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追忆西府秦腔泰斗吕明发

[来源:艺术中国]  [2014/2/18]
2月7日,“吕明发先生诞辰92岁、从艺84年追思纪念”活动在陕西省宝鸡市周原镇王家村举办。9天前(1月29日下午),秦腔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西府秦腔泰斗级人物吕明发,带着对秦腔的爱逝世了。在宝鸡市戏剧家协会、宝鸡天水“西秦腔”研究会等单位联合敬送的挽联上,“明志砥德沐雨栉风誉满秦陇树一代武须生宗师风范”静静昭示着吕老高亢昂扬的秦腔人生。他的子孙、徒弟及众多秦腔爱好者选择用吕老一生挚爱的秦腔艺术来祭奠这位后辈眼中的严父、严师,观众眼中的名角,同行眼中的戏痴……

“西府活关公”艺高人称颂
西汶艺术网
西府秦腔,又名西路秦腔,因流行于关中西府地区而得名。据悉,西府秦腔在明朝末年已有班社的演出活动,清道光至光绪年间达到鼎盛,仅西府10余县,即有100多班社流动演出,曾有“四大班,八小班,七十二个馍馍班”之说。

“吕明发先生将西府秦腔的绝活很好地继承了下来,他的唱腔也保留了许多西府秦腔最原生态的唱法,如吹腔、昆腔、佛调等,并且他也是将这些东西继承下来的唯一一人。”国家一级编剧、宝鸡市剧协主席李志鹏说,“可以说,吕明发先生是他这一代中表演武须生的泰斗级人物。”8岁学艺,12岁登台演出,吕明发以毕生精力为西府秦腔的传承、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尤其对武须生、红生的刻苦钻研具有突破性,在继承老一辈艺人的基础上,经数年广采博取,他的表演艺术日臻提高。

谈到关羽角色的扮演,李志鹏说,吕明发继承了西府秦腔老艺人孙双钱的演技,他扮演的关公不同于别人,出场火暴,且眼睛微闭。“没有扎实功底的人眼睛微闭是走不了台的,吕明发扮演的关公是在斩华雄、诛颜良、斩文丑之后才怒目圆睁。”《双出五关》是西府秦腔独有的一种套本演出形式,它把“黄飞虎出五关”与“关羽出五关”两个不同朝代、不同内容的剧目套在一起,交叉演出。然而“文革”以后剧中主要角色黄飞虎与关羽就只有吕明发会演了。“看过吕明发扮演关公的人都知道,被誉为‘西府活关公’他当之无愧。”李志鹏说。

吕明发在秦腔传统剧目《太湖城》中扮演孙武时所表演的“打五雷碗”绝活儿,至今仍没人能做到像他一样。打五雷碗是将两只碗扣在一起,双手绕圈磨合,将左手的碗向舞台顶部的木梁抛去,等快落下时再将右手的碗抛上去,两碗在空中相撞击碎。“这一绝活是吕明发先生在月色下拿瓦片琢磨出来的,经过不计其数的练习,他抛的瓦片都能以螺旋状飞出并在半空击碎。”李志鹏说,此外,鞭扫灯花、抡麻鞭、五鞭连响等技巧,也都是吕明发熟稔于心的绝活,在秦腔舞台上堪称一绝。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爱了一辈子,唱了一辈子

“父亲是一个执着的人,爱了一辈子秦腔,也唱了一辈子秦腔。”吕明发的次子吕根义说。吕明发1923年3月出生于陕西宝鸡一个秦腔世家,1930年起随其父吕贵学艺,后又在凤翔风易社学艺、演出,1950年到凤翔县人民剧团工作,1982年退休后又被返聘。

“剧团就是他的家。无论演出旺季还是淡季,吕明发都是一路跟到底,即便遇到难得的假期也不回家,一个人跑到其他剧团去学别人的新戏,并把听到的戏都用笔抄回来。后来条件好一些,就用录音机录回来学习。”李志鹏告诉记者,1971年他曾在凤翔县人民剧团唱花脸,学艺20年,得到了吕明发的指导,感念至深。

据介绍,有一次,吕明发带领剧团下乡演出秦腔《伍员逃国》。当时天气寒冷,村里的舞台又刚用水冲过,演出开始时,舞台表面都结冰了。吕明发在演出中准备劈叉时,滑倒并把脚踝扭伤致脱臼,但他硬是一声不吭,坚持演完。下台后,他的脚肿得跟萝卜一样,只能用剪刀把厚底鞋剪破才勉强脱下来。

1982年从剧团退休之后,吕明发与吕根义一起生活。吕根义想着父亲终于可以打打麻将、喝喝茶,享享清福了。谁知,吕明发没几天就开始组织村民唱秦腔,又跑到凤翔县的戏校去当校长,同时坚持为村上的自乐班指导。看到年事已高的父亲依旧这样为秦腔奔波,吕根义不免担心,“但也没有办法,他太爱秦腔啊!”

严师传艺更传德

在吕根义的家里,现在还存放有许多父亲做好的和没做好的秦腔演出道具,如髯口、马鞭等。吕根义说,父亲退休后就喜欢做这些道具,还把这些作为奖励送给他的徒弟们。

吕明发一生培养的徒弟不计其数,相继将《临潼山》、《伍员逃国》、《太和城》等剧中西府秦腔的表演技艺风格传授于张宏达、唐国强等演员,为西府秦腔的传承作出了很大贡献。演员屈博阳学艺时才12岁,在吕明发的教授下,他凭借秦腔《伍员逃国》中“逃国”一折荣获第十二届中国少儿戏曲小梅花奖。

屈博阳之父屈建宏告诉记者,2010年,他编排秦腔剧《古城会》,带着3个学生登门拜访吕明发,希望得到“活关公”的指导。当时手头没有道具,吕明发便拿着一根棍子在院子里“武”了起来,一板一眼,亲自传授。“那个时候吕老已经88岁高龄了,做起示范来依然非常认真、到位。”屈建宏说,“吕老一辈子都很耿直,恰如他扮演的关公一样,大气。”

自正月起一直下乡演出的张宏达告诉记者,师父吕明发不仅教给他秦腔技艺,更教会他做人做事的道理。张宏达说,吕老对自己和徒弟们的要求很严格,任何一个细节都不马虎。“头紧腰紧脚紧,马鞭、髯口这些也都不能乱。”这些是吕老在指导大家排戏时常常强调的。张宏达在剧团学艺时,起先工小生,后来吕明发亲自传授他须生技艺,“一开始我的声音不够亮,吕老就一次次给我示范,教我唱腔。”
西汶艺术网
李志鹏说,吕明发的辞世无疑是秦腔界的一大憾事,其对秦腔的满腔热忱和贡献不会随着他的离去而消失,而会在秦腔传承中不断发扬。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