点手术。对那一首克莱尔流行歌风的爱情歌曲可加以修改,中间或后面转回到黄梅调的风格,或者,干脆用黄梅戏音调为动机发展出一首通俗大歌曲。这样,全剧主要角色主要唱段风格就能基本统一。此外,重唱歌曲写作与演唱不够出色,齐唱与合唱歌曲需继续操练,音准与谐和需再提高一些。不要让群角歌声听来显得业余。毕竟是黄梅戏也是音乐剧。吴琼、黄新德独唱专业,合唱、重唱也必须歌声专业。进一步讲,音乐创作与表演应该精益求精。音乐只是紧贴戏剧还不够,应该穿透戏剧形成独立品格。本版《贵妇还乡》缺乏独有的黄梅戏或者音乐剧的旋律主题,缺乏角色独立的音乐形象设计,缺乏全剧鲜明的音乐主题。这些可以在已有唱段基础上提炼加工,重复贯穿加以解决。总之,音乐仍然有修改余地。

或许,黄梅音乐剧《贵妇还乡》最大的新意是保留黄梅戏音乐的同时,破除了戏曲音乐与表演的程式,显示出音乐剧与戏曲改革的巨大潜力。这个戏音乐停止,看来像话剧;歌舞起来,看来像音乐剧;唱腔开口,听来又是黄梅戏。全剧表演连接流畅,不让观众感觉唐突。在此,编导处理舞台形式“以剧为本” ,丰满的戏剧将所有的艺术表演统一,彰显出坚实的戏剧文本对音乐剧创作表演的强有力支持。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