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通俗歌曲”的空前繁荣

[2007/2/13]
“文革”结束后,音乐领域的基本特征是在坚决肃清极“左”思潮流毒的基础上,认真贯彻执行“改革、开放”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以前所未有的姿态和热情来迎接文化艺术发展的新纪元。长期以来束缚人们的“左”的、教条主义的思想枷锁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以前在很多方面人为地为音乐的健康发展所设置的重重障碍已开始逐步被人们打破。其间虽也时有反复,但总的趋势还是在进步。爱情题材的“抒情歌曲”、不涉及政治的“艺术歌曲”以及“室内乐”等以前颇为敏感、常有挨批之危险的领域,也广为音乐家们驰骋了。总之,这一时期在新一代音乐人才的培养,在各种风格、题材、体裁的音乐创作之发展,在音乐理论研究的全面开拓等方面,都呈现出一片朝气蓬勃的景象。但由于思想禁锢的时间毕竟太长,“左”的余毒很难肃清,再加上对新形势缺乏必要的精神准备,因而在前进的过程中常会遇到各种问题,包括来自政治思想或理论观念方面的种种困扰。

“通俗歌曲”空前繁荣

改革开放之初,外电曾对当时的中国社会戏言为“二邓”统治,即政治上听邓小平的,音乐上听邓丽君的。此话虽幽默得不敢让人恭维,但也形象地道出了当时人们对港台歌曲的趋之若鹜。因为这种歌曲对多数生活在大陆的中国人来说,实在是太新鲜、太好听了。建国后至“文革”前的十七年间,虽也出现了一些优秀的“抒情歌曲”,但随着各种运动的风起云涌,“抒情歌曲”始终处于风雨飘摇的境地。文艺方针强调的是“为工农兵服务”、“为政治服务”及“革命化、群众化、民族化”,有时出于外交上的某种考虑,亚、非、拉风格也要被照顾一下。而“抒情歌曲”之类,说不定哪股风刮来就会有被批臭的危险。创作者和欣赏者都有惶惶不可终日的感觉。在那个时代,抒情的东西是不可能成气候的。“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摸风向、赶浪头、跟着政治转磨磨的创作思想和创作风气发展到了极致。有成就的歌曲作家受到迫害,被迫脱离了创作实践。歌曲创作也要学习“样板戏创作经验”,一时间“语录歌”、“社论歌”、“口号歌”成了唯一的歌曲,曲调上要“高、快、硬、响”,唱词上要“假、大、空、废”。“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今年要比去年好,明年更比今年强”之类的歌曲成了“时代的音调”。“文革”结束后的一、二年间,歌曲创作已出现较大的改观,但主题多集中在揭批“四人帮”和歌颂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上。其后,又出现了一大批歌唱新长征、反映四化建设的群众歌曲。这仍可视为是自抗战“救亡歌咏运动”、建国后直至“文革”中“革命歌曲大家唱”的继续。但此时的社会氛围,已基本不具备搞群众集体歌唱活动的可能性了,这类歌曲因之也失去了传唱的机会。为了改变歌曲创作的落后局面,全国音协于1978年9月和1979年2月在武汉和北京接连召开了两次声乐创作会议,号召音乐界进一步解放思想,创作要抒发真情实感。从此才逐步打开了抒情歌曲、爱情歌曲、通俗音乐创作的禁区。随之出现了一批突破公式化、概念化、一般化框框的具有较强抒情性的创作歌曲,如《祝酒歌》、《边疆的泉水清又纯》、《再见吧,妈妈》、《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大海一样的深情》、《妹妹找哥泪花流》、《太阳岛上》等。这些歌曲借助了电影、电视、电台等媒体,迅速传遍全国,其情形恰似久旱的土地遇到了甘霖雨露--毕竟禁锢的时间太长了。

随着改革开放,外面的东西开始涌进国内。音乐上人们最先接受的便是港、台的流行歌曲。伴着录音机、卡式磁带传入我国,这些歌曲以惊人的速度传播着。这其实也是正常的、情理之中的事情。首先,经过十年动乱,人们的思想疲惫不堪,精神生活苍白、匮乏,因此对那些轻松的、娱乐性强的、情调缠绵的音乐尤其易于接受。其次,由于我们在文艺上长期执行的是封锁禁锢的政策,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精彩”到什么程度。人们一旦接触到港、台的流行歌曲,便觉绚丽斑斓,五光十色,实际上也是一种“饥不择食”。不过,很多港、台的流行歌曲也确实注重真情实感的抒发,唱词有人情味儿,曲调短小通俗,易于上口。再次,我们的歌曲创作队伍写出的作品还远不能满足人们在这方面的需要,创作思想的真正解放还有待时日,创作手法的陈腐更跟不上社会风尚的急剧变化。
艺术中国
接下来的问题便是面对这一现状,有关部门做何反应。其实,正确的反应很简单,首先是不该大惊小怪;其次便是繁荣创作;第三,应积极引导人们拓宽欣赏领域,提高审美情趣。如此,自然而然地人们便会把欣赏音乐的主要精力从港、台的流行歌曲上移开。遗憾的是,我们的有关部门对这一现状所做的反应并不是这样。多数时候用的是简单粗暴的方法:从源头上堵,在群众中禁,然后便是“晓之以理”--认为抒情歌曲不能反映时代精神(这实际上也是庸俗的反映论在作怪),进而大讲“黄色音乐”的危害可以亡党、亡国之类(其实,充其量它不过是艺术百花园中的一朵,也可能只是一个草芥,即便是毒草,也不必视之为洪水猛兽,如临大敌)。这样做的效果,往往适得其反,不仅屡禁不止,弄不好还会殃及我们的抒情歌曲、通俗音乐的创作。多年来在这方面我们是有不少教训的。其实,反映时代精神并不在于用什么歌曲体裁和形式,而在于它是否唱出了那个时代的社会风貌,是否唱出了那个时代人民的心声。至于用什么歌曲体裁和形式来表达,决定于歌唱的内容和一定时期内的群众生活形态以及音乐风格的变化。

在1984年前后开始的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批判中,再次受到极“左”思潮的影响,一些人把当时群众喜爱的、抒情性较强的歌曲与30年代的“黄色歌曲”、港台的所谓“不健康”歌曲划上了等号。这样一来,使得创作者精神紧张,挫伤了探索、创新的积极性,歌曲创作又一度陷入一种踟躇徘徊状态。

1986年起,这一状态得以改变。首先是在音乐理论、音乐观念上挣脱了“左”的、保守思想的束缚;音乐创作与表演也逐步放开了手脚,音乐文化生活再次出现活跃、兴旺的气象。与此同时,还形成了在社会上有一定影响的创作表演群体,如广州歌舞团、东方歌舞团、谷建芬声乐培训中心和南京军区前线歌舞团等,他们均以各自独特的艺术风貌和一批有代表性的作品为社会所瞩目。他们的作品如《父亲》、《让世界充满爱》、《妈妈的小屋》、《月亮走,我也走》、《人生风雨歌》等在社会上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从作品中不难感受到,词曲作者们已从旧的创作观念中跳了出来,颂歌型的、教化型的、概念化的、拔高作品思想性的歌曲已无人问津。有些作品还超越了十年浩劫后的抚慰、补偿和对个人幸福、情感肯定的阶段,以更加开阔的视野和宽广的胸怀,来抒发当代中国人的精神世界,抒发对人类命运的关心和对和平友谊的赞颂。音乐形式也是异彩纷呈,有民谣型的,有弹唱型的,有“劲歌”型的,更有婉转缠绵者,提高了歌曲的艺术表现力和感染力。

页码1 2
更多
第 2 楼 lina
现在绝大多数的通俗歌曲很低俗
第 1 楼 乖乖小白
通俗歌曲也是另外一种音乐形式,他比传统音乐更加随意,有热情,也更加有青春火力!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