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境与心游”陈正乾个展

主办:广西博雅艺术        日期:2015.6.6-2015.7.6
自2006年开始,陈正乾坚持创作小笔山水作品已有八年之久,他选择山川作为题材,更多的缘于对自然的向往和老庄文化的钟情。在其作品中往往见山不见山体,山川树木走势各有其所,画面里层层叠盖的树叶(笔触),鲜露枝干未透光线,不失山水的意趣。然而,陈正乾并未一味的去追求自然的意境,他从普通的事物中取景,用细小的笔触再造自然。使用短线(点)表现自然景观是陈正乾在作品中一直探索的课题,在油画作品里,他汲取了中国传统山水画的构图方式,并不刻意追求和贴近毛笔的绘画笔法和水墨的味道,让我们看到了油画和中国传统山水绘画结合的一种新面貌。

陈正乾小笔山水作品中的短线(点)一遍又一遍地穿插叠加,使得山川和树木形象化,继而构成了画面中的景观,假如为了迅速作画,陈正乾可以用大的颜色块进行铺底,最后再用短线(点)作画,然而他并没有这样做,一笔笔的精心布局俨然成了他的一种绘画态度,和某种理解自然的方式。短线(点)的反复叠加,充满了趣味性,相对于随性的滴撒,陈正乾的笔触需要更多的耐心,或者说心性。观其作画,起初是用稍长的线描绘,层层叠加之后线条越来越短,到最后甚至用的是点。在由整体到局部的过程中,笔触就越加灵活和自由,当短线(点)被赋予了自然的含义,陈正乾的每一笔画的都是自然,物理的自然和心性的自然。

在《存情天地》系列作品中,山川与树木没有明显的结构线,画面主体是层叠茂密的短线(点),短小的笔触既是树叶又是画面的绘画要素,因此我们看到的短线(点)具有明确的“二重性”含义。在传统的艺术认识里,我们往往把事物理解成由线与块面构成的,线条和色彩都根据事物的内在结构描画;一笔呵成的树叶仍然被当作一个块面来理解,远山上的点(树)也服从于近大远小的绘画原则。陈正乾作品中无论是远方还是近处,皆是短线(点),画面似乎是用红、绿和蓝等颜色的树叶拼贴成的画面,树叶就是笔触,笔触就是树叶。陈正乾的用笔和用色虽然受到印象派作品的影响,但他并没有像印象派画家那样试图去捕捉瞬间的环境氛围与光的色彩,他的自然景观是短线的世界,线即景观。作品画面中的短线(点)被赋予了自然的含义,不只是作为形式的审美和刻画事物的元素。

艺术家没有在画面中过份把玩线(点)的趣味,而是一笔一笔地营造画面中的景观。水墨有“墨分五彩”之说,古人通过水墨的变化,经过视觉的想象,可以构造一个斑斓的意象。在色彩学知识丰富的今天,陈正乾没有客观的描绘自然,而是用视觉的想象制造临时性的自然,这些临时性自然充斥着现实环境和憧憬的地方之间的紧张感。陈正乾在重庆黄桷坪学习与生活了十余年,但他仍然怀念着家乡的青山绿水,在聊天之中,他甚至会激动地与你分享其家乡的照片,和他游历山水的感悟。长期深情的怀念和想象,人往往会产生某种错觉,当常年累月未曾回到家乡或者重返某地,再次到临时总会感觉到些许异样,陈正乾的作品把这种错觉放大了到画面中,蓝、绿、红和黄色等颜色没有根据自然的规则分布在画面中,红色与绿色,黄色与紫色互相对比加强了景物的非现实感,某种类似于动漫作品里面的景观。陈正乾的作品让我们的视角放回到重新认识自然的本身。从模仿自然,描绘客观的自然到表达心中的自然,很难说会去创造一个自然,陈正乾似乎就在做创造这个事情。一直以来我们并没有把动漫景观作品纳入到一般我们认为的艺术作品同一个级别去解读,直到新媒体艺术的兴起,动漫作品才逐渐受到关注。动漫作品里面的世界也被称为“二次元”,是幻想和理想的世界,里面的规则和秩序与我们现实世界的完全不同,读者或多或少会置身于其中。不消说,陈正乾在画面中也制造了一个新的规则和秩序,这不同于传统的山水画世界是对现实世界的某种补充或者延伸。

在陈正乾的“二次元”里,他用简单的笔触组合成了景观世界。《存情天地》十六至十八号以及《缙云情话》十三至十四号作品,画面上所出现的房子有着明显的动漫世界痕迹,其中隐藏着和现实世界不同的规则和秩序的空间;这隐含了当代人的某个复杂心理,不同于竹林七贤的归隐生活,而是渴望一种新秩序的环境,简单的短线(点)就像是画面世界的编码,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纵观陈正乾的这批小笔山水作品,让我们看到了线与点在造景绘物以及纯粹的形式自律之外,新的探索。

生活在城里的农民

在城市生活久了,我的心向往回归农村的生活,可能我是在农村长大的,骨子里多少保留农民的思想,请不见笑。我经常下乡去体验生活,感受到乡下人的心地善良与纯朴,空气飘着浓浓的乡土味。当我行走穿梭在大山里,我的心喜欢更大山的宁静、空灵感。迷恋老庄的逍遥法外,道法自然。

我是一位生活在城市的农民,感谢四川美术学院也曾经让我拥有了几年城市户籍的人口生活经历,过了把城市户籍人口生活的瘾,2008年后我的户口返回原籍就变回原形的地地道道的农民了。小时生活在农村经常被城里的人说是村佬,也习惯了,无所谓了可道,非常道。

陈正乾

2014年6月3日于小美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