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广东潮剧院二团作曲新秀陈彦桐

[来源:艺术中国]  [2015/7/9]
一曲新词 春风暖
艺术中国
——记广东潮剧院二团作曲新秀陈彦桐

素有“南国鲜花”美誉的潮剧,深受海内外观众喜爱,也具有无限的艺术生命力。一个优秀剧种的发展需要有更多的艺术新人涌现,潮剧也不例外。我们欣喜地看到,在今天的潮剧舞台上,同样出现了不少很有潜力和前途的艺术人材。他们是潮剧未来的希望,也是当前潮剧舞台的生力军。

与潮剧舞台上光采照人的一线演员不同,作为潮剧作曲新秀的陈彦桐,人们要更加的陌生,不错,他是幕后英雄,只是默默的奉献。

笔者近日欣赏潮剧《女钦差》、《西汉宫》等一批新剧目,感觉耳目一新,尤其觉得其中的曲,更是很有新意和韵味。一打听,这是潮剧名作曲家李廷波的学生陈彦桐所作,果然名师出高徒,让人刮目相看。

勤学苦练苦亦乐

陈彦桐是普宁人,出生于潮乐世家。父亲陈钦文熟悉多种乐器,是揭阳市音乐学会副会长、惠来县潮剧团的领奏和作曲家。耳濡目染,使陈彦桐从小就深爱潮乐,在考入汕头市戏曲学校之前,他就熟悉多种乐器,而1992年,他的入读汕头市戏曲学校,就更是如虎添翼,不但得到专业的培训,理论上也得到很大提升。那几年,他充分吸收老一辈潮剧作曲家的艺术精华,不少潮剧经典如《陈三五娘》、《苏六娘》、《告亲夫》、《刘明珠》等,他几乎一句句解读、悉心揣摩,体会其韵味、旋律,体会前辈乐人运作之妙,很有所获。在别人觉得很苦的生活中,陈彦桐却深感快乐,他如坐春风,“暮春三月……”、“春风践约到园林……”、“弱质良家女,遭陷苦悲哀……”等等,不同的乐曲让他有更多不同的体会,并从中获得快乐。
艺术中国
陈彦桐说,有一次戏校排练潮剧《告神》,焦桂英被休后在海神庙的那段唱,字字血,声声泪,是如何的动人心弦。他说,那时他真正地被震憾了,开始下定决心走作曲之路。

他向丁振钦、王志龙老师请教,刻苦学习潮乐传统曲牌,学作曲。他牢记父亲的教诲,注重对重六、活五、轻六、反线四个调式的把握,尤其注意重六、活五分开,轻六、反线分开的作曲原则。他购买唐诗宋词来练习谱曲,常常是忘了睡觉,他把别人用在娱乐的时间都用到了刻苦学习中,难怪基本功如此扎实。
艺术中国
师从名家雏燕飞

毕业后,陈彦桐被分配到广东潮剧院二团当司鼓。但在陈彦桐的艺术生涯中,他最大的幸运则是,遇到了一位名师,就是李廷波先生。李廷波为陈彦桐的艺术毅力,更为他的好学不倦的精神所打动,决定无保留地把自己几十年来积累下的艺术经验倾囊相授。

李廷波的教导,陈彦桐深深牢记着,他记得,老师告诉他,作曲前一定要研读剧本,根据剧情确定旋律;采取伸缩法和移位法使旋律更加优美;唱词和段句的作曲要做好,以及一定要增强艺术修养学习,等等。他总是努力按照老师的话去做,所以进步很快。在省市举行的潮剧演艺大赛中,他作曲的《小宴》、《孔雀东南飞》、《活捉三郎》等剧都获金奖,同时作曲的《投江》、《苏武牧羊》、《追韩信》等也获奖。他的艺术才华赢得了人们的关注。但是,陈彦桐没有自满,他知道一切只是刚开始,他知道要不断挑战自己,就必须敢于啃骨头,而为大型古装潮剧《女钦差》作曲,就是他的第一部大型作品。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他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认真阅读剧本,根据剧情定旋律,为各场次做曲乐组合;研究人物性格,按照李廷波所授,使全剧和各场次协调统一,并确定各场的主题音乐,使之更符合剧情。如下集第三场女钦差凌君在睡梦中与丈夫相会,陈彦桐运用重六音乐,女主角唱后,丈夫以鬼魂出现,乐师以锣曲配奏形式,把当时人物的悲伤情绪表现出来,也体现了剧中人为民除害的决心。激越的打击乐与唱腔的组合,把人物和场景表现得很到位。

笔者欣赏至此,每每拍手叫好,一个年青的作曲家能够表现得如此之好,真是非常难得。我为此而深感欣慰。

以曲传情表人物

在潮剧中,音乐不是背景或者陪衬,而是刻划人物,表现剧情的重要手段,如何发挥音乐的重要作用?是很值得每一个作曲家考虑的。当然,音乐不同于图画和文字,在不少人看来有些虚无缥渺,其实,有作曲家说:“音乐是上界的语言,似乎如春烟夏云,虚幻无格,那七个阿拉伯码由作曲家灵感的跳荡,去随意编织。”好像很自由的,但只有深入其间,才知道这自由却也是有代价的。要咬紧剧本和人物来进行创作。

陈彦桐说,他从马飞和老师李廷波的创作中深刻地体会到,作曲不能游离于剧情和人物,要贴着人物进行创作,这很重要。他特别提到为《西汉宫》作曲,说上集第三场,演汉武帝的是老生演员,如何切合于其角色特点,表现汉武帝的雄才大略,又能表现他此时所受的一时之蔽,是很费苦心的。当时陈彦桐在排练时根据情况不断调整和变调,努力探索适合形式。开始考虑用F调,但演员表示难唱,也觉得不能更好地表现人物的情绪,结果他最后决定采用音阶较低的C调,由F调到C调,他终于找到了较好的表现方法。而下集第六场是戏的结束,也是戏的高潮所在,作曲难度更大。有一段曲甚至多达几十行,要抒发人物波澜起伏的情绪,充分展现其复杂的内心世界,如何才来用音乐淋漓尽致地表现?陈彦桐于此也有较佳的处置。这一段的曲作得很好,不但我觉得好,连他的老师李廷波也难得地露出了欣赏的笑容。
艺术中国
陈彦桐还很年轻,他的表现让人高兴。当然,艺途无止境,未来他还有更长的路要走,我们相信他一定会取得更大的成绩。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