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赵本山的独特戏拟派演剧风格

[来源:艺术中国]  [2014/7/28]
赵本山的独特戏拟派演剧风格

赵本山小品包括他主演的影视作品受到热烈欢迎,而且是在其他戏曲与戏剧走向低谷、一蹶不振的时候持续地轰动了近30年,你不能不承认这是一个戏剧的大奇迹,文化的大奇迹。而这个戏剧大奇迹和文化大奇迹的发生,就在于赵本山的小品包括影视作品有着一种独特的艺术表现力和艺术魅力。这种独特的艺术表现力和艺术魅力就是由他的戏拟派演剧风格构成的。

隐形丑角

以往对赵本山文化现象之谜有种种解释,也接触到了赵本山文化现象的方方面面,但是,我以为,赵本山文化现象最根本的东西,乃是赵本山小品表演中体现了一种与众不同、别具一格的演剧体系。是这种演剧体系成就了赵本山。没有这种演剧体系,赵本山小品就和其他小品没有什么大的区别,有了这种体系,就使赵本山小品具有了极大的艺术魅力,获得了最广大的观众群。这种戏剧体系是赵本山小品艺术魅力之谜。这种戏剧表演体系是戏谑化模拟,可以简称“戏拟”。
西汶艺术网
赵本山的戏拟性演剧体系,就是赵本山在表演中体现出的戏弄性、戏耍性、游戏性、做戏性的模拟。赵本山故意让观众看到是他赵本山在模拟,并尽一切手段调动观众情绪欣赏他的模拟。但作为模拟者的赵本山并非是本色演员赵本山,而是有一个隐性丑角身份的赵本山,因而,在表演时,赵本山并不完全进入到人物中去,他总是以隐性的丑角去戏拟人物,这就给他表演的人物带来了极大的艺术夸张、变形和喜剧效果。正是这种戏拟性表演特点使他的小品明显区别于那种一本正经的进入人物的表演,而显现出极大的艺术魅力。

我们可由赵本山的帽子说起。看过赵本山的小品的朋友大凡都注意到了赵本山戴的那顶耷拉檐的帽子,那可不是一般的帽子,就像脚上那双永远的大弯沟鞋是卓别林喜剧演员的标志一样,赵本山的头上那顶耷拉沿帽子,也是赵本山喜剧演员的艺术符号。

不管演什么样的人物,(卖十三香的)赵老蔫也好,赵老憨也罢,黑土也好,大忽悠也罢,赵本山表演的几乎所有人物总是戴着一顶耷拉檐的帽子,即使是一顶簇新的帽子,赵本山表演时也一定要把它弄成耷拉檐的。耷拉檐的帽子,那是赵本山永远的一顶帽子。正是这顶耷拉檐的帽子透露了赵本山表拟派表演体系的秘密。

那顶耷拉沿的帽子虽然是戴在他表演人物的头上的,但那不属于被表演人物的,而是属于演员赵本山的;那是赵本山把所有人物都被他染上统一文化色彩的最重要标志。因而,说到底,那顶耷拉沿的帽子并不属于演员赵本山,而是属于他表演的一个角色。

或许我们也可以这样解释,赵本山虽然表演了不同的人物,但是,那些不同的人物总是表现出一个统一的东北农民形象,一个质朴、憨厚而不乏狡黠的东北农民形象,而那顶耷拉檐帽子就是这个农民形象质朴、憨厚而又狡黠的一个艺术象征。那顶耷拉沿的帽子确实有这种艺术功能。然而,这只是那顶帽子多重功能的一种,而并非全部,更非根本。那顶帽子的根本意义在于,它在表演各式各样人物时的始终存在标志着赵本山是在以一种统一的角色表演人物,而不是完全进入人物。那顶耷拉檐的帽子是一种超于人物的存在,也是超于赵本山的存在。正是借助于那顶耷拉檐的帽子,显示出赵本山不属于那种完全化身人物的表演体系,那顶耷拉檐的帽子标志了,赵本山表演的不只是属于演员赵本山,不只是属于被模仿的人物,赵本山借助于那顶耷拉檐的帽子把自己转化成了另一种角色,一个既不同于演员赵本山,又不同于被表演人物的角色。那顶耷拉檐的帽子显然已经成了赵本山进入另一种角色的象征。我们发现,只要赵本山一戴上那顶耷拉檐的帽子,他就好像萨满进入了另一个角色获得了神助一样,可以尽情地施展他夸张、变形和滑稽的本领模拟他的人物,给他的人物涂上浓重的喜剧色彩,使其成为一个喜剧人物。这就使我们有充分的理由判断,那顶耷拉檐的帽子是赵本山喜剧丑角的标志,有了那顶耷拉檐帽子,就标志着赵本山首先进入了一个喜剧丑角,是在以一个喜剧丑角在表演人物,而不是以演员完全进入人物的方式表演人物。这就是赵本山小品与其他任何小品的严格区别。

赵本山虽然也和其他喜剧小品的表演形态差不多,没有类似于戏曲丑角的装扮,但是赵本山是把这种丑角隐藏在表演中了。

赵本山进入一个隐形丑角模拟人物,是一种与演员完全进入人物表演有重大区别的表演方式。演员完全进入人物,是以人物的真实形态进行的表演,演员不能露出自己,要创造真实的表演情境,不能从真实的表演情境“走出来”。而赵本山的进入隐形丑角的表演,不是以人物的真实状态,准确地说,主要不是以人物的真实状态表演人物,而是以隐形丑角的立场去模拟,而人物已经丑角——尽管是隐形的——模拟,而且一种戏谑化的模拟,一种明显带有夸张、变形和滑稽风格的戏耍化、游戏化的模拟。

戏谑化模拟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在赵本山小品中,有四重角色,演员赵本山,隐形丑角,模拟的人物,是个戏中人,同时,他又是站在观众角度“说话”,替观众表达情感愿望的,因而在他身上就又隐含着观众的“角色”。这样,在赵本山的小品中,有演员赵本山的角色,但他始终是以隐形丑角在模拟人物,同时还表现着观众的意愿。以《相亲》为例,赵本山的丑角化表演使人的潜意识愿望得到了彻底呈现。徐老蔫与马丫相认时的激动和差点拥抱,以及极力往马丫身旁靠近,都是赵本山以丑角的夸张形式对人的内心真实情感的表现。这种表现完全是以观众的角度对观众内心情感甚至潜意识愿望的真实裸露。请看下面这段独白:

这些儿女们都是大逆不孝,就兴他们年轻人打情骂俏,又搂又抱,我们老年人就得一个人干靠?这些儿女要真是对爹妈好,父母的恩情他要想报,用不着围前围后,送吃送喝煎汤熬药,痛痛快快麻溜溜儿给老人找个伴,这比啥都实惠地道!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