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梨园戏观剧四则

[来源:艺术中国]  [2014/3/11]
落空即喜剧
西汶艺术网
——《胭脂记入山门》

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一场约会戏:丫头伴着小姐来了,书生却泥塑一般坐着。叫,叫不应;推,推不醒。要知道,小姐和书生自打见面,各自心中就都有了情意,书生借故买胭脂,还不是为了见着卖胭脂的小姐。等书生提了亲,小姐的母亲以他是外乡人不可靠为由拒绝,也不再让小姐抛头露面,愁得小姐望月兴叹、茶饭不思。好容易借着正月十五相国寺看灯的机会和书生约定了山门相见,哪曾想书生竟像失了魂魄?!

书生是真的失了魂魄,他也和小姐一样盼着相会,奈何先与秀才们喝酒,多饮了几杯,到了山门没有遇到小姐、先遇到了土地公公。土地公公正在为难,怕两人私会亵渎了佛门,又听了月下老人说二人却有姻缘之份要他撮合。这书生眼拙,醉意中把土地公公当了碍眼老儿言行不恭,土地公公作法抽走了他的元神。

只见书生呆坐,小姐毫不知情,虽是胭脂铺小户人家的女儿,虽是渴慕已久的幽会,却也还是羞涩、扭捏,欲上前又后退,后退了欲上前,情怯、矜持、犹豫,这一刻经得起百般演绎!丫头在一旁看得着急,小姐慢悠悠一句:“人家不爱。”最后,还是丫头推了一把,才把小姐推到书生面前。

因书生混混沌沌无知无觉,情急之下拉了扶了。以为是深醉不醒,只好罗帕包了绣鞋,留作表记。

这是一场落空的约会,却没有因为落空而损减一毫约会的情态!即便书生醒着,小姐也还是羞涩扭捏、也还是推说“人家不爱”吧?
西汶艺术网
即便书生醒着,最后也还是留下信物吧?交流不若独白,独白反而把心情袒露得更加充分。交流的对象又明明是在场的,这使得小姐那许多心情枉自了、白费了,把那羞涩扭捏揶揄了、喜剧化了。

大团圆的结局还要借着罗帕绣鞋发展,《入山门》是小梨园流派《胭脂记》中最著名的一出。以前只知有离魂的倩女,这回见了个失神的书生,失败的约会成全了喜剧的诙谐。
西汶艺术网
《胭脂记》李红饰王月英(中),黄晓萍饰梅香,张纯吉饰郭华

程式不死,戏曲不亡

——《刘智远磨房会》

这戏可该怎么演?李三娘与刘智远已分别十六载,一个投军后已任九州安抚使,另结良缘,一个受尽哥嫂折磨,白日挑水,夜晚推磨,不复是当年的李员外千金。幸而儿子咬脐郎打猎时与母亲“井边会”,幸而儿子打道回府后“逼父归家”,幸而就要“磨房会”了,如何演绎年华不再、际遇不同的一对夫妻的重逢?尴尬吗?生分吗?妻子自惭形秽又委屈生怨吗?丈夫重温旧情又内疚亏欠吗?百般滋味也许是个长长的唱段,然而,若只是唱,又哪里要有劳梨园戏呢?

丈夫来了,三娘在磨坊里。丈夫叫门,她不应。起先不知门外是谁,她不能应;等知道了门外是他,她不想应。

还是得应,台上一扇无中生有的虚拟的门,隔开了曾经的恩爱,隔着十六年的光景。细腻的一连串动作,门开了!开门时三娘颤动着肩膀向后倒,丈夫扶着她向前推——她开门的一瞬间想把门关上,赶紧关上,他见门开了一定要把门打开,不容她再把自己关在里面!倒的是她,也是门,推的是门,也是她。

门还是开了,他进去了,她出来了。他要她进磨坊,她却念白,请丈夫出来,她要在月光下看看他。月光,遮掩她的皱纹和狼狈,模糊他们之间的空白。在面对之前,要有铺垫有准备,有梦境一般的不真切。

想不出有比这更好的演法了。

空空的台上,梨园戏特别擅长做进门出门的戏,如《吕蒙正过桥入窑》把个娇小姐跟随穷书生进窑洞的情形刻画得细致入微,人物生动在低头弯腰的每一个细枝末节。那么,《磨房会》的开门、关门、推门、出门亦不出意外?也是传统的演法?
西汶艺术网
向扮演李三娘的演员吴艺华请教,意外得知这些身段都是新加的,起因是她演别的戏也有类似的段落,她不想重复自己。

加得如此不露痕迹水乳交融,令人感佩了。倘若说对梨园戏的兴趣是因其古老,在《磨坊会》中看到的是规范严谨的十八步科母没有固化僵化,它依然活着!依然被有创造性的演员用着!

梨园戏没有水袖,演员的手却极富表现力。2010年看过吴老师的一出《裁衣》,手指比作剪刀,出神入化。她说,传统的演法是有剪刀和尺子的,她想既然梨园戏的手势多,不如就用手代替了。

程式不死,戏曲就不会亡吧?哪怕是最高寿的梨园戏。而在改革中丢弃了旧有的、又没有创造出新程式的戏曲,有什么看头呢?

《刘智远》曾静萍饰刘咬脐(咬脐跳)

追溯宋元

——《王魁对理》

这戏要演吗?据说,梨园团自身也有争议,又是自杀又想杀人的,好像不大吉利。除了《走路》一出,其他都是根据老前辈的录音新捏的,第一次给七十多岁的老艺人们看,挨了骂。再改、又改,直到这回演出,还有丑媳妇见公婆的忐忑。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