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作词人李广平:音乐喂饱很多人,他们不是音乐人

[来源:解放日报]  [2012/6/23]
音乐人维权,近年来并不罕见。

从集体叫板网站“百度”免费下载音乐,到争取终结背景音乐“免费时代”;从汪峰叫停“旭日阳刚”无度表演《春天里》,到《打起手鼓唱起歌》作者施光南的家属状告刀郎擅自翻唱,桩桩件件都围绕着音乐作品的著作权。

近日,国家版权局公布了《著作权法》修改草案,并向社会公开征集意见。草案一出,音乐人担忧其中的部分条款会使音乐作品版权得不到妥善保护,法学专家则指出其中不乏误读。还有人提到,在美国,一曲《祝你生日快乐》至今每年能唱回来百万美元版权费。

担忧也好,误读也罢,在这次法律草案的意见征集过程中,各方坦诚己见,公众也于争论中渐渐明了音乐著作权的真实存在。

要还音乐以法律尊严,不是单靠立法就能解决的,更重要的是促使全社会形成尊重音乐著作权的法律常识,而这也是将《著作权法》修改草案交由社会讨论的真正意义所在。

“音乐喂饱了很多人,可他们不是音乐人”
艺术中国
《著作权法》修改草案被热议,在音乐人与法学专家各抒己见的同时,也激起一些普通民众对音乐著作权现状的关注。

业余热衷吹奏萨克斯风的潘先生对此事颇为关心。几年前,萨克斯风演奏家肯尼·基来上海时曾被问到,他的《回家》屡屡被拿来用作商场“闭门曲”或地铁、公交车的“终点站曲”公开播放,他一脸苦恼地感慨从未收到任何版权费。“这实在太叫人脸红了。”潘先生说道,“希望经过这次热议,人们能更加明白音乐也有著作权”。

“未授权可翻唱”是此次草案的一大争议点。在市民庞小姐看来,“问题的关键还在于作品被任意翻唱、使用时不尊重原作者的权益,其实建立在互相尊重权益基础之上的翻唱,很可能创造双赢的局面”。比如,已故歌星惠特妮·休斯顿的代表作《我将永远爱你》,翻唱自美国著名乡村女歌手桃丽·芭顿1973年创作并推出的原版作品。靠着惠特妮的翻唱,芭顿拿到了3000多万美元的著作权费,而惠特妮也通过这首歌,一举跨入巨星行列。

可见,真正令音乐界尴尬的不单是立法有待完善,还在于人们对音乐著作权的尊重尚未形成。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全国各地平均每天举办几千场演唱会,每场演唱会依法应缴纳门票收入的2.5%-7%作为作品使用费,但词曲作家大多收不到钱;一首广受欢迎的歌曲彩铃,会被下载超过千万次,只有极少一部分费用到了词曲作家的手里,大部分被运营商和代理商拿走;国内有巨大的KTV消费市场,有数不尽的宾馆、饭店、商场在播放音乐,可至今上缴版权费者寥寥;每天,人们通过网络免费下载、播放海量音乐,这笔版权费更无处讨要。难怪著名作词人李广平感慨:“音乐喂饱了很多人,可他们不是音乐人。”

“如果这里也有权威机构向我提供这个数据,我会非常乐意支付音乐版权费”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在一家规模不小的连锁理发店里,宽敞的店堂里正播放着汪峰创作并演唱的歌曲《春天里》,一位理发师和他的顾客随着歌曲的旋律用脚打着拍子。

歌声中,记者向店长王先生询问:“店里在营业时间播放音乐,是否支付了版权费用?”

“我知道按照法律规定是要支付的,但从来没人来收过,我们也不知道要交多少,该交去哪里。”这位店长答得坦诚。

事实上,按照现行《著作权法》,对商家在公共空间播放音乐的行为,都应当收取一定的版权费用。在《著作权法》修改草案中,将这个统一收取费用的权利一股脑交给了我国唯一的音乐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简称“音著协”)。一些音乐人对“音著协”形同垄断的权利表达了担忧。

为此,记者采访了汪峰所在的北京丰华秋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企划总监瞿婧宇,她没有过多谈论“音著协”,而是向记者介绍了英国的音乐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PRS formusic”的一些做法。

PRS是一个非营利性且不强制加入的服务机构,它根据各个公播渠道的曲目单、播放次数向创作者付款,每年分四次发放并附上明细。PRS会员可登录到会员账户,查看自己的音乐在哪里被使用,使用者支付了多少费用等详细数据。

该机构有详尽的收费标准,比如一家理发店里有5位理发师和5个理发座,一年要交70多英镑的版权费用,以此为基础,每多5个理发座就再加约27英镑。同样,对宾馆、商场、咖啡店、广播电台等都有达成共识的计费方式。

这个机构令人称赞之处还在于,它不仅向公播渠道收费,还会告诉对方为何要收费。比如,在PRS的官网上以数据告知理发店:调查显示,61%的顾客会因为理发店里的音乐好听而再光顾这家店。

当记者把这个统计数据告诉王店长时,他决定更认真地斟酌店堂音乐,“如果这里也有权威机构向我提供这个数据,我会非常乐意支付音乐版权费”。

一些人对著作权保护的认知度太差,“这比不给钱可怕得多”

著名词曲作家谷建芬说起自己在一次全国人大会议上的遭遇,“我的提案一直与版权有关,一次有位代表指着我骂,谷建芬你怎么不要脸老要钱,怎么不懂学雷锋”。这使她深感一些人对著作权保护的认知度太差,“这比不给钱可怕得多”。

许多时候,音乐人要的不是钱,而是创作者的尊严;享用者付出的也不只是金钱,更是以此向艺术致敬。

在音乐著作权领域,有一个相当著名的例子——闻名世界的儿童歌曲《祝你生日快乐》。

美国华纳/夏培尔音乐公司自1988年取得 《祝你生日快乐》的版权后,据其在2008年的统计,这首仅有6个音符的歌曲每年能为公司挣得高达200万美元的版权费。在影视作品、广播电台以及各种公开场合中使用这首歌曲要支付许可费,任何制造能够播放这首歌曲的玩具和音乐贺卡的制造商要支付许可费,甚至某人演唱这歌时,在场的听众有一定数量并非亲友,也要付费。

于是,在美国有不少餐馆和娱乐场所不允许员工为顾客表演这首歌,常常大家一起大喊一声 “生日快乐”就算庆祝了。据说,电影里每次使用这首歌,也要支付1万美元左右,所以很多电影里的生日歌只唱一小句,或者干脆用别的歌曲代替。只有在《蝙蝠侠前传》这种华纳自己投资的电影里,才能看到《祝你生日快乐》被潇潇洒洒地从头到尾唱一遍。

事实上,这首歌的原曲作者已去世几十年,其版权状态已经不够明朗,但在华纳声称“未经许可在公开场合播放这首歌,在技术上是不合法的,除非向他们支付版税”后,人们仍愿意谨慎使用,并为这首再简朴不过的歌曲支付版权费用。与其说这是守法,不如说是整个社会在表达对音乐著作权的极大尊重。

海顿说:“艺术的真正意义在于使人幸福,使人得到鼓舞和力量。”美好的音乐拥有这样的力量,而无论是音乐的创作者还是传播者、欣赏者,都应珍惜这种力量,并从尊重音乐著作权做起。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