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侠骨柔肠王洪玲

[来源:艺术中国]  [2014/8/14]
侠骨柔肠王洪玲

“侠骨柔肠”是一个被用得太频繁而几乎失去了意趣的词,可每当与北京市河北梆子剧团团长王洪玲交谈,这个词总会情不自禁地跳进脑海——她在台上风华绝代、仪态万方,在台下坚韧不拔、雷厉风行,“侠骨柔肠”与王洪玲贴合得丝丝入扣。

她带领她的剧团南征北战,屡屡载誉而归,“我演出从不觉得疲惫,我太爱舞台。”

两个月,一辈子

王洪玲的父亲是琴师,她从小就常常看到叔叔、阿姨来找父亲吊嗓、学戏,尽管当时只有七八岁的王洪玲并不理解唱词的意思,但她很快就能记住唱腔,板眼毫厘不爽。那些腔调仿佛天生就储存在王洪玲的身体里,11岁时,她顺利通过三次考试进入当时的河北省艺术学校,是那样水到渠成。

王洪玲的嗓音正像她的名字,洪亮而如银铃般清脆。至今她还记得去河北省艺术学校考试那天,她一开口,主考老师和等在教室外的家长们都交口称赞,那种感觉正如若干年后她摘得梅花奖一般,骄傲而欣慰。

在河北省艺术学校,王洪玲遇到了她的恩师贾桂兰。经过一段时间的在校学习,贾老师从暑假起给王洪玲“开小灶”,王洪玲的食宿都在贾老师家里。因为暑假不能回家,王洪玲还狠狠哭了一通,现在想来,自己也觉得又可爱又好笑。“如果没有在贾老师家学戏那两个月,就不会有后来的我。”王洪玲说。

回首往事总是带着些从容的,但对一个小女孩来说,当初那两个月并不好过。每天早上天蒙蒙亮就要起床,6点必须赶到贾老师家附近的一处菜园,那是王洪玲喊嗓子的地方,一练就是4个小时。而且从家到菜园,贾老师要求王洪玲用跑圆场的碎步跑去跑回,赶上下雨就打着伞跑。王洪玲已经记不清多少次与路人异样的眼光对视了,只记得后来无数人称赞她的圆场利落、漂亮,就像飞起来一样。

一路碎步跑回家,下午还要学戏、练功。贾桂兰对王洪玲要求严格,有时王洪玲觉得贾老师真坏,不想理老师。可是贾老师是爱之深才责之切,她看王洪玲脸色总是发黄,就时常给她包茴香馅的包子,据说吃茴香补气血,气血足了脸色好看。然而王洪玲并不喜欢吃茴香,甚至几次吃得感到恶心,可她心里是高兴的:这是老师的爱,质朴而热烈。

口中的黄土,艺术的根苗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王洪玲跟贾老师学了许多戏,《三娘教子》、《穆桂英挂帅》、《窦娥冤》……她很快就成了学校的尖子生,毕业后顺利进入了梦寐以求的河北省河北梆子剧院,与倾慕已久的齐花坦等老艺术家成了同事。

然而老艺术家们当时正值盛年,小字辈进入剧院自然要从跑龙套开始。从18岁到24岁,王洪玲几乎把旦角能跑的龙套全部跑过了,这期间间或也有一闪念的动摇:要不要像许多同事那样改行呢?可对舞台的眷恋迅速战胜了改行的念头。1996年左右,王洪玲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成了剧院能唱大戏的角儿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那段时间,王洪玲作为主演随团下乡演出,常常一连演好几个月。一个瘦弱的女孩,扛着行李,穿着军大衣动身,然后穿着单衣回程。连夜赶场,在那时是家常便饭。

王洪玲说:“当时条件比较艰苦,女同志也得卸车、装台。”然而所谓舞台,也不过是帆布和木棍搭起来的棚子,甚至一个仅比周围略高的小广场。王洪玲说:“有一次演出的小广场正好在风口,一句唱腔唱完,嘴里全是土。”泥土的滋味大约是苦涩的,可王洪玲觉得这让她抓住了河北梆子艺术的根。直到今天,王洪玲来到北京多年,还有很多河北老乡惦记着:“王洪玲什么时候还来演出啊?”

心中的谋划,台上的风神

王洪玲付出了辛苦,赢得了口碑。她多年来的所得与所失皆是因为戏曲,她的人生已经与河北梆子紧紧连在一起。

2000年,年逾而立的王洪玲有了冲击梅花奖的想法。几经各方面的协调沟通,终于决定在2002年排演《浣纱女》和《吴汉杀妻》冲击奖项。这样一来,原本努力的王洪玲更加努力,简直近于拼命。她向剧院争取到一间会议室作为排练场,在水泥地上反复练习跪步、蹉步等技巧。“那段时间我膝盖上的伤口几乎没愈合过,练功服上总有血迹。”王洪玲说得轻描淡写。当时许多导演、老师心疼她,纷纷说:“闺女,悠着点,要注意点身体!”可是王洪玲从没怠慢过。无论脚下是厚厚的氍毹,还是冰凉的水泥,无论头上是熠熠灯光,还是沉沉夜色,王洪玲一样一丝不苟,这就是王洪玲何以成为今日的王洪玲。

2002年,王洪玲一举摘得第二十届中国戏剧梅花奖。也正是这次夺奖的演出,让王洪玲获得了北京市文化部门的关注。2004年,王洪玲正式调入北京市河北梆子剧团。

排戏、演戏,经过多年磨炼,王洪玲能够驾驭所有舞台。

王洪玲爱美,作为旦角演员,她甚至比普通人更加爱惜容颜。2011年担任北京市河北梆子剧团团长之后,她发觉自己仿佛衰老了许多。“当了团长后,要操心的太多了。”王洪玲每天都要到剧团坐班,周末一般还要演出,即便回到家,心心念念的也是团里或台上的事情。“我家人说我三句话不离本行,好像24小时都在工作,或许这样不好,可是身在这个位置,我得对得起大伙儿。”
西汶艺术网
前不久,“三地同唱盛世曲携手共筑中国梦”——2014年京津冀河北梆子优秀剧目巡演(北京站)完美落幕,专家肯定、叫好,戏迷直呼过瘾,殊不知王洪玲为此付出了多少心血。为了协调这三地四团的时间、戏码,王洪玲开了无数次会,打了无数的电话,前后奔走,嘴唇上的火泡肿得老高。

除了幕后,还有台前——王洪玲主演的《北国佳人》也要参加这次巡演。自从2013年,表现传奇坤伶刘喜奎一生起落的大戏《北国佳人》建组以来,王洪玲查阅了大量资料,看了许多老电影、老照片,还多次到刘喜奎墓前拜祭,以此钩沉前辈散佚于历史中的风神,把这种心领神会化作舞台上的举重若轻。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不仅运筹帷幄,更要以身垂范。要带领一个剧团向前走,不殚精竭虑怎么行?许多时候,真觉得王洪玲是位“女侠”。

团里每有演出,王洪玲必定会在开演前给演员开会,“舞台不可欺,观众不可欺,艺术不可欺。”她发扬和传承的,除了艺术,还有品格。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