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张家口张北晋剧名伶刘凤霞、王桂兰

[来源:艺术中国]  [2014/7/19]
刘凤霞、王桂兰这一对同年出生于贫苦家庭的晋剧姊妹,在黑暗的旧社会,几乎有着共同的经历,她们对艺术的执着追求和刻苦磨练也是相同的,而更重要的是为她们的艺术生涯奠定基础的重要阶段也都是在张北这块土地上度过的。

先说刘凤霞。1928年5月15日,刘凤霞在张家口近郊一户贫困农家呱呱坠地,未及满月,无力抚养子女的父母便将她送给了在张家口戏班打杂的刘宝山(与张垣著名的表演艺术家刘宝山(艺名十二红)同名,但艺术生涯各异)。刘宝山祖籍山西阳高北沙岭村,年幼失去双亲,拜同村晋剧名伶“母鸡旦”为师,跟随晋剧艺人苏大有(名演员刘桂秋之师)和杨子健(艺名水仙)学艺。宝山学的是丑行,张垣人称“王顺丑”,而在旧中国,丑行较生旦净诸行,地位较低,故备受歧视,后来出东口到张家口戏班“打杂”工,就落户于张垣桥西玉带桥。
西汶艺术网
1933年8月,39岁的刘宝山,带着刚刚5岁的刘凤霞从张家口来到张北县,在罗长青等办的兴乐戏院靠把门收戏票养家糊口。

罗长青在当地人中称罗倌,祖籍山西天镇一带,幼年上坝,在张北承班领戏约二十年,尤以日军占领张北期间最为活跃,他的戏班演员阵容很强,可同时分二至三班唱,而且每班都配备有名的演员压大轴,在张北红极一时。还同杨新民等人一起控制俱乐部,操纵赌局,势霸一方。刘宝山来的这年,正逢黄德胜科班的娃娃们在张北民乐戏院唱戏,这班演员人年轻,充满激情,在舞台上生龙活虎。他们当中有二刀马的凤凰旦(王克安),唱花旦的孟昭义,唱花脸的杨胜鹏,唱须生的自来红(任胜俊)和十三红(李胜和)等,都是才华初露的梨园新秀。得养父把门收票之便,她可以自由出入戏院里看名角演戏。适逢当时已在张垣晋剧界颇有名气的女演员吉凤贞、筱玉凤、曹艳秀等常来张北兴乐戏院登台献艺,小凤霞常能看到她们精彩表演,天长日久,口传心会,小凤霞受益良多,对经常演出的如《打金枝》、《骂金殿》、《三娘教子》、《牧羊圈》等剧目,她都能跟着哼唱几句,有时甚至是家里人等着她回去吃饭,她却在戏园里跟戏班人学唱,学戏班人绷腿,练身架,常常惹得养父生气。

1936年,年过五十,艺名唤八仙旦的艺人来到张北兴乐戏院。她发现凤霞机灵敏慧,是个演旦角的好苗子,又看她知大识小,小嘴甜甜的很会讲话,便口授她《踢环》、《走山》两出小折子戏,她竟然是一学就会,表演起来像模像样,高兴得老艺人见人就夸她有出息。事儿很快传到宝山耳边,这位尝尽梨园行酸甜苦辣诸般滋味的老艺人,赶忙把女儿叫到身边说:“孩子听爹的话,咱不学唱戏,不学那个……”可凤霞却回答:“我要学戏,学好了挣钱养活全家”。她的话感动了父亲,父亲同意让女儿露脸一次。

年刚8岁的刘凤霞,身穿父亲托人赶制的小女衫,扮演《踢环》中的貂婵,生平第一次踏上了舞台,满心高兴而又有几分紧张。几句莺歌燕语般的坐场词念罢,正欲归座时,却因人小个矮上不去椅子,她便机灵地站在椅子前,还是管杂衣箱的老头大步跑上场,将她抱上了椅子,顿时逗得观众哄堂大笑,再看小凤霞却依然是不慌不忙,一板一眼,正儿八经的坚持演完了戏,她的那股可爱劲儿自然博得了满堂彩。但她的父亲刘宝山还是拿定主意,不让爱女在这兵荒马乱的岁月里抛头露面。自幼酷爱晋剧的刘凤霞,又回归到“看戏”的小戏迷角色。

1939年9月,刘凤霞满11岁,在贫困中苦熬苦挣的刘宝山迫于生计,只好同意凤霞学戏。在当时的情况下,入梨园行学艺无师是要被人耻笑的,刘宝山为孩子请了一位名叫齐志刚的师傅。齐先生是山西汾阳人,早年曾拜晋剧名角“棣泥旦”为师,他本人的演技一般,不过是二流小生,可他对许多旦角戏,却了如指掌。正因为他肚里戏多,戏班内人称他是“戏篓子”。就这样,刘凤霞在张北罗长青的戏班里正式拜齐先生为师学戏,开始了她的艺术生涯。

再说王桂兰。王桂兰原名宗桂兰,1928年9月25日,出生在山西省汾阳县唐兴庄一户贫苦人家。父亲宗丕庆,是一位勤劳朴实的农民,同时又是一位乡间“灯影”(即皮影)木偶戏艺人,艺名三娃子。因当地灯影木偶戏班伴唱是以晋剧唱腔为主,因此他娴熟中路梆子的腔调,会戏颇多。受父亲影响,桂兰自幼即喜欢山西梆子,爱看家乡的灯影、木偶戏。她回忆说:“父亲农闲时常去灯影班。那种用皮扣刻的戏曲人物,色彩鲜艳,形象逼真,只有八寸多高,二寸多宽。上窗的人(操纵者)手一拉线,影人也就活动起来了,神态十分有趣。”迫于家计,她十一岁便随父亲加入了灯影、木偶戏班。天资聪慧的小兰子(桂兰乳名),很快就会父亲口授的《打金枝》、《桑园会》、《赐环》、《八郎捎书》、《渭水河》、《斩黄袍》等须生戏。从1940年开始,为求衣食温饱,父亲便“下海”成为专职艺人,桂兰便跟着父亲走南闯北,漂泊在汾阳、汶水一带。父亲上影窗表演,桂兰凭着天赋好嗓子,在一旁伴唱。可一天下来父女俩挣来的“小份子”(旧社会艺人一种不固定的工资),却难以养家糊口。

1941年7月,桂兰的父亲染病,不久这位尝尽人间苦难的民间艺人,便在贫病交加中惨死在山西榆次上营村,死后仅得一领破席卷裹草草安葬。晋剧名伶毛毛旦眼见桂兰一家四口已绝生路,适逢张家口同德戏院白玉堂赴晋邀其来张垣献艺,这位名伶便推荐桂兰来张家口演出,给了桂兰以崭露头角的机会。母亲(冯正梅)和桂兰带着弟弟宗生林、妹妹宗桂枝出东口赴张垣谋生。谁料半路上几个伪汉奸查对良民证,桂兰一家户籍远在汾阳老家,一时难以应对周全,多亏一位王姓的老农民挺身相助,从容应付,终于躲过了这场灾祸。为了永记老人的救命之恩,从此桂兰改姓王。苦难的童年和少年时的这一段经历,在桂兰的心灵中刻下了深刻的烙印。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