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坐腔情缘——土默川采风手记

[来源:艺术中国]  [2014/1/23]
坐腔情缘——土默川采风手记

(一)我的故乡包头,北有阴山、草原,南临黄河、大漠和高原。从历史沿革上讲,蜿蜒的赵秦长城、北齐的敕勒歌、成吉思汗的铁骑以及走西口的汉子都曾驻留在这里。在这块方圆 200公里的土地上,多民族血脉的长期交融,多种文化的相互碰撞,嬗变和催生了特色鲜明的地域文化,多色彩地盘桓于包头、积淀于包头,最终融入到各种民间艺术形式中,并被传承下来。二人台坐腔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我与之结下一段难以割舍的情缘。

(二)苍茫的西部是歌的海洋。

蓝天、白云、牧场、羊群,也许会让你留恋,然而当你走进荒芜的旷野,一簇马莲花突然绽放在眼前,那赤裸的枝条、娇艳的蓝火苗会使你惊诧。而后你会驻足欣赏那顽强的生命、孤傲的身影……

你终于明白了:这才是西部的罕物,是河套前川的活化石,是稍纵即逝的精灵。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这就是坐腔文化,二人台的母亲!

从1978年到1994年,十多年的采风经历,让我把视线最终锁定在几个人身上。他们是这种民间艺术形式的开拓者和耕耘者,他们以自己不倦的追求,在继承前人成果的基础上,充实和发展了坐腔文化,使这一民间艺术重新焕发生机,并达到了新的高度。他们是当之无愧的民间歌王,朴实真挚、内涵丰富、无可替代……

(三)儿时,每逢农闲节假,父辈们总要聚集在一起打坐腔。我家不远处的石胡同大院更是三天两头闹红火,坐腔之声不绝于耳。著名的二人台老艺人樊六、计子玉、高金栓都住在这个大院里。

有一次我问计老艺人:“二人台是咋来的?”

“是坐腔生出来的。”计老师说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那坐腔又是咋来的?”

“坐腔是个大杂烩,老祖宗是爬山歌。”

“那爬山歌又是咋来的?”我刨根问底。

“从前关里人走西口来到塞外,春出秋归打短工,在雇主家受了气不敢吱声,扛着锄头上了山野,往地上一杵,长叹一声:狼吃羊,鹰吃兔,财主吃的是咱穷人的肉。”

那年,我十二岁。

(四)1978年底,我从内蒙古电台回到包头电台文艺部,第一件事就是组织包头的春节广播文艺晚会。自然,我想到了打坐腔。

我冒着严寒到了土默特右旗,在乌兰牧骑认识了贾全贵,第一次采录了他和姐姐贾水娥的坐腔对唱《珍珠倒卷帘》。

临近春节,我又把石胡同大院的老艺人请到了电台,采录了樊六的《养鸡》,高金栓的《栽柳树》,计子玉的呱嘴《刘老六》,王美珍的《方四姐》选段,还有王二富、李永川、王化甫、王荣贵、辛德华演奏的牌子曲《推碌碡》、《柳摇金》、《丝罗带》等。

两个小时的坐腔晚会,以其美妙的旋律和浓郁的乡土气息,成为1979年包头春节广播文艺的一道靓丽风景。

(五)过了二月二,满街杏花开。内蒙古文化大楼住进三拨人,一拨是全区首届作曲配器班,我在这个班,住五楼;一拨是全区舞蹈编导培训班,住三四楼;还有一拨就是为抢救民族民间音乐请来的老艺人。

在这些老艺人中,有我熟悉的计子玉、樊六、刘银威、高金栓,巴盟的关全喜、王鸿斌,还有新结识的武川爬山歌王张二银虎,东路艺人王占彪、尤八、李飞高等。

白天大伙儿都忙着上课,一到晚上就热闹了。楼上是歌舞阵阵,楼下是坐腔声声。我经常背地里跑到二楼,去听老艺人讲述,帮着记个谱、写个小传什么的,更多的时间是围观坐腔,我多次听到刘银威老师演唱《走西口》。那已经不是他从前舞台上演出的太春哥哥了。他把“你哭的哥哥心上不好活”一句,加进十多个土字,唱成了“你哭的哥哥我心痒难道泼麻烂躁麻烦圪捣的也不好活”,每次都会赢得喝彩。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我问刘老师,为什么要这样唱呢?他说,“这是坐腔,可以随便发挥,只要不丢板眼就行,关键看嗓子。唱戏不能这样,要跟着剧情走。”

刘老师用声腔来表达人物内心的离愁别绪,可谓淋漓尽致,难能可贵。他一语道破了坐腔与戏腔的区别,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六)1986年暑期,我乘坐北京至银川的火车回包头。

途经萨拉齐时,上来一班二人台艺人,他们要到临河一带演出。一个多小时的闲聊,让我了解了一些土默川农村的文化娱乐状况。

基本印象是:土右旗有三大块,北边是靠山区,有果林、矿产,好挣钱,但很少出艺人;中间是旗府所在地萨拉齐镇,商贾云集、艺人荟萃,是典型的开放型商业区;往南就是黄灌区,解放前是靠天吃饭,所以从事民间文艺的人也多。改革开放后,村村都有了二人台小班,农忙一过,这些小班艺人就集结起来走遍内蒙古西部区的乡镇农村。

我问:“现在有多少个小班儿?”

“大约有百十来个。”

“能挣多少钱?”

“走一个台口二三十块,有时一天走两个台口。”

“那小班儿艺人谁最有名?”

“二全贵。”他们不约而同地说,“姓贾,排行老二。最近被旗文化馆招去排节目了。”

一个星期后,我在土右旗文化馆,见到了正在排练的贾全贵、张兰英、任三女、杨旺旺和付天才。而此时的贾全贵已经离开乌兰牧骑,成为自由演艺人了。

一曲《挂红灯》,一段《送四门》,让我如醉如痴。当听到贾全贵和任三女演唱的《惊五更》时,一个想法油然而生:这么精彩的演唱,应该把它记录保存下来。

国庆节休假,我约了录音车。在张连根馆长的热情安排下,采录了第二个坐腔音乐会。

(七)那天,在旗文化馆见到了郭威老艺人。

我小的时候,他就是石胡同大院的常客。虽然家住萨拉齐,只要城里有红火,总少不了他。他说这些年搜集了不少二人台的资料,希望我去看看。

之后半年多时间,我成了他家的常客,经常和他探讨有关二人台源流与发展的话题。

有一次我问到,贾全贵应该算第几代艺人。

他说,如果从蒙古族艺人云双羊算起,他的亲传弟子越明、何三是第二代。越明传赵四,何三传钟杏儿、张小四。钟杏儿又传刘银威,张小四传高金栓,到建国后成长起来的,应该算是第五代、第六代艺人了。

(八)1988年底,我终于有了机会,负责组织策划内蒙古电视台的春节文艺晚会。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我给这台晚会取名为“挂红灯”。中间,专门安排了一场“想当然”的坐腔会。小舞台上坐着两拨人,一拨是河套艺人组成的传统坐腔班子,另一拨则是专业剧团组成的现代摇滚乐队。先由一位二人台歌手演唱,接着就推出一名流行歌手,虽然是两种风格,可唱的都是西部的情歌。接下来,一段打金钱,一段迪斯科,你出民歌二人对唱,我来现代多人组合,一呼一应,场面热烈,真像是一次擂台赛。

坐腔就是这样,它是多种文化融合、渗透而逐渐形成的一种民间娱乐形式。土默川的坐腔,是以蒙汉民歌和二人台的串唱及演奏为主要特点,无拘无束、真挚热烈,深受广大农牧民的珍爱。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1989年内蒙古电视台“挂红灯”春节文艺晚会,以其新颖的形式和鲜活的内容,征服了广大观众。对我而言,让坐腔会登上“大雅之堂”是一次成功的尝试。
西汶艺术网
(九)1989年的夏天,一个新型的坐腔商业链在萨拉齐镇悄然形成,艺人们的活动也逐渐有了规律。东家办喜事,西家搞聚会,前院祝寿,后街开张,都少不了要请个坐腔班子来热闹一番。

一般情况下,先奏牌子曲,让客人安静下来,然后再唱几个传统段子。等主家代东一到,艺人们就开始敬酒,酒曲多是即兴编词演唱:

(女唱)不知道这位老哥你姓甚, 喝上这杯烧酒咱们互相认一认

(男唱)这是咱们旗里有名的王局长

你要是交下他,我也能沾点光

……

(女唱)手抓住方向盘哥哥你真袭人
西汶艺术网
头戴一顶呢子帽又安了个避雷针

(男唱)看见他袭人就把朋友交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想烧两块大炭汽路上来搭照

……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页码1 2 3 4 5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