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二人台老艺人生活中不为人知的寂寥与寒酸

[来源:艺术中国]  [2014/7/28]
河南文化产业网讯:第二届河曲民歌二人台大赛日前红红火火结束,大半辈子一直奔波于民歌圈里、活跃于二人台舞台上下的那些老艺人短暂的光鲜后不得不走下台,回到寒怆的现实中来,继续自己习惯了的寂寥寒酸。数十年光阴的侵蚀下,他们有的耳聋目盲,有的另移情愫,有的潜身于祖传的老屋中自谋事业,而有的则“漫无目的”地继续重复并无指望的创作。他们的心中,都充满了对这份事业的无限热爱,也溢满了对如今受冷环境的无比无奈。

韩运德:抱住水瓮暖肚肚———凉心

5月10日中午12时许,河曲县黄金海岸宾馆的一楼大厅里,韩运德老先生坐在沙发上,戴着老花镜,一页一页地翻着用A4纸打印的自己编创的民歌作品集,右手食指逐行指着歌词,并不时蘸一下唾沫,用原汁原味的河曲方言醉心地吟唱着。身边围拢着的,则是一群来自忻州师院的年轻教师,他是在给这些学院的音乐从教者们进行示范演唱。而这样的情景,在老韩近十余年的生活中,几乎每年都要经历几回。县里接待外界的采风及采访,总是安排老韩来义务服务。

在河曲,提起韩运德的话题来,就如该地的西口古渡一般,沉重而绵长。古渡代表了一代河曲人背井离乡、远走西口的悲怆岁月,其间包含了太多的含义:无奈、冤悲、愤懑、茫然,当然,还有不舍和执着。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1800首歌无法出版

老韩今年69岁,1962年就开始了收集、编创山曲、二人台的生涯。1970年调入河曲县二人台剧团,之后又调入文化馆从事群众文化工作,1985年再次调入二人台剧团任团长,并兼任忻州地区二人台艺校河曲分校校长。1988年老韩调入河曲县博物馆从事保管工作,潜心整理编创民歌二人台。

“我是山村一老斗,不会唱曲只会吼”

老韩现在住的是县博物馆的一间新近装修好的房屋,是今年五一才搬过来的,而在这以前,他一直住在文化馆的一间旧屋子里。“几十年来,我经常半夜三点多钟睡不着觉,就起床来抠歌词、哼曲调,到如今已成了一种习惯。”老韩说,“我是山村一老斗,不会唱曲只会吼。惊得鸡鸭四处飞,吓得牛羊无处走。”

事实当然不是这样,现在他无师自通,自己琢磨的民歌唱法自成一家,行家评价道 :“很科学!值得学院派的师生研究学习。”而他整理、编创的河曲民歌如今已有1800多首,而其中1000余首是他原创的。有了这么大的成就,按理早该付印发行了,但事实上,他的作品自始至终一直搁置在家里的那台木柜中。几十年来,也有人找他谈起过出版事宜,但最终都是不了了之。

2004年,中国音乐学院曾找他商讨出版事宜,一部分作为教材在全国大中专院校推广,他答应了,但一直拖到2008年也一直未能如愿。又有一年,县里计划将他的作品编撰成书,出版1000册,给他300册,余下的700本做商业用途出售,他没有同意。在老韩的心目中,这些作品就是自己的孩子,当然不是用来卖钱的。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他们把我当夜壶用”
西汶艺术网
老韩当然并不是不缺钱,如今的他,尽管已届70高龄,研究工作搞了一辈子,但职称却因种种原因一直没有解决,由于初级职称都没有评上,他的工资只有1000多元。
西汶艺术网
他曾经结过两次婚,但从24岁起就开始打光棍,至今未娶,跟前妻所生的孩子相依为命。有一回,儿子在外与人发生争吵被打伤,老韩心疼得“止不住的泪蛋蛋直往肚里流”,操起一块砖头就找到了打人肇事者家里:“你把我们一家人的50%都打了,咋结吧(怎么办吧)?”一向与人无争的他那次是真的发火了。

他的心一半在民歌上,一半在儿子身上。前段时间,儿子的单位要排练一组节目,请他去指导,结果他每天从上午7:00到11:30,再从下午2:00到7:00,忙活将近10个小时,结果直到现在,一个多月了,别说领导,连个普通干事也不来关注一下排练进度,也从来没人来向这名69岁的老人作简单的问候慰藉。

“抱住水瓮暖肚肚———凉心呀,”老韩向《山西青年报》记者说,“卖上命,贴上饭,盖体(被子)蹬个稀巴烂,何苦呀!”

几十年来,说起这些事来,老韩就有些愤愤难平:“他们把我当成夜壶,用的时候拿来,不用的时候就抛开。”

“寒心了,再不闹了”

还有一些事情让老韩心里不舒服,作为河曲民歌研究的公认的专家、“活字典”,他一直希望县里能够采取相应措施,把河曲民歌推广出去。然而现如今的情况是,“拜不完的大年,挂不完的红灯,打不完的金钱,走不完的西口”,仿佛河曲县就只有这几首民歌,与 “民歌的海洋”的称谓显得极其不符,这次的大赛上,就最少有20名选手演唱的是《走西口》。早在十几年前,他就提议河曲电视台开创“每周一歌”栏目,选取一些较为经典的“新歌”逐周播放,教全县人民学唱,结果他的这项提议至今无人响应。“寒心了,再不闹了,也不愿意看领导们的眉高眼低。”老韩这样讲道。

说归说,每到县里有专家或记者等采风团过来,他还是要戴上老花镜,带着自己打印的“民歌集”领命示唱,他太热爱民歌了。

吕桂英:不再关注圈内的是非

皱巴巴的脸,瘦嶙嶙的身,沙哑的嗓子,灰白的头发,5月11日记者见到的吕桂英,俨然已是龙钟老妪。老人现在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对外孙女的关爱和培养上,已不再关注圈内的是是非非。

吕桂英,是人们俗称的“补莲子”,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表演二人台唱红了晋陕蒙,曾进京为毛主席、周总理演出,早已是国家二级演员,她的表演深受百姓喜爱,倾倒亿万观众。后来的二人台名角许月英、张美兰、苗俊英、杜焕荣都是他的学生。吕桂英十多年前患病,告别舞台,在家休养,近年一直为二人台传承发展做着贡献。2008年当选为山西省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今年河曲县举办的“三八”文艺晚会上,她和杜焕荣、侯巧梅三位不同年龄段的二人台优秀演员同台表演了一曲《走西口》。这可能是老人最后的登台绝唱。

老人热情,对帮助过她的人感激备至。去年,《山西青年报》记者曾随朋友接待过老人,这次去了河曲,老人专门召集全家请记者一行吃饭,满怀感激,诚挚得让人有点适应不过来。不过一经谈起自己被漠视的过往事情来,老人还是显得有些激动和愤懑。

裴吉荣:十分想上《中国风》

5月11日上午,河曲民歌二人台决赛赛场。台下的化妆间里,一名瘦高黝黑的汉子紧张地关注着台上选手的演唱,等到主持人宣读选手得分情况时,他手忙脚乱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支简易笔来,略带颤抖地记录下了该选手的得分。转过头来,他表情凝重,嘴里喃喃自语:“比我的分高,超过我了,落到第二了。”记者注意到,每位选手的成绩宣读之刻,都是他的揪心之时。最终,他获得老年组三等奖。他叫裴吉荣,偏关人,他太注重自己的名次了,因为唱了半辈子民歌,却一直困守偏关,推不出去自己,显得十分地焦虑和悲伤。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