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齐鲁古代音乐理论之建树

[来源:拙风文化网]  [2007/1/25]
摘要:齐鲁古代乐论具有很高的理论价值,主要体现在齐鲁诸子在乐律方面、乐与诗、乐与礼、音乐美学思想等方面,对当今文艺美学仍然具有借鉴意义。

关键词:齐鲁 古代 音乐理论 建树

齐鲁音乐艺术从民间到官方都有相当发展,在音乐演唱、乐曲创作、乐器制作、器乐演奏技巧等方面,都有较高的艺术水平。齐鲁音乐理论在经历了齐鲁音乐文化的繁荣发展之后,是从理性认识上的总结、概括与升华。

一、《管子》论乐

在乐律方面:其时已有了宫、商、角、徵、羽五音和变宫、变徵两个半音,合成七阶。又有了黄钟,太簇、姑洗、蕤宾、夷则、无射等六律,属阳声;大吕、林钟、南吕、应钟、夹钟、仲吕等六吕,属阴声,合为十二律吕。已经是十分有规律而且很复杂了。

《管子·地员》论音律,是我国最早的乐律学,是研究民族乐律最早最科学的宝贵资料。如记述“五音”的文字:“凡聽徵,如負豬豕,覺而駭;凡聽羽,如鳴馬在野;凡聽宮,如牛鳴窌中;凡聽商,如離群羊;凡聽角,如雉登木以鳴,音疾以清。”文中对“五音”的描摹,是以五种禽兽的鸣叫声作形象比喻,揭示出宫、商、角、徵、羽五音调性的色彩。

《管子·地员》还说:“凡將起五音,凡首,先主一而三之。四開以合九九,以是生黃鐘小素之首,以成宮;三分而益之以一,為百有八,為徵;不無有三分而去其乘,適足,以是生商;有三分,而復於其所,以是成羽;有三分,去其乘,適足,以是成角。”这里所说的“五音”,是指包括标准音“黃鐘小素之首”在内的“宫”(黄钟)、商(太簇)、“角”(姑洗)、徵(林钟)、羽(南吕)。这就是“三分损益律”,又称“五度相生律”。

《管子》的音乐美学思想既有儒家的思想,又有道家的色彩,还有法家的意味,其音乐美学思想是诸子各家思想的杂糅。《管子·业内》:“凡人之生也,必以平正。所以失之,必以喜怒忧患,是故止怒莫若诗,去忧莫若乐。”认为诗、乐具有调节人的喜怒哀乐情感的作用。《管子·心术下》曰:“凡民之生也,必以正平。所以失之者,必以喜乐哀怒。节怒莫若乐,节乐莫若礼,守礼莫若敬。外敬而内静者,必反其性。”其中关于礼乐与人性的论述,对后来《乐记》中的“礼外乐内”说、“动静”说等乐论的形成,均有直接的影响。

二、晏婴论乐

晏婴善舞能歌,曾多次以音乐劝谏、作歌匡正君过,此类事例在《晏子春秋》中多处可见,如《冻水歌》、《穗歌》、《岁暮歌》等等。他以先秦诸家的音乐思想为基础,进一步充实、发展了“和”、“同”等音乐美学思想。

《左传·昭公二十年》、《晏子春秋·外篇上》均载:齐侯至自田,晏子侍于遄台,子犹驰而造焉。公曰:“唯据与我和夫?”晏子对曰:“据亦同也,焉得为和?”公曰:“和与同异乎?”对曰:“异。和如羹焉,水火醯醢盐梅以烹鱼肉,燀之以薪。宰夫和之,齐之以味,济其不及,以泄其过。……故《诗》曰:‘亦有和羹,既戒既平。鬷嘏无言,时靡有争。’先王之济五味,和五声也,以平其心,成其政也。声亦如味,一气,二体,三类,四物,五声,六律,七音,八风,九歌,以相成也。清浊,小大,短长,疾徐,哀乐,刚柔,迟速,高下,出入,周疏,以相济也。君子听之,以平其心。心平,德和。故《诗》曰:‘德音不瑕。’今据不然。君所谓可,据亦曰可;君所谓否,据亦曰否。若以水济水,谁能食之?若琴瑟之专一,谁能听之?同之不可也如是。”

晏婴以上形象生动地论述,是从音乐演奏的主体与客体、内容与形式、整体与局部、部分与部分之间的关系等诸多方面的协调一致,以及音乐形式、演奏技巧、内容感情等方面的对立统一,全面地论述了以“和”、“同”为核心的音乐美学思想。

晏婴以美食、美味制作为喻,形象生动地阐发了以“和”、“同”为核心地音乐美学思想。他认为,“和如羹焉”,不仅要用各种调料和鱼肉一起烹制,而且由“宰夫和之,齐之以味,济其不及,以泄其过”,方能做成美味之羹。并由此推及君臣关系之和谐,“政平而不干”,方能实施美政。晏婴把各种因素的和谐统一,视为音乐艺术美的准则。美妙的音乐是由“一气,二体,三类,四物,五声,六律,七音,八风,九歌”九种音乐因素协调构成的,以相辅相成也。这样的乐曲才悦耳动听。美妙音乐的表现是由“清浊,小大,短长,疾徐,哀乐,刚柔,迟速,高下,出入,周疏”十种对立关系的因素组成的,以相反相济也。这样的演奏才优美和谐。这就是晏婴“和”中有“同”、“和”而不同的音乐美学观。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三、孔子论乐

在孔子时代,诗与乐都与礼有关。《礼记·仲尼燕居》载,子曰:“礼也者,理也;乐也者,节也。君子无礼不动,无节不作。不能诗,于礼缪;不能乐,于礼素;薄于德,于礼虚。”所以孔子论《诗》常与乐相提并论。

乐本来与儒家的“乐教”有关,孔子很重视诗教、乐教、礼教,开门授徒,对音乐教育尤为用力。他认为,人之学,应“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论语·泰伯》),音乐为人格修养的最高境界,以音乐为其学习的最终完结。但是,孔子决不限于论乐问题,而是由此深入论及人的情感体验、内心之乐等问题。《论语·阳货》曰:“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孔子用音乐表现其人生,经常以自己的音乐观表现其人格与性灵。

页码1 2 3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