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坚守传统相信传统——评剧《三节烈》观后

[来源:艺术中国]  [2015/7/6]
坚守传统  相信传统

——评剧《三节烈》观后

芸窗无尘主人

《三节烈》又名《绣鞋记》、《春秋素烈》,是评剧创始人成兆才编写的一出评剧,于1917年经仁善年、金开芳首演于唐山永盛茶园,距今已有近百年的历史。此次,锦州评剧团为了压缩演出时间,又对剧本进行了一定的剪裁,使一出闪烁着评剧传统光彩的经典剧目,在其首演的98年后再一次搬上“首届辽、吉、黑、蒙四省地区地方戏曲优秀剧目展演”的舞台,并受到辽沈地区评剧观众的热烈欢迎,此举无论从艺术欣赏价值,还是从历史文化价值上看,都是值得肯定和思考的。

《三节烈》经成兆才创作并被搬上舞台后,该戏就始终广泛地活跃在评剧舞台上,而后又经过数代评剧艺人的实践、打磨以及传承,不仅使这出戏在情节和人物形象上趋于完整和丰满,更使其表演艺术在历代评剧表演艺术家的加工与传承中得到了强化和积累。作为评剧的优秀传统剧目,《三节烈》的故事虽是流线性的发展脉络,但它的情节并不简单,归纳来说,《三节烈》中有两条主要的人物和故事线索:一条是书生王定保因和同学赌钱欠下赌债,到舅父家借钱还债,恰值舅父外出,只有自己的表姐,也就是自己的未婚妻张秋莲与表妹张春莲在家,春莲、秋莲因手中无钱,春莲乃将自己的衣物借给表弟典当借此还债。不料,又值当地恶霸武举人李佩威家中失窃,李武举诬告王定保用来典当的衣物是从他家行窃的赃物,并买通县官沈不清,遂将王定保屈打成招羁押在监。春莲、秋莲姐妹闻讯,不畏艰险,越衙告状。知府赵华光传来李武举质问,李武举辩称典当包裹中的绣鞋是自己胞妹所绣,知府遂令李之胞妹上堂试穿绣鞋,李武举无奈将强掳来的民女赵素琴叫到堂上,代胞妹试穿绣鞋——这也就引出了本剧中的第二条线索:赵素琴因灾荒与父母投靠叔父,中途父亲赵华恩竟被李武举打死,并强行掳去了素琴,意欲霸占。赵素琴佯装李武举的胞妹上堂回答,慷慨陈词,历数李武举的恶行,不料堂上问案的知府赵华光竟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叔父,最终案情大白,赵素琴与母亲及叔父团圆、王定保被无罪开释,李武举和沈不清得到制裁,全剧以大团圆结局告终。正是春莲、秋莲、素琴三名待嫁女子的不畏权贵和敢于抗争,才使因“绣鞋”而起的一桩莫须有的冤案大白天下,这也是该剧除叫《绣鞋记》之外,还叫《春秋素烈》和《三节烈》的缘故。

(评剧《三节烈》剧照,锦州评剧团演出)

从情节之外的表演艺术看,剧中无论是张春莲、赵素琴、张秋莲三个小旦,还是小生王定保、老生赵光华、丑角沈不清、花脸李武举、老旦赵母等,每个人物都有其精彩的演唱或表演。例如,剧中张旭红饰张春莲演唱的“跪至在大堂连把头叩,青天的老大人听从头”和倪佳新饰赵素琴演唱的“赵素琴跪大堂珠泪滚滚,青天的老大人细听从前”等唱段不仅是该剧的重要唱段,还是传唱不衰的评剧经典唱段,而在辽宁的一方水土,这些又凝聚了“花派”创始人花淑兰老师的智慧与心血,被赋予了“花派”显著而浓郁的演唱风格,因此该剧也是公认的“花派”名剧。此外,乐队还在“赵素琴跪大堂珠泪滚滚”唱段前通力演奏了评剧的著名过门——“大三顿”,这个花过门的运用,不仅是评剧乐队单纯意义上的技巧展示,它更有利地配合了赵素琴在丧父被掳之后,此刻在公堂申诉时,人物内心委屈、激动、复杂的情感宣泄以及外化,从而在乐队技巧展示的同时,更是戏曲艺术中技巧为人物情感和剧情服务的典范。

(评剧《三节烈》剧照,锦州评剧团演出)

锦州评剧团演出的《三节烈》剧场效果火爆,得到了到场观众的一致认可。究其原因为何?我以为,在戏曲观演关系中“老戏老演”现象的背后,还有其不可忽视的对历史和文化价值的思考。

无论是大团圆的喜剧结局,还是惩恶扬善的浩然正气,抑或三名妙龄少女的坚毅果敢以及本剧一波三折的剧情发展,可以说,该剧无处不体现着李渔对“传奇”定义的界定——无奇不传的特征。评剧《三节烈》虽历经近百年的洗礼,但迄今它仍然是评剧观众喜爱的经典剧目,归根结蒂,这是由该剧在秉承了评剧乃至戏曲观众因长期看戏所形成的审美需求所决定的,而这种已经形成并固定的审美需求所承载的恰恰是中国古典戏曲的创作传统和传统文化精神的延续。与其说,《三节烈》是借助曲折动人的情节和精湛超群的表演赢得了戏曲观众的赞许,不如说,是蕴藏在评剧《三节烈》剧目血液中的“文化基因”,赢得了当代观众的青睐。此次,锦州评剧团克服了重重困难,把《三节烈》搬上“四省地区地方戏曲优秀剧目展演”的舞台,一方面用实际行动向全省评剧观众展示了自己的实力和能力,更让人欣慰的是,这也从另一个方面反映出了锦州评剧团对于传统评剧以及戏曲传统的坚守和自信。

如果说锦州评剧团的《三节烈》在舞台呈现中还有所不足的话,我以为对原剧本的取舍剪裁上还存在商榷空间。减去枝蔓固然是为了压缩演出时间,但目前采取的剪接方式无异于对赵素琴这条人物故事线是显著的伤害,这么处理既破坏了三个“贞洁烈女”在格局上的平分秋色,还冲淡和弱化了李武举恶贯满盈、天怒人怨的必要铺陈,使恶霸李武举“坏”得未免过于简单和概念化。另外从整体上看,“红花”和“绿叶”的实力及舞台表现,距离戏曲舞台上的“一颗菜”还有一定的差距,配角们的表演从整体上再提高和齐整一些一定会取得更上一层楼的艺术效果。希望锦州评剧团能在未来的演出实践中,齐心协力,积累更多经验,在现有的基础上把《三节烈》提高打造成为本团高水准的保留和传承剧目。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