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高晓松:这个时代很喧嚣 更需要点安静的音乐

[来源:京华时报]  [2012/6/23]


如今的高晓松正不再慌张。本报记者胡雪柏摄
艺术中国
身为中国“校园民谣”的旗手之一,高晓松创作的《同桌的你》《恋恋风尘》等歌曲早已与人们记忆中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融在了一起。如今,已过不惑的他仍然精力充沛,频频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开演唱会、出新书、主持脱口秀……近日,高晓松做客京华茶馆,畅谈自己的心路与近况,他说,“我曾经是好时代里的坏孩子”。

□谈演唱会

用木吉他唱点成长

16年前,高晓松曾在南京举办过一场个人作品演唱会,用他的话说,“那一次是用荷尔蒙举办的演唱会”。而今,随着岁月的流逝,高晓松说自己越发怀念从前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4月28日,他将在北京万事达中心,为自己的作品全国巡回演唱会拉开帷幕。高晓松自己做主持,刘欢、小柯、老狼、叶蓓、郑钧、谭维维、萨顶顶等歌手登台演唱他各个时期的代表作。

高晓松认为,这个时代比16年前更需要一点安静的音乐。“16年前,整个社会很安静,我们却是一群喧嚣的孩子,弹琴、谈恋爱、叛逆、流浪。所以我说我们是‘好时代里的坏孩子’。现在这个时代很喧嚣,听不见铃声、钟声,甚至人家说爱你,你可能都听不见。所以我反而想开一场安静的音乐会,用木吉他,不喧嚣地唱点成长,让大家从这个喧嚣的世界里走失两个小时,静下来,听一听自己内心久违的声音。”

□谈过去

我的青春也很慌张

高晓松说,到了不惑之年,自己至少清楚了一件事情,“就是我明白的事情就是我能明白的,我不能明白的事情我也不用明白。但年轻人不是这样。年轻人的慌张来自于你想明白每件事,但你永远不能明白这个世界到底真的是什么样。”他说,慌张是年轻最重要的标志,现在能够回想起来的青春几乎都是慌张的,而且跟得到了什么没关系。“我家庭环境也不错,读的是最好的学校,22岁就发财了,23岁就开林肯了,24岁就出名了,拿着三万块的大哥大了。但我就觉得这是一场戏,肯定有落幕的时候。”

在新书《如丧》里,他给1988年时的自己写了一篇文章。“1988年我刚上大学,那是我和北京共同最好的时光。在这篇小说里,我遇见了那一年的我,我告诉他后来发生的好多事情,告诉他我怎么把他的理想都没实现,钢铁就这样没被炼成。”说到这里,高晓松一直飞扬自信的脸上滑过一丝失落。“我有时想,那时的我如果真的遇见现在的我,真得哭死。胖了吧唧、满脸横肉、非常市侩、能应付所有的事情,也不再坚持什么东西,他肯定很生气。”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

□谈音乐

民谣重要的是内容

谈话中,高晓松还提到了国内民谣的现状。他认为,与过去相比,现在需要音乐的人更多了,从市场角度来讲,当然是更好。从创作角度上讲,他认为却是更差,但还会好起来的。“因为创作是有大年小年的,我们出来的时候正好是大年。最近的一个大年是在本世纪初,这边有朴树、许巍,那边有王力宏、周杰伦。之后就进入平庸时代了,我觉得也不能赖到某个人身上。”但他表示,大年一定还会来,艺术能够活到今天,就是因为有这个规律。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高晓松说,他从不认为有一种音乐叫做校园音乐。民谣就是民谣,只不过他们那一代做民谣的人正好都是大学生,而今天的民谣反而全部来自大学以外,比如周云蓬、万晓利、川子等歌手,因为他们更贴近社会。“民谣都是来自少数人群的思考,它重要的是歌词和内容,而不是音乐玩得有多高级,因为它就是一把木吉他。”在现在国内的民谣歌手中,他个人比较欣赏李志和万晓利两位歌手,“词曲唱各方面都比较全面。”

□谈家庭 女儿爱唱我写的歌

当话题进入到“家庭”这个领域时,高晓松本能地放下一直扬着的手,眼神里出现一丝抗拒。但提到4岁半的女儿时,他又不由自主地微笑了。他说,女儿会唱《同桌的你》,而且是主动要求学的。“她说,‘爸爸,你给我唱《同桌的你》,唱一百遍。’我就唱一百遍。”

高晓松说,给小孩儿唱歌很有意思,尤其是夫妻俩一块儿给她唱的时候。“我和太太一块儿给她唱,还很增进感情。尤其是开着车在路上。昨天我们还在北海的船上一块儿给她唱《让我们荡起双桨》,结果我们俩同时唱成‘水面倒映着碧绿的白塔’。后来我们想,为什么倒映着碧绿的白塔?什么意思?很有意思的。”说完,他哈哈大笑了起来。

对于女儿的教育方式,高晓松奉行自然,他说,女儿比自己小的时候要聪明,“我不要求她干吗,成功的人没几个。你要求她半天,她没成功,还会恨你。‘你老说我聪明,我怎么就没成功啊。’我觉得对孩子教育能让她混得心安理得,也不自责,这是父母最大的成功。”

而说起自己80后的太太,高晓松也没刻意避讳,但表示自己甚少和太太交流音乐方面的事,“我回到家都不太听音乐,我车里全是马三立、郭德纲,因为一听音乐就觉得是上班了。”

□谈朋友

宋柯卖烤鸭劳动有回报

今年,高晓松推出了网络脱口秀节目《晓说》,上线后引起了褒贬不一的评价。提起做这个节目的初衷,高晓松坦言完全是临时起意,现在视频网站都在走自制节目的道路,脱口秀是一个经济实惠的方式,于是想到了它。“对于这个节目,我没什么要努力的方向,这些段子我在饭桌上都跟人说过,说着说着人家就把筷子放下来了,愿意倾听。但如果说着说着人家拿起筷子接着吃,那我就不说了,因为那不吸引人,所以我每次在节目上说的都是经过市场检验的话题。

谈到宋柯、老狼、叶蓓等一干老朋友,高晓松表示他们也和自己一样,仍然在做音乐。“宋柯暂时开烤鸭店去了,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我得体会一下我的劳动人家愿意付钱。’因为没有一个人吃完一只鸭子说‘我应该白吃,你鸭子收钱就是不为人民服务。’可是做音乐比做一个鸭子花的钱多了,付出的劳动也多,可是大家就觉得‘凭什么听音乐就要给钱啊,你要钱就是为钱做音乐,你就不是艺术家,我就不爱给钱。’宋柯已经被网络侵权伤透了。未来他还会回到音乐这一行里,但他得先卖两只鸭子,体会一下劳动有回报的喜悦。”
艺术中国
■茶博士札记

打上领带遮盖肚子

高晓松来到现场后,一名工作人员对他说:“您现在的穿着还真的是挺时尚的。”高晓松幽默地对大家说:“别着急啊,等我把我那条领带系上啊,那样就更帅了。其实告诉你们吧,我那领带的主要作用是能帮我遮遮我这将军肚儿。”

茶博士谢语

(记者聂宽冕)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