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两岸音乐人生存现状调查,大陆最差

[来源:时代周报]  [2012/6/23]
时代周报:在大陆,靠版权是过不下去的。

李广平:台湾音乐界有一个名言:最红的那首歌一定可以买一辆宝马—那还仅仅只是词曲作家,不是歌手喔。写《谢谢你的爱》的台湾作曲家林秋离,最火的一年,收了80万台币的版权费。但在大陆呢?高晓松算是填词人里过得最滋润的,主要收入是当评委。毛宁一场演唱会将近40万元,但是写《涛声依旧》的陈小奇能收多少钱?

时代周报:也就是说在台湾和香港,好的创作人可以过得很好,但在大陆就不一样。

李广平:对。所以我老是跟年轻人说,我们是入对了行业,生错了地方。所以这一次的著作权法修正案是一个很好的普法过程,让我们音乐人都细读了这个法律,原来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认真读的,一旦认真读了,会学到很多东西。

周小川(唱片公司发行人):
艺术中国
在内地找不到地方买正版

周小川是星外星唱片公司老板,四年前,星外星就已经是中国最大的唱片发行公司,和金牌大风、华纳、天娱传媒、BMG、环球、滚石等国内外著名唱片品牌展开各种合作发行唱片。关于这次的《著作权法》草案,他有他的看法。

时代周报:唱片业很惨吧,宋柯现在都去卖鸭子了。

周小川:我觉得宋柯去卖鸭子只是一个噱头,我个人认为他没有离开这个产业,他现在在整合一些版权资源,做一些运营。后来宋柯又说,音乐不死唱片(所有的实体唱片)死了,我是完全不认同的。

时代周报:为什么?

周小川:不随便瞎说,我们举些实例。去年,阿黛尔全球卖1800万张实体唱片哦;Lady gaga去年在美国本土卖了500万张;泰勒•斯威夫特,去年那个格莱美最佳先锋民谣,她第二张专辑在美国发行,第一周就卖了105万张。在内地的话呢,我们以前做过一次广州、深圳的调查,大概有一百家店,97%是盗版碟。这个事实表明中国还是有很多人在买唱片,可是97%都是盗版。

时代周报:为什么买到的都是盗版?

周小川:以前唱片市场的管理部门是文化部,文化部在2008年把这个管理权移交给了新闻出版署,移交了三年还没有移交完毕,没有移交完毕的地方就三不管。所以从2008年开始到现在,沃尔玛超市、家乐福、新华书店都在卖盗版。只有盗版商才能低成本进入这些超市,我们是不可能的。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但是我们最可怜的是什么?是音乐的销售市场很小。中国至少有100亿元的销售市场,唱片市场是死的吗?没有。如果说要死的话,按行内人去看,绝对90%是盗版造成的。我去台湾、香港走了一轮,发现在台湾、香港找不到地方买盗版,在内地找不到地方买正版。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如果在中国大陆找不到地方买盗版,中国音像产业至少要翻十倍。

邓伟标(作曲人):

整个唱片工业早就完蛋了

邓伟标是广东知名的作曲家、制作人。20世纪90年代,曾任太平洋影音公司总经理助理,包装合作过的歌星包括王磊、光头李进等……从2005年开始,他改行制作没有人声、没有歌词的室内音乐。他说在当下的音乐市场,这也是不得已的选择。

时代周报:你主要靠什么为生?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邓伟标:我每年都有大量作品的委约,就是委托合约。唱片公司委托我创作,我收稿费。一年会做三张CD,收入不太方便说,养家糊口还行。坦白说,我在这个国家,绝对是前十名。在大陆单纯靠作曲生存的应该数不出十个。
艺术中国
时代周报:两岸的音乐人,哪个地方的活得最滋润?

邓伟标:从法律层面上来说,当然是香港。香港是完完全全按照英国法律,很严谨;台湾总是有人钻空子。但总的来说应该是台湾,因为香港的市场真是太小了。

时代周报:林夕每年是不是收很多钱?

邓伟标:现在的市场不好,林夕都是先预收5000港元版税,然后版税扣回5000港元,剩下的都按版税结。以前市场正常的时候,无论多大牌,连黄霑、顾家辉都不会预收的,因为大家信得过。现在就不同了,因为有很多做完以后就没有版税收了。

时代周报:你如何看待这次新修订的《著作权法》草案?

邓伟标:大陆的整个唱片工业早已经被盗版摧毁了,早就完蛋了,在唱片工业生产链还没有正式成型的时候就已经完蛋了。我们中国从来就没有过一天有过正常的唱片工业,80年代末90年代初,本来是可以将中国唱片工业创立起来的,结果这个生产线大部分都去做盗版了。如果在这一次新的修改还不着重保护著作权的话,整个音乐就没有办法往前发展。以前一直没有人关心著作权法,大家当它透明,第一次关心就发觉怎么那么多问题啊。其实以前那个是更惨不忍睹的。

向雪怀(香港著名作词人)

很多时候,政府应该做点事

向雪怀是香港著名作词人,在内地音乐人的心目中,他地位崇高,甚至有一种说法,认为中国内地所有的音乐创作人都应该感谢他。他写出了那么多脍炙人口的作品,谭咏麟的《朋友》、关淑怡的《难得有情人》、黎明的《夏日倾情》等都出自他手。在音乐版权方面,他更是香港和内地音乐人的引领者。1987年至2005年,向雪怀担任香港作曲家及作词家协会理事及副主席,该会是香港唯一合法演出版权授权机构,会员超过3000人,去年收入达1.2亿港元。向雪怀在这里服务超过18年,建立了全亚洲最好的一套营运制度。

时代周报:有人称你“版权专家”?

向雪怀:1997年后,我去了BMG,负责全香港和中国的版权公司。一九八几年就进入了香港作曲家及作词家协会,服务了18年,做到副主席就辞任了。版权分几种,一个是演出的版权,香港是由作曲家及作词家协会负责的;一个是制作版权,就是卖的CD那种。2000年以后,我将华语音乐和韩语音乐推去iTunes。当时内地的天娱的李宇春她们、快乐男声、《老鼠爱大米》等都是我推广到美国。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