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与湘昆剧团共命运十四年

[来源:艺术中国]  [2014/3/18]
省教育厅—声令下,郴州师范专科学校被宣布撤销。
西汶艺术网
地委尊重我的意见,把我安排到地区艺术剧院任副院长兼湘昆剧团副团长。副院长是空名,副团长才是实职。有人开玩笑说“这是连降三级”。此话怎么讲?嘉禾副县长是副县级,师专讲师算正科级,现在在湘昆剧团当副团长,跌到副科级了。到湘昆是我自己向组织提出的要求,在我心里,是没有所谓的“官”和“级”的,我用心去感受,我的最爱就是最大的“官”,最高的“级”。我在嘉禾当文教科长,文教副县长时,向老师们表过态:“愿头发白在教育事业上。”组织上根据我初、高中和大学都是学的师范,大学专攻中国文学,把我调到郴州师专当讲师,非常恰当。我到师专,如鱼游水里,顺顺当当,舒舒服服。师专不存在了,把我放到湘昆剧团,组织上考虑我与湘昆的一段夙缘,考虑湘昆今后的发展,既是组织的安排,也是我的选择。什么这级那级,都不重要了。在嘉禾发现、发掘湘昆时,我也表过态,发过誓:“但使幽兰能出谷,愿倾热血伴芬芳。”对这枝社会主义文艺百花园中的幽兰,我只想为她的茁壮成长做点什么,除此 之外,别无奢望。1962年,我走进湘昆剧团,这一年我满四十岁,孔子日:“四十而不惑。”孔子指的“不惑”的境界,我没有达到,但是,在前途的自信上,基本上确定不移,在人生的坐标上,我有自己的尺子,不会被世俗迷惑。所以,从第一天踏进湘昆剧团的门坎,我就从容淡定,驾轻就熟,有一股大干一场的冲劲。

我在湘昆剧团经历三个时段:从1960年2月剧团成立起到1966年8月开展“文化大革命”运动止。剧团朝气勃勃,事业蒸蒸日上,是黄金时段;第二个时段,“文化大革命”,大革文化之命,大革湘昆之命,湘昆剧团被彻底砸烂,是湘昆剧团的沉沦时段,死亡时段;第三时段,1972年8月,湘昆恢复建制,死而复生,重睹芳华,是湘昆剧团的复活时段。湘昆剧团复活,我“二进宫”,“好马”吃了“回头草”。我带着心灵上的创伤,带着痛苦的矛盾,回到日夜思念的湘昆剧团,又当上了副团长,和那些过去的“造反派”相聚一堂,重逢一笑,建立新的和谐关系。“文化大革命”十年,耽误了湘昆十年,耽误了我十年,也耽误了演员十年。

湘昆剧团第一任团长刘殿选,河南人,南下时是简易师范学生,曾经在南岳文工团吹黑管,来郴州专区后,当过郴县文化科的副科长,属知识分子、新文艺工作者。他在湘昆剧团当团长,基本上算内行领导内行;作曲李楚池,一直负责挖掘整理,转业前在四野南海舰队文工团当演奏员,也是新文艺工作者;编导余茂盛,中山大学中文系毕业,是戏剧家、教授王季思、董每戡的高足。刘管全面,我管业务。我们四个人公私关系都很融洽,合作愉快,应该说工作也是有突出成绩的。

1960年10月,把著名湘剧演员陈绮霞从省湘剧团借调来湘昆当老师,对湘昆演员艺术上的提高起了关键作用。1961年11月,通过陈绮霞争取上田汉的关心、重视。田汉代表中国戏剧家协会邀湘昆部分演员赴京,在中国文联礼堂演出,说湘昆是从郴州嘉禾山窝里飞出的金凤凰。使湘昆剧团一步跃上台阶。田汉还主持拜师仪式,介绍湘昆演员拜北昆表演艺术家白云生、侯永奎、侯玉山、马祥麟、沈盘生、李淑君为师,这一活动,其意义显然超出了艺术范围。

我来湘昆剧团后,一手抓继承,一手抓改革。李楚池管作曲,也管剧目的发掘整理,余茂盛管编也管导。他们整理了《连环记》、《牡丹亭》、《白兔记》、《渔家乐》、《义侠记》、《刃会》、《夜奔》、《产子破阵》、《相梁刺梁》、《游园惊梦》、《醉打》、《思凡》、《琴挑》等一大批全本和折子戏。我也整理改编了《杀狗记》、《桃花扇》,还因为田汉授意,整理改编了王船山创作的《龙舟会》。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1964年,全国各地兴起现代戏热,湘昆剧团没有落后。这一年四月,我改编的现代戏《箭杆河边》与来郴州演出的北方昆曲剧院联欢演出,又创作了现代戏《莲塘曲》,参加全省现代戏会演,获得好评。省里会演后,湘昆剧团赴武汉、南昌巡回演出,就靠《莲塘曲》、《箭杆河边》两个现代戏斩关夺寨,一路顺风。从此,紧跟全国形势,停止了传统戏的演出,全力抓现代戏。余茂盛移植改编的《琼花》、  《师生之间》、  《女飞行员》、《南方来信》、《首战平型关》,唱响郴州,唱到广西。我移植改编的《海防线上》在郴州连演20场,观众达2万余人次,创历史新高。
西汶艺术网
“上山下乡”是湘昆剧团的传统,从嘉禾湘昆学员训练班开始,上山下乡演出,都有任务。湘昆剧团每年上山下乡250场以上的任务,一般都能完成,甚至超额完成。外出演出,自己装车卸车,自己装台拆台,已成一定之规。凡此劳动,领导、群众,一齐动手,概无例外。说这是湘昆剧团的团风也罢,是湘昆剧团的特点优点也罢,反正湘昆剧团是这样做的。

1964年9月,省现代戏会演后,湖南省人民委员会文教办公室批准郴州地区湘昆剧团改称湖南省湘昆剧团。1965年3月,国务院副总理、中共中南局书记陶铸来郴州,看了现代戏《琼花》和传统戏《琴挑》后,点名要湘昆剧团拿出节目参加7月在广州举行的中南区戏剧观摩会演。匆忙中,由我和余茂盛把地区歌舞团荣羽创作的现代小戏《红波浪上人》改成昆剧《腾龙江上》。省文化局领导、专家审查,认为可以,就定下来作为参演剧目。湖南省代表团由省话、省湘、省花、省京、省祁,还有长沙市煤炭文工团和省湘昆剧团七个剧团组成。省话的《电闪雷鸣》、省花的《打铜锣》、  《补锅》引起轰动,湘昆的《腾龙江上》被大会评为推荐剧目,中国唱片社为该剧唱腔录音灌片。
西汶艺术网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