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混血——张钊瀛、李子然联展

主办:星星艺术空间        日期:2015.8.21-2015.9.20
混血——张钊瀛、李子然联展
曾被美国《君子》(Esquire)杂志评为“21世纪最具影响力的75人”之一的政治科学家爱伊莎?卡纳和帕拉格?卡纳夫妇,在其著作《混合现实》(Hybrid Reality)一书中指出,我们今天正从一个与技术“共存”的阶段迈进一个与技术“共同进化”的时代。这意味着 “混合现实”不仅是指真实现实与虚拟现实的彼此混合,而且这种混合生成了物理与虚拟可以共同演进的新环境,从而将人类带进人机“混血”的新时代。  

而这种“混合现实”,在艺术领域实际上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物,它可以理解为物理空间与幻想空间的交叠。这在远古神话中可找到其渊源,例如:塞浦路斯国王皮格马利翁钟情于自己用象牙雕刻出的少女,终于打动爱神,使雕像变成真人并与之结婚。如果说这一故事还烙有想象与现实混沌不分的原始思维的话,那么,今天的展览主角张钊瀛、李子然两位青年艺术家的创作动机则基于主动、敏感于心的艺术自觉。

在本次展览方案讨论之初,他们的一句话十分打动我,“艺术就是让奇迹发生。”众所周知,艺术以虚构为能事,但又以真实相标榜。由此可以得出的结论是:艺术的形式创造了一个独立的场域,既不同于它所模拟的世界外表,又促成它所表现的视觉内容发生新关系。这样的诉求使得他们制造的“混合现实”不仅仅停留在艺术描写上,而是通过奇思妙想来打破幻想空间与现实处境的界限,从而完成艺术家个人的心灵建构与自我创造。

张钊瀛作品宏大、繁复,多元,充满着海量信息,显然他善于通过片段式的描述来建构起夺人眼目的视觉华景。所以,有时候他更像是一位导演,用手中的魔棒来舞动光影。但实际上他的作品并不停留在感官的表面上,而是触及到艺术创作背后的文化问题。即他的作品往往带有痕迹明显的自我形态和多元化的混搭风格。他喜欢描绘在全球化的影响下来自中小城市的青年与城镇如何迅速地被改造,以及乐此不疲投身其中的现实图景。作为他表达情感、宣泄心理愤懑的舞台,演进中的城市空间通常成为他作品主要表现背景线索。而这基本是以虚构的形态、寓言化的方式来表现的。所以,无论是他的绘画还是装置作品都呈现出一种另类的视觉感知,观众也许会将其看作一种破碎的模型或残景。而这些凌乱的感受实际上都直指了我们感知的本性,诱导我们将主观的东西打开,让观众互动来完成作品的叙述。这是一种极具煽动性的品质,使得张钊瀛的作品看起来既抒情又透彻。

而李子然的作品则相反,常带给人强烈的压迫感与紧张感。他的方法是通过画面的质感与错位来揭露某种关系。当紧密的笔触覆盖观众的视野时,迫使观众进入画面中。这种带有强制性的视觉体验,能够让艺术家自己的经验主义的逻辑退下去,让观众身体反应连带着心理反应,从而没有办法通过阐释去了解他的作品。我想其作品的最大价值恰好消除这种意义解读上的干扰,从而使得艺术回归到最为本真的内容上。在本次展览上,他还使用了一种“冷光线”加强这种干扰,同时在物理空间中隐喻人与人之间的微妙关系。我们都知道,“光”构成了人类视觉感知世界的基本方式,而其短暂的特性也使得我们经常忽略了它的存在。李子然的作品用一种冷静、理性的方式,将光和空间的关系揭示出来,实际上也揭露出观众欣赏作品时的心理状态和投射。而实际上,这不过也是一种受控制、受约束的社会关系。

所以,两位青年艺术家的方法是将艺术创作当作是具有普遍意义的媒介物,借助于他们个人的视觉经验和观念叙述的方法,完成一套语言表达程序。在他们的作品中,现实情境和图像叙事交织、个人化与日常化混杂,图式和符号并置。显然,这类作品在绘画性与观念性上都有别于川美上一个阶段的审美特征,不仅体现了“混血时代”新的视觉方式,同时也可归结为媒介转向带来的自我诉求。依靠艺术的力量,他们还试图打破语言的边界,希望以此在创作体验过程中完成有关个人意义的判断。
星星艺术空间的最近展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