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雷子文:昆曲里豪迈“傲腿”

[来源:艺术中国]  [2014/8/14]
雷子文,1943年7月出生,湖南嘉禾县人。湖南省昆剧团担纲的名净,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昆剧研究会常务理事、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昆曲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雷子文曾获湖南省“五个一”工程奖、第一届全国昆剧艺术节优秀展演奖、第七届中国戏剧节优秀剧目奖等多项重大奖项,并获文化部“长期潜心昆剧艺术成就显著,予以表彰”的奖励。2012年受聘担任“中国昆曲、古琴研究会理事”。其代表作《醉打山门》已成为湖南省昆剧团最具特色剧目之一,他在剧中右腿金鸡独立摆出十八罗汉造型的表演更是令人叹绝,由此获得中国“昆剧第一腿”美誉。

10月30日,湖南大剧院,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惊艳长沙。美轮美奂的舞台,青春靓丽的演员,优美典雅的唱腔,为观众呈现出一席五彩斑斓的视听盛宴。怎一个美字了得。

从2004年开始,由台湾著名作家白先勇主持制作的青春版昆曲《牡丹亭》在世界巡演,让越来越多的人了解昆曲,爱上昆曲,也让越来越多的湖南人知晓了湘昆。

郴州城里,一个雕梁画栋的幽静小院,安放着湖南省昆剧团这样一块“金”字招牌。雷子文几十年来对昆曲的痴与梦,就在这里静静地流淌。

600年前的流行歌曲,梅兰芳为“湘昆”叫绝

初见雷子文,高大儒雅的外形、斯文爽朗的谈吐,怎么也无法和鲁智深这样的粗人联系在一块啊。可雷老就是因为出演湘昆代表性剧目《醉打山门》里的鲁智深成名的。

“雷老除了酒量像鲁智深,别的都不像。”剧团里的年轻人这样笑着评说。

看多了《牡丹亭》,容易让人以为昆曲里除了花旦就是小生,没别的,这就片面了。昆曲的脚色行当分工也很细,老生、小生、旦、贴、老旦、外、末、净、付、丑,样样齐全。雷子文常演的角色就是净行中的花脸,像董卓、夫差、梁冀、鲁智深等,不是大奸大恶,就是大块吃肉。当然,有时团里缺人,他还客串过老生、彩旦。

“我能走上昆曲表演之路,其实得益于梅兰芳先生。”

原来,1957年,梅兰芳来到湖南,在欣赏了嘉禾祁剧团上演的昆曲《武松杀嫂》之后,拍案叫绝,惊叹在湖南竟有这样一支昆曲奇葩。也许看惯了温柔乡里的至情至纯,没想到还能看到这么火爆劲道的昆曲,酷爱昆曲的梅兰芳,当时就建议一定要保护好这难得的文化遗产。

发源于江苏昆山一带的昆曲,距今已有600年历史,是中国乃至世界现存最古老的剧种,200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为首批“人类口头与非物质文化遗产”。而昆曲流传到湖南,也早在万历四年编刊的《郴州志》里就有记载,湖南特色的昆曲,值得挖掘整理。

“梅兰芳是京剧表演艺术家,但他也是昆曲表演的行家。昆曲是‘百戏之祖’,我国现有的300多个戏曲剧种,几乎都不同程度地受到昆曲的滋养,京剧也不例外。可以说梅兰芳就是京昆一口。”

梅兰芳的一声惊叹,让湘昆从此步入正途。1957年11月,受湖南省文化局委托,嘉禾昆曲训练班开始招收学员。1960年,以嘉禾昆训班为基础的郴州专区湘昆剧团成立,1984年正式更名为湖南省昆剧团。

于是,跟着老家村里的业余戏团走村串户的雷子文,成为嘉禾昆训班第一期学员。刚入学时,他往老师面前一站,瘦瘦高高,皮肤白净,老师觉得是唱小生的料。可雷子文自己想学花脸。“因为我眼睛大,嗓门也大啊。”说罢,他一双铜铃般的眼睛一瞪,威严豪爽之气颇能镇得住人。

不过他对花脸情有独钟,还有一个原因,起初跟着业余戏团学戏时,他就是在戏台上红花脸进白花脸出,不受拘束地杀进杀出,觉得几好玩。

“真的学起来,才晓得一点也不好玩。那时正赶上‘大跃进’的年代,什么都要跑步前进,我们只学了5个月就上台表演了。”

“为了赶进度,那不叫苦练,是死练。”而花脸不光要练好唱功,还要唱做俱备,舞打兼能,练得很苦,的确不好玩。没有练功场地,他们就挖一个土坑,倒上谷壳,就在上面练毯子功。两个年过七旬的老师只教唱不陪练,学员们摔得鼻青脸肿是常有的事,基本功也并不扎实。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现在的孩子,条件就好多了,基本功、唱腔、念白都配了专门的老师,还会送到上海跟着‘传字辈’艺术家们学戏。”

湖南省昆剧团每10年培训一批学员,去年招进来的52个孩子,算是第4批了。他们除了得到雷子文、罗艳等一批昆曲表演艺术家的倾囊相授外,明年还会前往苏州、上海等地,在昆曲的发源地进行更规范的训练。说起这些,雷老面露欣然之气。

昆曲之魂在于“臭美”

欣赏了青春版《牡丹亭》的观众,对里面精美绝伦的舞台、服装,应该还记忆犹新,而流丽婉转的唱腔、身段,则更是回味无穷。昆曲是最能表现中国传统美学的一种艺术,能够把歌、舞、诗、戏糅合得那样精致优美。一个字,美。

如何演绎昆曲之美,用湖南省昆剧团团长罗艳的话来说,就是要“臭美”。演员首先要自己沉醉在如行云流水般的歌唱情境中,欲说还休的扮相中,一招一式只有自己沉醉了,上台方能“勾引”观众。

而这样的“臭美”,是不是小生与花旦的专利呢?非也。作为花脸,雷子文在《醉打山门》剧里,以右腿金鸡独立表演,摆出十八罗汉姿势,神态各异,个个优美,极尽腿功之高超,令人叹绝。

“从单腿摆十八罗汉的造型,可以看出湘昆受湘剧、祁剧等湖南地方戏影响的影子。”雷子文说,在其他专业昆曲院团里,也有《醉打山门》剧本,但表演到这一幕时,都是打罗汉拳摆造型,看不出腿功,没有亮点,不够美。

《醉打山门》一剧讲述了“花和尚”鲁智深因打抱不平,拳打屠户镇关西,被官府缉捕,潜往五台山为僧。生性嗜酒的他一日下山闲游,遇一卖酒人,不顾长老禁酒令,沽酒狂饮,酩酊而归,醉打山门。表演中,最精彩的一段莫过于鲁智深大醉后模仿寺中十八罗汉造型,寄托抱负。模仿一个罗汉,摆一分钟造型,雷子文曾创下单腿立地近20分钟不落地的纪录,堪称“傲腿”。说得兴起,雷老还站起身来,边摆造型边向记者讲解。但见他腿一提,眼一瞪,手脚并用不断变幻,大肚罗汉、睡眠罗汉、伏虎罗汉、降龙罗汉、看书罗汉、托腮罗汉……便个个活灵活现起来。

“18个罗汉造型,我都是逐步完善出来的。”在嘉禾、郴州,雷子文一有空就去转悠各地的寺庙,琢磨庙里的罗汉造型,为他所用,而捧狮罗汉造型,还是他来到苏州东山的紫金庵里,受庙里最有特色的捧狮罗汉启发构思而成。

现在,雷子文带了三个徒弟,他都一视同仁地教,希望把团里的代表性剧目更好地传承下去,他的得意弟子刘瑶轩,已是出演《醉打山门》的顶梁柱了。

“辣椒味”的湘昆让昆曲更完整

除了《武松杀嫂》、《醉打山门》,湘昆还有一系列的平民化剧目,如《荆钗记》、《白兔记》、《纺纱记》、《渔家乐》等等。那么,又是什么让高高在上的士大夫曲,变得如此的“三贴近”呢?

明万历年间,昆曲从江浙一带逐渐流播到全国各地。流播范围之广,遍及大江南北,从北昆、湘昆、晋昆、川昆、赣昆、京昆等众多流派,可窥一斑。

“昆曲要生存,势必要与当地语言结合,要迎合当地生活习俗,昆曲流播到湖南,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平民化的湖南特色。”雷子文说,昆曲传入湖南后,一路向南,最终到达郴州、桂阳等地。在这里,人民生活还算富庶,方言也比较好懂,昆曲戏班子于是落下脚来。

昆曲是一种高度文人化的艺术,特别是在其发源地衍生的南昆,委婉、典雅、柔美等文人雅趣尽显无遗。而湘昆,却因受湘剧、祁剧、辰河戏等地方戏影响,多了些下里巴人的味道,有的剧目,火爆、粗犷又极具生活气息之风,淡去了士大夫们所一味追求的雅致。像《武松杀嫂》,就是比较火爆的一出戏。

可也正是这样的特色,在昆剧领域,湘昆曾被圈内人看不起,被戏称为“土昆”。但雷子文不以为然:“《牡丹亭》看多了,也有腻味的时候,昆曲既要追求高雅,也要平民化,内容丰富才更有生命力。”他告诉记者,有一次去上海开会,当时的文化部艺术局局长曲润海就高度肯定湘昆,说少了湘昆,昆曲也就不那么完整了。

“湘昆既要姓‘昆’,也要姓‘湘’。”雷子文对此有他独到的理解。姓“昆”,就要像传统的昆曲一样更规范,更细腻;姓“湘”,则是浓郁的生活气息不能丢,火辣辣的地方特色也不能丢,总之,要有一股子“辣椒味”。

“辣椒味”的湘昆也得到了郴州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从2010年开始,湖南省昆剧团主办的每两年一届的“湘约郴州”全国经典昆剧剧目展演,就开展得有声有色,湘昆,已成为郴州一张最好的文化名片。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