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郭沫若曾赞康保二人台“万花丛中一点红”

[来源:艺术中国]  [2014/3/18]
二人台是中国北方一个民间戏曲剧种,主要流传于晋、内蒙古、陕、甘、宁、冀等地。以呼和浩特为界,二人台的风格流派有西路和东路之分。康保二人台属东路二人台,是一种极具地域特色的民间艺术,有人称它是记载北方群众生活的“有声史记”,抒发北方群众情怀的“别样离骚”。虽然只是地方小戏,但是小戏不小,它却有一个大舞台,不仅深受老百姓喜爱,也获得了中外专家好评。上世纪五十年代,在一次民间文艺汇演结束后,郭沫若曾赞誉康保二人台是“万花丛中一点红”。

2006年,康保二人台入选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7年,河北省政府命名康保县为“二人台艺术之乡”; 2008年,文化部命名康保县为“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



三月,广袤的华北平原上迎春花早已盛开,苍茫的坝上草原却依旧是一派冬日的光景。

3月10日凌晨4时半,天黑咕隆咚的,北风呼呼地刮着。王泽像往常一样和两个同窗好友一起来到学校,“咚咚咚”地敲着大门。一会儿工夫,教室里便传来“咿咿呀呀”吊嗓的声音。寒冷的冬晨,人们还在酣睡的时候,王泽已经开始了一天紧张的功课。

王泽今年19岁,是康保二人台艺术学校去年新招收的20名年轻学员中的佼佼者。每天清晨,他都要起个大早赶到学校练功。接受笔者采访时,王泽说:“我小时候就特别爱看二人台表演,每次村里有演出,都早早地赶过去,从头看到尾,有时候还和伙伴一起去邻村看戏。如今,终于如愿以偿上了二人台艺校,一定努力向老师们学习,把祖宗留下的文化瑰宝传承下去。”随后,王泽和搭档任珂为我们表演了二人台传统曲目《五哥放羊》,那举手投足,那眼角眉梢,那高亢婉转的唱腔,已经有了十足的范儿。然而,是不是康保县所有的年轻人都像王泽一样热爱家乡的二人台呢?

在康保县职教中心教学楼一楼东头那间十几平方米的宿舍里,我们见到了雎步忠老师。他的房间里摆放着一张办公桌,上面放着一把二胡,两个曲谱架,一架简易钢琴,墙角放着一个乐器背包,最里面是一张简易的单人床。对雎步忠老师来说这里既是宿舍,也是办公室,对于孩子们而言,这里却是教室。

雎步忠今年67岁,是康保二人台第四代传人,也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从10岁学演《小放牛》至今,雎步忠已经在二人台的艺术世界里浸淫了近60年的时光。光阴荏苒,岁月蹉跎,连同时光的痕迹一起留下的还有二人台的精湛技艺,仅仅一个传统曲目《走西口》,雎步忠就能用五种完全不同的唱法来诠释。他曾经应邀赴法国巴黎演出,让二人台艺术走上了世界的舞台。

如今,康保的年轻人像王泽那样真正喜欢二人台的很少,他们更多地喜欢流行音乐和摇滚乐,长大了想当歌手而不是二人台演员,因此艺校的招生有点难。雎步忠老师回忆说,当年他们那代人唱二人台都是在家里自学,或者拜村里的民间艺人为师,主要是靠老艺人口传身授,根本没有现在这么好的条件,他自己曾经多次步行20多公里路向一位中学音乐老师学习简谱和声乐。

雎老师说,尽管二人台在康保县有着良好的群众基础,尽管国家和政府越来越重视这门艺术,但是老百姓对二人台的认识还远远不够,人们认为唱二人台没前途,不愿让孩子学习。与近年来红遍大江南北的东北二人转相比,虽然同样是土生土长的民间艺术,堪称艺术百花园里的“姊妹花”,但是二人转的东北方言没有语言障碍,二人台的西北土语却很难听懂;二人转有赵本山、潘长江、小沈阳等具有全国影响力的大牌明星,二人台却没有自己的领军人物。雎老师想培养出一个康保二人台的“小沈阳”,他每天第一个到教室,最后一个离开,言传身教,引导孩子们从骨子里热爱二人台,用心去学习,一边学艺术,一边学做人。

下午3时,康保县二人台剧团演员罗英和姚桂萍来到学校,她们像雎步忠老师一样悉心地对孩子们一一进行指点,希望这些幼苗能够早日成材。



3月10日晚饭后,笔者到街上散步,不知不觉间来到了二人台剧院,旁边便是县文化馆,三楼的一间办公室里亮着灯。笔者推门进屋时,县文联主席白秀正在埋头创作二人台剧本。屋子的书柜里、沙发上、桌子上、地上,到处都堆满了与二人台有关的书刊、报纸、资料和信件。

曾经当过10年县文化局长的白秀,被人们誉为“康保二人台的守护者”,他不仅努力推动着二人台艺术的保护、传承和发展,还利用业余时间撰写了一百余万字的小说、诗歌、剧本等作品。在这间颇显凌乱的办公室,白秀向笔者如数家珍般地讲起康保二人台的起源和这些年的发展状况——

康保二人台形成于清乾隆年间,它的音乐却源于元代南北曲,有的可追溯到唐宋大曲;它的小戏及唱腔有相当数量来源于元人小令及明代民歌。由于历代大批冀、鲁、晋、陕等地的灾民,把内地源于元代南北曲的音乐元素,以及道情、民歌、社火等艺术带到这里,与当地的蒙古长调、好来宝、打坐腔等艺术形式相融合,逐渐形成了叙事性的民歌体系。受秧歌的影响边唱边舞,将民歌情节化、人物化,由人物演绎故事,由叙事体向代言体演进,初步形成了民歌表演形态的丑、旦角二人小戏。经过一代代民间艺人的二度创作,逐渐形成了一种集化妆、说唱、舞蹈、表演为一体的走唱类艺术,即东路二人台,被当地人民群众称为“蹦蹦儿、门楼调、戳古董”等。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