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第四节 中古乐律学和记谱法

[来源:拙风文化网]  [2007/1/25]
第四节 中古乐律学和记谱法

1 秦汉乐律学简述

从秦始皇建立了中国第一个封建的中央集权的统一国家开始,一直到唐朝前后,中国封建社会处于发展时期,这一时期在文化艺术方面,也出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崭新局面。

管子·地员篇》中提出的“三分损益”理论,在实际计算(即上五度、下四度的转换)中,即在生到第十一次以后(也就是生到第十二律——“清黄钟”),不能回到原来出发律上,使十二律不能周而复始,这给十二律“旋相为宫”的理想造成很大障碍。因此,汉代京房便提出了“六十律”的律制。

京房的“六十律”也是按照管仲“三分损益”五度相生的办法,从黄钟起相生,生59此,便可达到理想的“清黄钟”上,但当生到五十三次(即第五十四律)时,就与原出发律(黄钟)极相近了。所以,京房六十律的理论没有成功,但具有一定的探索性和科学价值。

晋朝的荀勖又于公元274年制成了笛律十二支,每支一律,如果从实际的效果来看,这比京房的六十律要更科学一些,其原因就在于他对每一律管都作了“管口校正”。虽然在理论上还不尽科学,但是,这种方法却带有很大的实验性,从实践的结果来看,也具有其精密性和科学性,令国内外的乐律学家叹服。
艺术中国
在京房之后,南北朝的钱乐之在京房六十律的基础上又根据京房六十律推演出了“三百六十律”。《隋书·律历志》记载:

“宋元嘉中(424—--453),帮史钱乐之因京房‘南事’之余,引而伸之,更为三百律;终于‘安运’,长四寸四分有奇;总合归为三百六十律。”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钱乐之的三百六十律与京房的六十律相比,在生律方法上并没有什么新创造,只是在“以律附历”方面,发展到“日当一管”的程度。无论从理论还是从实践来看,三百六十律仍然不能绝无误差地回到黄钟上。虽然它比京房六十律的结果更为接近,但却偏离了律学在实际应用(包括科学研究)上的可能性。“但在律学史上有了这种极端的尝试,才有化繁为简的复归于十二律的唐代祖孝孙、张文收十二钟八十四调旋宫法”(《中国大百科全书·音乐·舞蹈卷523页)。

2 何承天的新律——三分损益均差律

与钱乐之同时代的何承天(370——447)在这一时期也创制了一种新律——“三分损益均差律”。

何承天,东海郯(今山东省郯城县)人,晋末曾任参军、浏阳令、太学博士等职。到南朝宋时,历任衡阳内史(地区民政长官)、著作佐郎和御史中丞、太子率更令等职。公元447年,曾任吏部侍郎,后因泄漏密旨而被免职。

何承天在思想上是无神论者,曾多次在理论上进行反佛教斗争,他曾针对佛教提出的“神不灭论”而指出“生必有死,形毙神散,犹春荣秋落四时更换,奚有于重受形哉”(《全宋文》卷二十四)的理论,具有朴素唯物主义思想。

何承天精通律学和历法。在乐律学上,他反对京房的一味增加律数作法,而是在十二律本身内调整各律高度,创造了最早的“十二平均律”(虽然是不准确的十二平均律,但属十二平均律范畴)。

《隋书·律历志》援引何承天自己的话说:

“上下相生,三分损其一,盖是古人简易之法。……后人改制,皆不同焉。而京房不悟,谬为六十。承天更设新律,则从中吕还得黄钟,十二旋宫,声韵无失。黄钟长九寸,太簇长八寸二厘,林钟长六寸一厘,应钟长四寸七分九厘强。”

他根据三分损益法计算出来各律长度的比数,依着计算次序,将高低八度之间总的差值平均分配于各律之间,这样,就得出了他的“新律”。这种新律与十二平均律相比较,最大相差不到半音的十分之一。

为了更好地理解何承天的新律,我们还得回到三分损益法上,从黄钟生律11次,得仲吕,仲吕再往下生,得“清黄钟”。所得出的这个“清黄钟”的长度为8.8788,而正黄钟的长度为9寸,取其差值0.1212寸,根据“三分损益”程序,按0.0101~0.1212的12次等差数列平均分配于林钟至仲吕生还黄钟的12律,其具体数据如下: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黄钟 9寸

大吕 8.4279+0.0707=8.4986寸

太簇 8.0000+0.0202=8.0202寸

夹钟 7.4915+0.0909=7.5824寸

姑洗 7.1111+0.0404=7.1515寸

仲吕 6.6591+0.1111=6.7702寸

蕤宾 6.3209+0.0606=6.3815寸

林钟 6.0000+0.0101=6.0101寸

夷则 5.6186+0.0808=5.6994寸

南吕 5.3333+0.0303=5.3636寸

无射 4.9943+0.1010=5.0953寸

应钟 4.7407+0.0505=4.7912寸
艺术中国
清黄 (8.8788+0.1212)/2

如果用平均律标准按百分值计算,何承天的“新律”中超过5音分误差的只占三分之一,其中误差超过10音分的只有无射一律,这就解决了“三分损益法”所解决不了的“旋相为宫”问题了。

从理论上看,何承天的“三分损益均差律”还不是准确的十二平均律,但在实际效果上,它十分接近十二平均律,用他自己的话说“从仲吕还得黄钟,十二旋宫,声韵无失。”

页码1 2 3
更多
第 1 楼 sina14589
非常有艺术价值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