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一出《七品芝麻官》耗费了牛得草大师半辈子的精力

[来源:艺术中国]  [2014/7/23]
过去戏曲的传承主要形式靠师傅的“口传心授”,现在虽然有戏校,靠老师的讲授接受基本功训练,但不少有培养前途的苗子还要拜师,接受师傅的“口传心授”。因为戏曲这门艺术有它的独特性,非师傅手把手地教,一点一滴地扣,其中“诀窍”就掌握不了。牛得草的《七品芝麻官》曾受到豫剧老艺人王遂朝先生的亲传,后来又受到萧长华、袁世海等京剧老前辈的点拨,才成为豫剧百花园中一株绚烂的奇葩。

另外,戏曲里有一句行话,叫“十年磨一戏”,这句话道出了做演员的辛苦,也道出了要想演一出好戏,要经过反复加工、打磨,须经过一个漫长的岁月。本文要讲的牛得草大师的《七品芝麻官》,从他1952年来洛阳找王遂朝先生学《唐知县审诰命》起,到1979年拍成电影《七品芝麻官》止,前后耗费了他27年精力,可谓长亦!

豫剧《唐知县审诰命》(即后来改的《七品芝麻官》)是豫剧的传统老戏。有资料可循,其历史也至少有八九十年,据我所知,演出此剧最好的,第一代艺人应该是王遂朝(艺名狗尾巴,1900——1958年),第二代当属豫剧名丑牛得草(1933——1998年)先生了,接下来才是金不换等人。

(一)从狗尾巴演《审诰命》说起

王遂朝是豫剧演员,工须生。原名王金玉,艺名狗尾巴。是当代豫西调著名须生胡发生(艺名小狗尾巴)的师父),偃师县府店乡西口孜村人。自幼父母双亡,十岁经堂兄相臣(艺名狗头)介绍,到登封大金店戏班坐科,出科搭班演出后,曾到开封受到豫剧名师孙延德的指教。初习小生,又转须生。上世纪30年代曾以英俊小生形象,在开封与马双枝、司凤英同台演出《春秋配》、《玉虎坠》等戏。他本嗓音不好,但学艺刻苦,潜心钻研习练,探索出一套别致的演唱技巧,吐字清晰,唱腔婉转。《刘全进瓜》、《申包胥挂帅》、《双孝廉》皆为他唱工拿手戏。他的腿功、翎子功、髯口技巧尤为出色,且富于感情色彩,观众说他浑身是戏。他在《唐知县审诰命》中饰演唐成,剧中髯口技巧精湛娴熟,堪称一绝。他演的《唐知县审诰命》由罗戏移植而来(上世纪50年代,他演这出戏的前半部分还是按罗戏唱的),故事来源于民间传说。经过他多年的舞台实践,刻画出一个刚直不阿,不畏权势,敢于伸张正义,同邪恶势力斗争,同时又富于诙谐、风趣色彩的七品知县的形象,深受观众称赞,都称他是“活唐成”。洛阳杨占欣先生撰文说他的《唐知县审诰命》已演得相当精彩,举例来说:

1、唐成是在严嵩的妹妹——诰命夫人,纵子行凶,杀死人命后上场的。手拿根火香,在小锣“哒哒哒呔”中上场,走到九龙口亮相。因为唐成是近视眼,他走路眼皮耷拉着,嘴角的八字胡颤动几下,好像一根胡子扎住了嘴角。潜台词是严嵩向他施压:“唐成你要小心点!”但他不卑不亢,念第一句台词“官职虽小”时,却哈哈大笑起来,重念“官职虽小,靖王保驾;七品坐县印,不服严阁老”时,嘴角胡须向左一撇,表示蔑视严家的淫威,每演到这里,观众总是掌声齐鸣。
西汶艺术网
2、当唐成接到林秀英的状纸看后,怒气冲冲,他的两撇胡须忽地又抖动起来,表示嫉恶如仇,本想下手拿了凶犯,忽又想到,还是先来个“稳”,让林秀英到按院去告,待状纸转到他的手下再制服你诰命不迟。当林秀英唱到:“当官不与民做主,枉吃国家爵俸禄”时,他听了很不是滋味,胡须又抖动起来,虽然官卑职小,貌不惊人,却要与严家抗争到底,就随林秀英到按院去了。

3、恶人先告状,诰命先告林秀英杀死她儿。按院大人正要动怒,恰值林秀英也来喊冤,诰命恼羞成怒举拳就打,众位官员目睹此景,束手无策。唐成急上前拦住:“你是一个妇道人家,上得堂来执拳乱打,还要我们居官干什么?”诰命张口结舌,轻蔑地说:“你芝麻大的官儿,露水大的前程,这里有你说的话?”这时唐成又气又恼,他把小八字胡挽在嘴里,把小乌纱帽往头顶是一撂,顿时间额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而落,这个精彩的表演,获得满堂叫好。

以上从三个方面介绍了狗尾巴的胡子功与纱帽功,于这些细小处显示了他刻画人物的绝技。至于说到唱腔,他没有留下录音,很难说他的唱腔有什么独特之处。但据记载,每当散场,观众纷纷议论,说他的芝麻官演的真活套,真不愧是他的拿手戏!

(二)牛得草初到洛阳学《审诰命》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牛得草解放前加入开封和平戏院,解放后已小有名气,但演的人物多是一些配角。成为人民演员后,牛得草没有忘记自己在旧社会遭受的苦难,更忘不了李小需师傅临终时的嘱托:要把《唐知县审诰命》这出丑角主演的戏学过来。他决心要把豫剧濒临失传的这出丑角的看家戏再找回来。于是,他就四处打听哪里还在演这出戏。

1952年秋,牛得草听说洛阳有个艺名叫狗尾巴的老艺人还在搭班演《唐知县审浩命》。他还了解到,这位老艺人原来是演老生的,当时只有他一个人还在演这出戏。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当年才19岁的牛得草决定去拜访这位老艺人。他坐上从开封到洛阳的夜车到了洛阳,在街上四处打听,才知道这位老艺人在洛阳大舞台(其实是一座席棚戏园子)唱戏。他费了好大劲儿才找到大舞台,但没见到老艺人,就跟烧茶炉的老人攀谈起来。当牛得草问起狗尾巴肯不肯教戏时,老人说:“狗尾巴在旧社会受过苦,为人耿直,不耍滑。”当晚,牛得草买了张前排的戏票,聚精会神地观看了狗尾巴演出的《唐知县审诰命》。

到洛阳的笫三天,牛得草终于在烧茶炉老人的帮助下见到了狗尾巴。他是一位年过半百、身材瘦小的老人。牛得草大步迎上前去,说:“老师,请受开封后生丑角牛得草侄儿一拜!”说着就往下跪。老人连忙把牛得草扶起来,对他说:“现在是新社会啦,不兴这个礼啦!”牛得草讲述了自已跑几百里路来学戏的原因和心情。老艺人听后很受感动,又打量了一下这个彬彬有礼、质朴敦厚的小伙子,然后说“中!”

老艺人把牛得草领到后台,就和他坐在戏箱上细谈起来。老艺人对牛得草说:“我是用老生来演唐成的,当然要比丑角演的效果差了。你师傅说得对,这出戏是演丑的看家戏。如果你能把这出戏接过去,那是再好不过了!”听了老艺人的话,牛得草十分感动。老艺人见他学艺心切,当晚就把《唐知县审诰命》的故事梗概讲了一遍。他俩约定,牛得草每天上午9点钟在后台听说戏,晚上看演戏。

此后的三四天里,牛得草每天上午9点钟在后台听老艺人说戏,晚上看他演出。白天,牛得草把主要情节和唱段记录下来,晚上看戏时再把老艺人表演的关键地方和唱腔标记在上面。临别时,牛得草对老艺人说,自己想整理这出戏。老艺人说:“我演的这出戏,是民问流传的老本了,很长,很杂,一演就是4个多钟头,使得唐成这个人物不突出,戏味不够浓。你想整理这个本子,很好。你年轻,有精力,把这出戏整理出来,我日后入土也心安了……”

回到开封后,整理《唐知县审诰命》这出旧戏成了牛得草心中的一件大事。然而,此举对于只在孤儿院念过三四年私塾,后跟开封李春芳老人学过一点儿古文的牛得草来说绝非易事。在困难面前,他没有望而却步,而是凭着一股牛劲儿迎难而上。他买了一本小字典作为老师,把记下来的台词进行加工、修改、提炼,使之形成骨架,然后再一场场地整理,去掉一些与展现唐成人物性格无关的情节,只留下唐成上任、遇民女林秀英告状、审诰命等主要情节。

1953年元旦前,牛得草整理出了《唐知县审诰命》的第一稿,然后到处征求意见。春节期间,他闭门修改,到3月份就整理出了第二稿。与第一稿相比,第二稿更加精练,缩短了1个多小时的时间。此后,他又征求各方面意见,继续修改,形成了第三稿,同时对唐成、林秀英、诰命夫人等主要人物的动作、唱腔进行了设计。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