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情之痛——我看越剧《双玉蝉》

[来源:艺术中国]  [2014/8/9]
情之痛——我看越剧《双玉蝉》

乐清越剧团的王少楼、张腊娇,二十年间合作不少,我看过一些,甚感两人心声暗合,颇有默契,是我喜欢的生旦形象,但她们的戏,大多坎坷,常是无缘法,分离乍。《洗马桥》之宋湘萧月英,一个浪迹天涯,一个留守承诺,《莫问奴归处》之严幼芳唐仲友,一个独自归乡操生涯,一个江西做官请民愿,还有《双玉蝉》之曹芳儿沈梦霞,阴差阳错,人鬼殊途,只一折《野山菊》,山菊溪流白首到老,却是春桃暴亡的偶合。《双玉蝉》一戏,情深意笃,真挚无暇,我一直念及生悲,思及生愁。

《双玉蝉》与《半把剪刀》、《天要落雨娘要嫁人》并称甬剧三大悲剧,既为悲剧,必是情深不寿,强极则辱,如此方能惩恶扬善。小时看过两部戏,一是黄梅戏《孟丽君》,清秀内敛,那丽君一会儿女装,一会儿男装,一会儿娇嗔,一会儿英武,大呼过瘾,若干年后再看此戏,却已不复当初之境;另是越剧《半把剪刀》,凄凉决绝,春老鹃泣,恰逢过年,我却泪如泉涌,实不应景。然《双玉蝉》之悲,更甚于斯,看透人性后的绝望,端的是冰凉透底。何英的《双玉蝉》传唱较广,以曹芳儿为主,沈梦霞为辅,脉络严谨,形成近乎白描的叙事风格,她的“菱花镜”腔奇调峻,如剑走偏锋,情感运势待发,峰回路转如大鹏落翅,寂寥无声,只剩残月凋荷,沧然暮色,然此版因情节略显违和,生角频繁更替,不及王张之版,该本情节紧凑,唱腔精妙,演来不着痕迹,满台生辉,故让我莫失莫忘。曹芳儿正值豆蔻,其父曹观澜感念沈举人救命之恩,以玉蝉为聘,将芳儿许配其子沈梦霞,不料沈家破败,尚在襁褓的梦霞被抱至曹家,年龄悬殊,难成婚配,迫于礼教,芳儿只得收留孤儿,含辛茹苦,抚养成人,多年以姐弟相称,未吐真情,官兵作乱,二人流落异乡,后遇沈父旧友吕翰林,留下二人,梦霞金榜题名,双鬓已斑的芳儿憧憬拜堂,岂料状元郎与世妹吕碧云朝夕相处,私定终生,芳儿得知,拿出玉蝉,祝福新人,吐血身亡。试问曹沈二位如何马虎,定儿女终身却不问生辰八字,再问曹家族长冷酷无情,看妙龄少女非妻非母,亦姐亦媳,不明不白,后问沈梦霞,不问缘由,不分皂白,与他人私结连理,还问官家小姐吕碧云,凤冠霞帔接诰命,冠冕堂皇做夫人,置芳儿何地?也许我苛全求责,错在芳儿,错在她对沈梦霞说不清,道不明的推诚相见。
西汶艺术网
很多人说,相处久了,就像肌肤相亲,了然无趣。沈曹二人,患难与共十六载,感情或已寡淡无味,芳儿对梦霞爱有多深,很难说清,我觉得不过是依傍罢了,面对抚养大的弟弟,母爱之情不言而喻,她却误作爱情,殚精竭虑地把自己推向万劫不复,若无前缘误,芳儿一边抚养孤儿,一边追求幸福,并不冲突。她备受煎熬,对菱花,惊白发,玉容消瘦,让我泫然流涕。“菱花镜”唱词将情感允于无形,将无助、无奈一挥而就,哭天哀地,感人肺腑,不亚于徐派“双哭”。“菱花镜啊,我与你从小相依到如今,我与你同尝人间辛酸苦,我与你共识俗子冷酷心。你尽知我少兄无妹人孤单,你尽知我父亡家败苦难深,你尽知我寄居吕府愁加重,你尽知我思念梦霞病转沉,菱花镜,你不该忘恩负义,嘲弄贫女,不顾病友,抛弃故人,咒我年长,笑我憔悴,陷我受苦,误我终生,害我漂泊,单身只影,无依无靠,冷冷清清,凄凄惨惨,孤苦伶仃,桩桩祸福,件件不幸,全怪你,变我容颜改我形,倘若我果然人比黄花瘦,我怎与梦霞配成亲,倘若我果然憔悴失颜色,难保梦霞不变心,我哭一声命运喊一声天,似这等误我岂公平。”越剧唱词中常用排比和四字腔来形容情感的激变,往往达悲愤之效,但新编唱词却弃此传统,有些可惜,相对于昆曲言辞古奥,诘屈聱牙,京剧重于程式,一板一眼,越剧唱词因行腔自由,故表情达意,不住风流,我想越剧长于抒情,大约与此有关。芳儿骂的是菱花镜,讥的是世间人,她对沈梦霞也是疑信参半,中状元衣锦归,见多了庸脂俗粉,你说他不忘情,你说他重贤德,乌呼哀哉,俗世无善男子,善女子也。芳儿的不公是天下女子的不公,相濡以沫又有何用,你左右不了未嫁从父,既嫁从夫的三从四德;更左右不了朝秦暮楚,三妻四妾的人性弱点。芳儿的悲剧不过是一个缩影,从此是两处成比翼,香魂返故乡,悲哉,痛哉!

这出《双玉蝉》,以玉蝉为线,分惊蝉、赠蝉、悲蝉、殒蝉四场,早期剧本还有退蝉、诉蝉两折,不过我认为前者更为凝练厚重,王张二人实至名归,不仅有以情行腔的唱功,还有举手投足的兼备,情感收放自如,已呈自然之态,融于对角色的剖析,所谓以腔塑人,以情动人,以诚服人,非是照本宣科,注重内在挖掘。殒蝉一折,沈曹的情绪起承转合,衔接流畅,吕家二老告知芳儿为梦霞完婚,她半信半疑,但掩不住心中暗喜;一声“亲家”,她由喜转疑,静观事态,此时张腊娇的芳儿,眼帘婉转,将目光投向梦霞,王少楼的梦霞微微颔首,喜形于色,恰到好处与芳儿四目相对,殊不知却是各怀心事;芳儿知梦霞要娶吕小姐,虽悲痛欲绝,但隐而未发,尚有一线寄托,待见一对璧人郎才女貌,青春年少,相依而立,顿时哀莫大于心死,;梦霞望着芳儿,似欲言却又止,令人费解,若他对她无情,焉何目不转睛,与她悲喜共鸣,若他对她有情,焉何另结姻缘,任她心血白流,王少楼的处理绝妙,不拘大起大落,尽是温润之韵;芳儿从怀中取出另只玉蝉,梦霞怔住,回身细看,实为演员铺陈情绪,接着他一转身,一踏方步,逼近芳儿,如梦方醒;芳儿摆手,摇头,点到为止,梦霞退后两步,悔恨交加,满面黯然。我真希望他能因悔生爱,回绝婚约,与芳儿携手天涯,可惜人之爱,乃七情六欲,烈焰烹焚,千回百转,最是哀其不怨,怒而不争,喜不知味,愁不知苦之奇情,我希望的,也仅是我所希望,并非碌碌蝇营之百态众生。

我咀着悲,嚼着痛,游历情天情海幻情真,一出悲欢《双玉蝉》,让我遍识愁滋味,穷冬急风梦已阑。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