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首页 -

我要提问

-

历史

开始提问
  • 一笑而过[2007/9/4 9:51:07]  设置

    关羽过五关斩六将

    过的是哪五关,斩的是哪六将?
  • 蓝色月亮1楼  [回复]  [2007/9/4 12:39:23]  [×]
    东岭关孔秀;洛阳牙将孟坦;洛阳太守韩福;汜水关卞喜;荥阳太守王植;滑州黄河渡口守将秦琪蔡阳不应算是一个,因为此时关公已然过了黄河见到张飞了,杀蔡阳只是为了证明一下自己的清白.
  • 远古浪人2楼  [回复]  [2007/9/4 16:17:34]  [×]
    此故事是写关羽得知其兄刘备的下落,骑上曹操送的赤免马(未带美女,呵呵),一路冲关,见兄性急一时杀性大起杀掉守关的将领。而曹操却深喜关羽,不但不杀之反而下达通关令,令各关守将律放行,违令则斩。可见曹操爱才惜才之心,度量之大。而关羽的忠义在这段故事里也表露无疑。

    故事经过(分析篇):
    當曹操與袁紹在官渡方興正酣,關羽剛剛在前線刺殺顏良,怎麼可能護送二嫂走千里呢?陣前怯逃可是惟一死刑。而曹操不但不追究,還有因固守崗位被殺的無辜,反而無人注意其中冤曲。關羽敗走麥城固然含恨,六將堅守五關可曾無冤?

    所以演義很取巧,改寫關羽因收剿汝南黃巾賊而有機會回許昌,然後接下來應該是找機會回劉備身邊。明知劉備投靠袁紹,也就是位在黃河以北,關羽應該是從許昌往北走,中途必須橫渡黃河像白馬津、延津、官渡等渡口,然後就進入袁紹勢力範圍,也不超過四百里,並沒有千里之遠;剛好曹操與袁紹就聚集主力在此對峙,戰爭正即將開打,當然不可能平安通過。

    第一關是東嶺關,此關在三國時還沒出現,倒是明末清初李玉雜劇《麒麟閣》曾出現此關名,描寫隋朝秦瓊破銅旗陣的事,小有名氣。不過東嶺關也在陝西,離許昌(在今河南省)距離相當遙遠。關羽在此關殺了守將孔秀。

    第二關是洛陽,洛陽不是關卡,倒是洛陽的周圍有函谷關等天險,除非城門也算,不過那也算洛陽城,而非洛陽關。洛陽太守韓福遭遇關羽時擁有弓箭手一千名,還是被殺,其實以洛陽長安此種首都巨堡的實力,關起門來,利用制高點哨放箭,既使數十萬武裝士兵或衝城車等都無法撼動,光憑猛將一人光明正大挑戰不用詭計而能得逞,實在太離譜。

    第三關是沂水關,但不知對應何處?沂水源遠流長,根據水經注的記載,流經下邳城北部,(二分流)向東注入泗水,也就是山東省莒縣附近,孔子曾與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在沂水河傍暢談志向。後來的沂州曾命為北徐州,由以上判斷,位置均偏向許昌以東,地理方位已偏離向北的袁紹。沂水關的守關卞喜在此遇害。當然以下文曾到滎陽來看,沂水關可能在成皋,即虎牢關,那與前面三英戰呂布的地方互相衝突。

    第四關是滎陽,滎陽也不是關卡,是戰略要地,也是大城市,在今河南省開封市之西的黃河南岸,項羽與劉邦對峙就在此地。然而關羽這麼巧,一定都要經過歷史有名的關卡嗎?滎陽守將王植在此被殺。

    第五關有爭議,究竟是滑州或是黃河渡口呢?不過說來好玩,滑州是隋代開皇三年置滑州才有的地名,三國時的州是最高地方組織,像冀州、徐州、荊州等,而且滎陽就靠黃河,不在滎陽渡河卻要跑去後代才有的滑州渡河,很奇怪。再來,隋代的滑州州治在白馬(津),也就是先前關羽刺殺顏良的地方,當時曹操與袁紹正聚集大軍交戰中,關羽一行人要在刀海箭雨中通過,並不容易。其次是滑州太守劉延不肯借船,然而關羽連黃河渡口守將秦琪也一起殺害,所以這一關到底是滑州還是黃河渡口?

    顏良命喪白馬(津),同時還有延津、官渡等地名,表示渡口也是重要關卡,不能小看。而且根據三國志記載,曹操麾下的東郡太守劉延前不久才在白馬(津)遭遇顏良攻擊,還是關羽、張遼聯軍去解圍,可見矛盾非常明顯。

    不論是三國志還是資治通鑑,或是元朝的三國志平話亦無記載過五關,而此翻開地圖,此五關的地理位置還東西相散,太過離奇,逃亡又不是旅遊,還真挑名勝古蹟而行。不過撇開邏輯問題,描述的文學功力倒是成果非凡,若是別人來寫,每過一關皆殺一將,亡命殺人的過程,卻能寫成追求義氣忠心耿耿,並不容易。而且穿插著廖化救人、巧遇少年、忽逢老人、又遇強盜、再緣和尚,情節曲折、高潮迭起,是以「過五關斬六將」之稱,膾炙人口,無中生有的事,竟傳為佳話。
  • 史无前例3楼  [回复]  [2007/9/5 9:24:44]  2007/9/14 8:59:18 设置为满意回复  [×]
    (1)斩孔秀——
    前至一关,名东岭关。把关将姓孔,名秀,引五百军兵在岭上把守。当日关公押车仗上岭,军士报知孔秀,秀出关来迎。关公下马,与孔秀施礼。秀曰:“将军何往?”公曰:“某辞丞相,特往河北寻兄。”秀曰:“河北袁绍,正是丞相对头。将军此去,必有丞相文凭?”公曰:“因行期慌迫,不曾讨得。”秀曰:“既无文凭,待我差人禀过丞相,方可放行。”关公曰:“待去禀时,须误了我行程。”秀曰:“法度所拘,不得不如此。”关公曰:“汝不容我过关乎?”秀曰:“汝要过去,留下老小为质。”关公大怒,举刀就杀孔秀。秀退入关去,鸣鼓聚军,披挂上马,杀下关来,大喝曰:“汝敢过去么!”关公约退车仗,纵马提刀,竟不打话,直取孔秀。秀挺枪来迎。两马相交,只一合,钢刀起处,孔秀尸横马下。众军便走。关公曰:“军士休走。吾杀孔秀,不得已也,与汝等无干。借汝众军之口,传语曹丞相,言孔秀欲害我,我故杀之。”众军俱拜于马前。

    (2)(3)斩韩福和牙将孟坦——
    关公即请二夫人车仗出关,望洛阳进发。早有军士报知洛阳太守韩福。韩福急聚众将商议。牙将孟坦曰:“既无丞相文凭,即系私行;若不阻挡,必有罪责。”韩福曰:“关公勇猛,颜良、文丑俱为所杀。今不可力敌,只须设计擒之。”孟坦曰:“吾有一计:先将鹿角拦定关口,待他到时,小将引兵和他交锋,佯败诱他来追,公可用暗箭射之。若关某坠马,即擒解许都,必得重赏。”商议停当,人报关公车仗已到。韩福弯弓插箭,引一千人马,排列关口,问:“来者何人?”关公马上欠身言曰:“吾汉寿亭侯关某,敢借过路。”韩福曰:“有曹丞相文凭否?”关公曰:“事冗不曾讨得。”韩福曰:“吾奉承相钧命,镇守此地,专一盘诘往来奸细。若无文凭,即系逃窜。”关公怒曰:“东岭孔秀,已被吾杀。汝亦欲寻死耶?”韩福曰:“谁人与我擒之?”孟坦出马,轮双刀来取关公。关公约退车仗,拍马来迎。孟坦战不三合,拨回马便走。关公赶来。孟坦只指望引诱关公,不想关公马快,早已赶上,只一刀,砍为两段。关公勒马回来,韩福闪在门首,尽力放了一箭,正射中关公左臂。公用口拔出箭,血流不住,飞马径奔韩福,冲散众军,韩福急走不迭,关公手起刀落,带头连肩,斩于马下;杀散众军,保护车仗。

    (4)斩卞喜——
    关公割帛束住箭伤,于路恐人暗算,不敢久住,连夜投汜水关来。把关将乃并州人氏,姓卞,名喜,善使流星锤;原是黄巾余党,后投曹操,拨来守关。当下闻知关公将到,寻思一计:就关前镇国寺中,埋伏下刀斧手二百余人,诱关公至寺,约击盏为号,欲图相害。安排已定,出关迎接关公。公见卞喜来迎,便下马相见。喜曰:“将军名震天下,谁不敬仰!今归皇叔,足见忠义!”关公诉说斩孔秀、韩福之事。卞喜曰:“将军杀之是也。某见丞相,代禀衷曲。”关公甚喜,同上马过了汜水关,到镇国寺前下马。众僧鸣钟出迎。原来那镇国寺乃汉明帝御前香火院,本寺有僧三十余人。内有一僧,却是关公同乡人,法名普净。当下普净已知其意,向前与关公问讯,曰:“将军离蒲东几年矣?”关公曰:“将及二十年矣。”普净曰:“还认得贫僧否?”公曰:“离乡多年,不能相识。”普净曰:“贫僧家与将军家只隔一条河。”卞喜见普净叙出乡里之情,恐有走泄,乃叱之曰:“吾欲请将军赴宴,汝僧人何得多言!”关公曰:“不然。乡人相遇,安得不叙旧情耶?”普净请关公方丈待茶。关公曰:“二位夫人在车上,可先献茶。”普净教取茶先奉夫人,然后请关公入方丈。普净以手举所佩戒刀,以目视关公。公会意,命左右持刀紧随。
    卞喜请关公于法堂筵席。关公曰:“卞君请关某,是好意,还是歹意?”卞喜未及回言,关公早望见壁衣中有刀斧手,乃大喝卞喜曰:“吾以汝为好人,安敢如此!”卞喜知事泄,大叫:“左右下手!”左右方欲动手,皆被关公拔剑砍之。卞喜下堂绕廊而走,关公弃剑执大刀来赶。卞喜暗取飞锤掷打关公。关公用刀隔开锤,赶将入去,一刀劈卞喜为两段。

    (5)斩王植——
    荥阳太守王植,却与韩福是两亲家;闻得关公杀了韩福,商议欲暗害关公,乃使人守住关口。待关公到时,王植出关,喜笑相迎。关公诉说寻兄之事。植曰:“将军于路驱驰,夫人车上劳困,且请入城,馆驿中暂歇一宵,来日登途未迟。”关公见王植意甚殷勤,遂请二嫂入城。馆驿中皆铺陈了当。王植请公赴宴,公辞不往;植使人送筵席至馆驿。关公因于路辛苦,请二嫂晚膳毕,就正房歇定;令从者各自安歇,饱喂马匹。关公亦解甲憩息。却说王植密唤从事胡班听令曰:“关某背丞相而逃,又于路杀太守并守关将校,死罪不轻!此人武勇难敌。汝今晚点一千军围住馆驿,一人一个火把,待三更时分,一齐放火;不问是谁,尽皆烧死!吾亦自引军接应。”胡班领命,便点起军士,密将干柴引火之物,搬于馆驿门首,约时举事。
    胡班寻思:“我久闻关云长之名,不识如何模样,试往窥之。”乃至驿中,问驿吏曰:“关将军在何处?”答曰:“正厅上观书者是也。”胡班潜至厅前,见关公左手绰髯,于灯下凭几看书。班见了,失声叹曰:“真天人也!”公问何人,胡班入拜曰:“荥阳太守部下从事胡班。”关公曰:“莫非许都城外胡华之子否?”班曰:“然也。”公唤从者于行李中取书付班。班看毕,叹曰:“险些误杀忠良!”遂密告曰:“王植心怀不仁,欲害将军,暗令人四面围住馆驿,约于三更放火。今某当先去开了城门,将军急收拾出城。”
    关公大惊,忙披挂提刀上马,请二嫂上车,尽出馆驿,果见军士各执火把听候。关公急来到城边,只见城门已开。关公催车仗急急出城。胡班还去放火。关公行不到数里,背后火把照耀,人马赶来。当先王植大叫:“关某休走!”关公勒马,大骂:“匹夫!我与你无仇,如何令人放火烧我?”王植拍马挺枪,径奔关公,被关公拦腰一刀,砍为两段。人马都赶散。关公催车仗速行,于路感胡班不已。

    (6)斩秦琪——
    行至滑州界首,有人报与刘延。延引数十骑,出郭而迎。关公马上欠身而言曰:“太守别来无恙!”延曰:“公今欲何往?”公曰:“辞了丞相,去寻家兄。”延曰:“玄德在袁绍处,绍乃丞相仇人,如何容公去?”公曰:“昔日曾言定来。”延曰:“今黄河渡口关隘,夏侯敦部将秦琪据守,恐不容将军过渡。”公曰:“太守应付船只,若何?”延曰:“船只虽有,不敢应付。”公曰:“我前者诛颜良、文丑,亦曾与足下解厄。今日求一渡船而不与,何也?”延曰:“只恐夏侯敦知之,必然罪我。”关公知刘延无用之人,遂自催车仗前进。到黄河渡口,秦琪引军出问:“来者何人?”关公曰:“汉寿亭侯关某也。”琪曰:“今欲何往?”关公曰:“欲投河北去寻兄长刘玄德,敬来借渡。”琪曰:“丞相公文何在?”公曰:“吾不受丞相节制,有甚公文!”琪曰:“吾奉夏侯将军将令,守把关隘,你便插翅,也飞不过去!”关公大怒曰:“你知我于路斩戮拦截者乎?”琪曰:“你只杀得无名下将,敢杀我么?”关公怒曰:“汝比颜良、文丑若何?”秦琪大怒,纵马提刀,直取关公。二马相交,只一合,关公刀起,秦琪头落。关公曰:“当吾者已死,余人不必惊走。速备船只,送我渡河。”军士急撑舟傍岸。关公请二嫂上船渡河。渡过黄河,便是袁绍地方。关公所历关隘五处,斩将六员。后人有诗叹曰:“挂印封金辞汉相,寻兄遥望远途还。马骑赤兔行千里,刀偃青龙出五关。忠义慨然冲宇宙,英雄从此震江山。独行斩将应无敌,今古留题翰墨间。”
  • 大概副4楼  [回复]  [2008/10/15 22:09:48]  [×]
    grotoghthothoghothoigfohirt
问题已经过去太久远,勿纠结于回复,就当作回忆吧。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