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唱大戏——咸红杰与评剧“新派”的故事

[来源:艺术中国]  [2014/8/9]
泊头市的交河,原先叫乐寿,据《交河县志》记载:交河东,乃九河之交。

从这段记载不难想象,2000年前,作为黄河故道的老盐河对岸,日华宫内,献王刘德就在里面,采集先秦诸子对音乐的论述,编著出我国古代最早的一部音乐理论著作《乐记》。那些古老的乐器时常在老盐河畔响起,那些河水饱尝了中国古音乐的精髓,历经千年,当它作为支流汇入清凉江时,古老的音乐韵味依然。

就是这条清凉江,孕育出一个泊头市青年评剧团。当下,全国传统戏曲演出式微,它却独树一帜,依在天津及沧州周边唱大戏。仅在天津市,每年就演出300多场,听到最多的是观众的挽留声。

团长咸红杰意味深长地说:“我30多年的评剧人生,一半是支流清凉江的滋养,一半是主流海河水的赐予。”

灵性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或许天分,或许偶然,出生于清凉江畔交河镇三里庄的咸红杰,一记事就喜欢上了评剧。5岁那年,泊头市青年评剧团在团长曹连生带领下到三里庄唱大戏。咸红杰觉着《墙头记》里,那些潇洒的长袖、漂亮的头饰、俊秀的眉毛,无论什么都是那样的稀奇俊美。她听着听着,就联想起娘做针线时,经常哼唱的那句“巧儿我自幼儿……”

如果咸红杰的人生里天生就有深厚的评剧土壤,那么母亲的哼唱是一颗种子,《墙头记》就是一场及时的甘霖。直到7岁,咸红杰才知道自己喜欢的东西叫评剧,并能跟着父母哼上几句。父母见她对评剧着迷并充满了灵性,11岁时,送她到泊头市文化馆评剧班学习。当她要放弃初二的课堂,一心一意地学评剧时,奶奶反对了,“没娘的孩子才去学戏呢。”叔叔把她就从文化馆接到泊头读书,“没出息才学呢。”父母却全力支持她。咸红杰姐弟7人,一家人种着18亩地,经济紧巴可想而知。可是无论想什么法,父母都会准时为她凑足每月18元的学费。

学戏苦,特别是基本功。每天凌晨4点起床,跑到清凉江边喊嗓一小时;五点半练功:吊腿、拖腿、正腿、骈腿、小蹦子、空顶、前后桥、走台步、跑圆场等;9点在文化馆练唱、走身段;下午3点,又是那一套腿功。3年,天天如此。

“唱戏的腿,说书的嘴”。扳腿时,三个老师一齐上,一个压着一条腿,一个按肩膀,一个扳另一条腿。咸红杰含着泪挺了过去。轮到一个男生,挺不住了,先是抓破了老师的脸。继续扳腿,他疼急了,一口咬住了老师的胳膊。就这样,红杰一直到把腿练到与老师面对面站着,她的一条腿笔直地在老师鼻子前滑过,但碰不到老师。

“一天不练,三天白练。”她为了练功,把最喜欢的齐腰大辫子剪掉了;她为了练功,经常把腿扳到头下枕着睡觉;她为了练功,在老家门上吊了根大绳,回家也不闲着;她为了练功,打着“天桥”去收麦子,一口气就是36个跟头。

花旦的开蒙戏《拾玉镯》出场的头一个动作,就遇到了难题。一遍不行,两遍;两遍不行,三遍。走来走去,就把老师走急了,“两个大眼睛扑闪扑闪的,你傻呀!要动脑子。”一天下来,就走了300多遍,咸红杰硬是没让眼圈里的泪掉下来。晚上,睡不着,就琢磨那个动作。这时,灯光从门窗缝隙里挤进来,与她一起琢磨。咸红杰恍然大悟,就像有缝隙就能进入的光线,戏剧的一个动作,不是孤立的,牵着它的是手、眼、身、法、步,甚至每一根神经。

再学起戏来,老师说她有灵性了。

拜师

3年下来,40多名学员,坚持下来的20多人,陆续进了泊头市青年评剧团。咸红杰等6人却进不了,因为她们连龙套服都穿不起。评剧班没了,只好学其他。现代舞蹈《荷花舞》《蝴蝶舞》在省里拿了二、三等奖。

庆祝新中国成立40周年文艺晚会,泊头市青年评剧团要出一折《花木兰巡营》,花木兰的角色就给了咸红杰。这一消息让她高兴得一夜没合眼。1989年10月1日晚,咸红杰一上台就赢得了观众的喝彩。一折下来,掌声叫好声此起彼伏。基于观众的喜爱,泊头电台为她录制了《三看御妹》《刘巧儿》片断,播出后,又选送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一档戏曲栏目。

没想到,很快就播出了。

更没想到的是,著名评剧表演艺术家新凤霞最关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这个栏目。

新凤霞一边听,一边对秦皇岛评剧团的刘奎中说:“这丫头唱得好,大有前途。”

刘奎中说:“她的音质非常像你。”

新凤霞当场就交给了刘奎中一个任务:“你一定要找到咸红杰。”那时通讯不发达,找一个人并不容易。

也许是对“惺惺相惜”的最好诠释。新凤霞苦苦寻找咸红杰的同时,咸红杰也想见到自己心仪已久的新凤霞老师。1991年底,咸红杰大胆地给新凤霞写了一封信,在信封上写下,“中国评剧院,新凤霞老师收”。之后的日子,她就盼望着一个奇迹的出现。可是一天,两天,半年过去了,信却像沉入大海的石头。就在咸红杰把这封信完全忘却时,奇迹却发生了。

1992年,芒种节。咸红杰正在地里割麦子,一个邮差在地头上喊她:“咸红杰,你的信,北京来的。”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中国评剧院,新凤霞。”这8个她最熟悉的字,让她的手发抖,让她的心飞翔。耳边响起了新凤霞的声音:“红杰:你的信,我收到了。你的声音很好,音色很纯。你何时来京,我们见上一面?来京时,我告诉你,找秦皇岛评剧团的刘奎中。”

在咸红杰的艺术人生中,1992年6月24日是最重要的日子。一大早,咸红杰去北京见新凤霞。就像信里的口气,新凤霞说起话来不紧不慢,有一是一,不乏和蔼可亲。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你是哪的?”

“河北省泊头市交河镇三里庄村。”

“你喜欢唱什么呀?”

“《刘巧儿》《花为媒》。”
西汶艺术网
“先来段《采桑叶》。”

“巧儿我采桑叶来养蚕,蚕作茧儿把自己缠……”

“停,再唱个《报花名》。”

“春季里风吹万物生,花红叶绿草青青……”

“行了,别唱了,就这样吧!”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随后,发生的事对咸红杰来说,就是一个神话。“以前听过你唱戏,我还让人找过你!”接着,新凤霞又说:“两年了,你又有了大长进,今天就正式收你为徒吧!”
西汶艺术网
一点准备都没有的咸红杰愣住了,不知道该做什么。

这时,新凤霞伶俐的女儿吴霜拿起一束花儿给了咸红杰,让她献给新凤霞,再鞠个躬,权作拜师之仪。
西汶艺术网
从此,听话、努力、文气的咸红杰深得新凤霞赏识。她得到了特殊待遇——每年在老师家住三四个月,贴身跟着老师学习评剧。一学就是六年,直到老师去世。

1993年开始,咸红杰闲下来就去河北省艺术学校深造,一学就是3年。1996年,又参加了省文化厅组织的全省优秀戏曲演员读书班。

掌舵

1996年12月,咸红杰跟随石家庄市青年评剧团在汉沽演出。突然,接到了曹连生团长打来的电话,“红杰,咱们剧团被封箱了,快回来吧。”

裴世杰团长把咸红杰聘请来,按“新派”唱法为她量身定做了折子戏《哑女告状》,准备参加全国评剧青年赛。回去?谈何容易。

咸红杰心里很复杂,回还是不回?一头是前途无量的石家庄市青年评剧团,一头是培养了自己10年的泊头市青年评剧团。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她想回去看看再说。找团长请假,不准。这一来,她反而归心似箭了。开了戏,只拿了两件衣服就偷偷跑回了泊头。事后,裴世杰团长说:“这个小姑娘无组织、无纪律。”

看到伴随着她10年走南闯北的大衣箱、二衣箱,道具、音响、灯光箱上的封条,咸红杰静默了一会儿,就与曹连生团长到了银行,“箱子里的东西,是剧团的命。往少了说,也值个六七万元。可拿到银行,一分不值。”

银行行长看了看咸红杰,点点头,觉得是这么个理。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