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探寻昆曲发源地——河西村

[来源:艺术中国]  [2014/6/23]
和大多数自然村一样,“河西”只是一个普通的小村庄。但少有人知的是,这个僻静的小村庄是北方昆曲的发源地。2001年,昆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昆曲的价值和地位不言而喻。

然而,沧海桑田。如果不是能听到几个古稀老人哼唱昆曲,人们很难将眼下这个寂静的村子与往日北昆的辉煌联系起来。

1、“年轻人没人唱,也听不懂”

河西村,这个距高阳县城二十余公里的平原小村,与县城周围的村子相比,少了几分繁华和富足。然而,它正在逐渐和外面的世界接轨,外出打工、定居的年轻人逐年增长,让这个有着几百户人家的村子难觅年轻人的身影。

村民侯志友每天都不忘把一个“能播视频的录音机”放在车筐里,他走到哪里,录音机就跟到哪里。这个酒红色的录音机是他最心爱的物件,因为它不仅能“唱”,还能“演”,听着录音机里扩散出来的昆曲曲调,侯志友有些陶醉。对于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来说,或许这就是科技发展带给他的全部满足感。

侯志友耳朵不背,但他喜欢把声音放得很大,因为小时候都是现场看戏,他喜欢声音极具穿透力的感觉。虽然录音机里存有几十出北方昆曲,但侯志友说,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原汁原味的河西村昆曲了。

在侯志友眼里,河西村昆曲不仅是北方昆曲的“鼻祖”,还是一种最高雅的艺术。“它的曲牌很优美,很有内涵,曲调也很好听。”侯志友不仅给记者介绍了河西村昆曲的特点,还将北方昆曲和南方昆曲的风格做了对比。“南方昆曲比较细腻,文戏多,戏台小;北方昆曲粗犷、豪放,武戏多,一演出就是上千人观看。”侯志友说,以前昆曲兴盛的时候,村里有一个大戏台,每逢节日都有演出。

话题转回到当下,侯志友的眼神顿时黯淡下来,这个经历了河西村昆曲兴盛与没落的老人连连摆手说“可惜”:“现在村里懂河西村昆曲的老艺人就剩两个了,还都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他们身体越来越差了,如果没有人来继承,那老艺人们没了,河西村昆曲就彻底没了。”

村里的年轻人渐渐少了,有的外出打工,有的搬出村子,剩下的人似乎也对昆曲没有多大兴趣。“年轻人更喜欢看歌舞、上网,很少有人喜欢看昆曲,更别说专门学习、继承了。”侯志友说,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昆曲的难度较大,“老剧本里面的词都很难懂,而且以前的谱子和现在的谱子有很大差别,想看懂真得下点工夫才行。”

河西村的村委会大院里,58岁的侯文海正在晾晒刚收割的小麦,这个皮肤黝黑的农村汉子也是河西村昆曲的“粉丝”。“虽然我不懂曲牌什么的,但是我觉得我们河西村的昆曲调子好听,比京剧还好听。”侯文海说,自己有一儿一女,女儿26岁,儿子21岁,但他们都不听昆曲,“他们年轻人的娱乐项目太多了。”

2、两个老伙计的“昆曲情”

河西村,这个距高阳县城二十余公里的平原小村,与县城周围的村子相比,少了几分繁华和富足。然而,它正在逐渐和外面的世界接轨,外出打工、定居的年轻人逐年增长,让这个有着几百户人家的村子难觅年轻人的身影。河西村昆曲的命运与此相比,颇有几分相似,这个被村里老人们称之为高雅的艺术,经历着在世传承人越来越少、继承人断档的危机。

73岁的侯双居被村里人称为“团长”,说起这个称号,他一脸幸福的笑容。然而,他觉得自己并没有资格被称为“团长”,虽然他义务地对河西村昆曲的曲谱和唱词进行了收藏和整理,并组织了学习班,但河西村昆曲仍在慢慢地没落着,这是他最大的担心。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