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空望理想国”杜溪个展

主办:苔画廊        日期:2015.7.11-2015.7.30
空望理想国

——杜溪个展

“空望理想国——杜溪个展”将于2015年7月11日~7月30日在昆明金鼎1919创意园A区苔画廊举行,展出艺术家杜溪2013~2015年创作的近30幅油画、版画和雕塑作品。

空望,是一种遥望的、寄托了无限美好想象的状态,空望的图景则取决于艺术家的生活经历及他对世界的理解。1980年杜溪出生于一个部队大院的书香家庭,2003年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油画二工作室,2004~2008年在昆明创库设立工作室,2005年旅居美国,在美国生活的一年里他未能找到精神上的归属感和安宁感,同年年底,杜溪回到中国,开始了融汇卡通动漫文化、中国传统戏曲舞台布景和演义故事相结合的绘画实践。

“卡通”一词是英文Cartoon一词发音的中文音译,主要指伴随19世纪末电影、20世纪30年代电视的出现而繁荣起来的动漫文化,在国际上又以美国和日本为主要代表,美国的动漫追求动物拟人化和夸张的人物造型,日本的动漫文化与江户时代(1603?1867年间)兴起的浮世绘一脉相承,追求唯美的人物造型和童话式的故事情节。可以说中国1980年代之后在城市出生的人都是伴随着动漫文化一起成长的,1980年代电视大量进入中国家庭成为每个家庭的必需品,同时中国和日本的外交关系也进入了邦交正常化之后最好的时期,大量日本动画片的和动画书籍进入中国。相比较于美国动画片,日本动画片中的价值观更能唤起中国人的理解和共鸣,相似的东方文化的传统,更容易形成互相影响和互相借鉴的文化现象,如中国早期的动画大师万籁鸣、张光宇对日本60年代动画家的影响,日本80年代的动画片也影响了一大批中国艺术家,杜溪就成长于这样的背景下。

1980年,中国进入了改革开放的第三年,文化上对西方世界全面开放,对西方现代主义以来的文化观念的引进与学习,不同艺术观念、艺术追求的艺术群体不断涌现,至1985年前后形成了声势浩大的85美术新潮运动,那时动漫文化还没有在美术界显露端倪,它只是在电视中作为儿童节目播放,不过就是在这样的语境下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未来更年轻的一批艺术家。2003年,23岁的杜溪刚踏出美术学院的大门,面对他的是一个充满无限可能的世界,中国的“卡通一代”、“新卡通”成为当时艺术界的热门现象,日本的宫崎峻、奈良美智、村上隆等艺术家伴随日本动漫文化的风靡世界而成为广受世界赞誉的艺术大师。面对纷乱喧嚣的社会现实,杜溪不想象上一代中国艺术家那样去表达沉重的社会主题,他象许多年轻艺术家一样更喜欢卡通式的虚拟世界,喜欢在艺术中以戏拟的手法去重造一个世界,以停留在童年时期那种自由幻想的状态中。《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西厢记》,这些中国的古典名著故事在杜溪的画中以戏说的方式被重新演绎,那些中国人耳熟能详的英雄人物都有着一幅儿童的面孔,他们的聚义、结拜、比武、交战在一个戏拟的舞台上展开,成了可供成年人把握窥望的戏剧化的舞台。这种古今大挪移的绘画手法从2006年开始一直持续到2013年。

2013年,杜溪已过而立之年。他想在自己的绘画艺术中有更深的推进和突破,他希望在作品中融入自己更多的人生思考。他开始把绘画的视角集中到充满叙事性的理想国的描述上来,这批绘画、雕塑作品,手法上受中国传统壁画、民间水陆画、传统戏曲人物造型的影响,同时依然延续了卡通动漫的一些造型手法,人物服饰、故事背景则有很深的民国时代的影子,让观者产生时空轮回、回到过去的似曾相识的恍惚感。杜溪在他的一段自述中写道:“在那个关键节点上的各路才俊,用足够的智慧,找到了一个兼顾传统文化东方精神和强国之梦的出路。那里西方工业文明和东方精神很好结合,这个乌托邦是怎样一个强国崛起的风貌呢?或许它也存在它那个平行宇宙中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如果我们以旁观者的身份通过镜子一样的画布面对他们,又或许能对我们现实当下这个世界中面临的困境和问题,灵光一现?”杜溪正是在这样的愿望之下创作了一幅幅理想国的图景,这是一个继承了古老东方智慧和西方现代科技文明的完美国度。在这些作品中,农民、知识分子、绅士、淑女、士兵、军官和谐共处于同一个世界中:春分时节郊外踏青的青年男女、坐着热气球跨越群山检视火箭发射的军官与士兵、在大海上巡视的海军部队、翱翔于万里群山之上的空军(《赤色苍穹》)、神色庄重检阅海陆空三军的元帅(《红毯阅兵》)、浩荡出航的威武舰队、目送战舰出航的百姓、在惊涛骇浪间飞翔的机群、勇往直前所向披靡的坦克部队(《前进装甲团》)、奔驰在草原上的帅气的新兵(《草原骑兵》)、红墙下豪车里无聊等待的少女(《闺蜜》)、周末带着女儿去郊外玩耍的年轻父亲、坐在黄包车上凝神静思的女子、驾着摩托车飞奔向大自然的少年们……艺术家把遥想的视角放到了他想象中的民国时代,那是一个百废待兴充满无限可能的时代,那是一个全世界都在追求自由、民主、平等的时代,那是一个寄托了一个国家强国之梦的时代,那是一个旧的价值观正在瓦解、新的价值观正在建立的时代,那是一个试图融合东方古老智慧和西方现代文明的时代,那是一个只能远眺的、存在于艺术家理想中的时代,也许正因为如此,杜溪不是以现实主义或超级写实主义的手法来描绘这个国度,而是以戏拟的、唯美的手法来呈现它,它是遥远的、优雅的,正如艺术家所言:“在和我们现实宇宙外另一个空间,存在一个如同18世纪英国诗人科立芝诗篇中,赞美东方仙境国度 “仙那度”那样,在平行宇宙中另一个美好的东方文明古国。”惟其如此,它更像一个我们在儿童时期就在梦想和描述的童话世界,不同之处是许多人在成年之后就把这个世界渐渐遗忘、遗失了,而艺术家则通过艺术的方式再度把这个世界唤醒和呈现出来。

空望理想国,让我们跟随艺术家的视角,去向那个与我们并行于另一个时空中的,典雅、完美的国度,一起去做一个永远不会醒来的白日梦。

和丽斌

2015.6.30 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