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老男孩”曹勇油画作品展

主办:月湖时当代艺术中心        日期:2015.10.16-2015.11.13
他以男孩般的顽皮与戏谑,记录下历史尘埃中的模糊亮片,感受日常生活中点滴的忍俊,将曾经的血雨腥风和枪林弹雨犹如大白般温暖地表达。

他擅长肢解我们熟悉的历史故事和光辉影像,将传奇一样严肃的大事件用小人物独具的日常视野重新创作,一幅幅洋溢着卡通情绪的作品就这样诞生在观众面前。

批判·真实——谈曹勇的艺术创作

1970年生的艺术家曹勇是株洲三三一厂的子弟,三三一厂就是现在中航工业南方动力机械公司,一个大型国有制造企业,生长在厂矿家庭和株洲这样一个靠工业发展起来的重工业城市,偏偏曹勇成为了一位艺术家而非一名工程师,但这种生长环境为其艺术创作打下了伏笔。其从小耳濡目染的就是工厂的高大厂房和轰鸣的机器,儿时玩伴也都是三三一厂的工人子弟,回到家中所见的也是工程图纸之类居多,1977年开始小学阶段学习是最后一届红小兵,抓住了毛泽东时代的尾巴,初中学习阶段正值四个现代化建设的改革开放前期,被各种见所未见的文化与生活形式与观念所冲击,1990年曹勇考入湖南师范大学艺术学院油画专业,经济浪潮裹挟着是是非非迎面袭来,1994年毕业后分配到湖南美术出版社担任编辑,当时湖南美术出版社是一个具有强烈学术氛围的事业单位,衣食无忧可以在当时的艺术泡沫之下一边工作并独自走着自己的艺术道路并保持着自己的探索。

曹勇在2005年开始以一个艺术家的身份进行油画创作,他以一种较高的艺术认识开始,第一批作品就非常成熟,以《攻占总统府》、《公元1027年某月某日攻占东京汴梁》、《地道战》、《血衣变体》等为代表,题材与图式非常明确,挪用历史故事与某些宏大叙事的历史绘画,表达一种对历史的另类认识,画面人物众多,形象特殊:身材矮小、头大、眼睛外凸、表情木讷。技巧上注重轮廓线对形的塑造,所上颜料较薄,涂抹性强,不注重块面的塑造。

2013年曹勇到北京画院进修中国画一年,这一时期,其艺术创作有了很大的变化,题材以《西游记》、《水浒传》等传统名著题材为主,还是以人物为主,沿用前期特有的图式,手法上有所改变,对线的描绘更加注重,且更加放松,对形象的塑造偏向于意象化,比如:画中的树、石,远景中的人物等,这得益于其对中国画的学习。1959年至1962年,中国油画界发生过一场以“油画民族化”为主题的讨论,罗工柳认为:“油画家学习中国画,油画系的学生学点中国画,很有好处,很有必要。不然很难真正懂得中国民族绘画传统的精华。”但他强调:“但油画家学习中国画的目的,是为了吸收中国画的精华去发展油画,而主要不是同时做国画家。”这一点在曹勇的油画创作中有很好的体现,这一时期的创作以《江湖》、《好社区花果山》等为代表。

最近曹勇的绘画创作又有了新的变化,既定的图式特征被弱化,手法更加简单、娴熟,形象更加生动,富有人情味,题材关注都市生活,构图仍然以人物为中心,以《1949年8月长沙》组画、《进城》组画、《秋山鱼隐图》组画为代表。

中国是一个传统的农业国家,社会、文化都是建构在农业社会基础之上,在此基础上产生的儒家文化讲究仁爱、中庸与恒定,而由西方产生并推进的现代工业文明,代表了激烈的变化与对立,可以说农业文化为一种软文化,有着包容与和谐的气质,工业文化为一种硬文化,有着一种扩张与兼并的特质。曹勇的艺术创作中这两种特质兼备:军人形象、飞机、坦克、枪械等等这些硬文化形象与江湖草莽、市井流民、传统文人形象汇于同一个画面中,甚至合体为一个人物之中,产生一种具有寓言式批判的诙谐的画面效果与精神暗示。纵观曹勇在油画创作与探索思考中其特征是很明显的。

中国油画发展经历了清末民国的留学风潮,对西方古典与现代油画有了系统的学习与思考,有对古典与现代的讨论,有油画中国化与全盘西化的讨论,还有践行的艺术家对中国画的改造等,新中国成立后中国油画在毛泽东1942年《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指导下发展,形成了一种以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为基础的中国化的毛泽东时代油画,在这种风格形成初的20世纪40、50年代,可以说是一个过渡时期,由于传播条件、材料的限制与对西方油画理解的误差,与特殊历史时期在油画功能性的运用上产生的一种过渡性质的油画特征,技法生涩,注重涂抹,线条、笔法具有东方趣味,人物形象大众化,题材以现实生活中的人物为主,这与西方成熟的油画技法与传统题材相去甚远。曹勇的油画创作在技法与表现手法上就具有这一历史时期的特征,其油画创作注重线条对形象的表现,采取的是一种先绘制人物形象再绘制背景的手法,敷彩较薄,有涂抹感,形象塑造具有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特征,却具有一定的意象化。随着中国与世界同步,印刷技术、信息技术发展与文化艺术的世界交流加强,中国油画对油画系统的认识与世界同步化,在现当代艺术界中普遍追求与世界接轨的国际化,观念与技法泛滥的状态之下,还采取这样一种“老旧”的手法作画的艺术家不多,还保持在这方面进行探索的艺术家就更少了。

曹勇生于20世纪70年代,长与80年代,在90年代走向社会,艺术创作于新世纪。一个人在成长阶段接受的文化冲击对其思想影响是最大的,这些东西已刻入记忆中,在思考时,它就会不经意的流露,在这样一个激烈的变化的、断层的、上下不接的思想、生活剧变中,造成了一种文化的碎片化带来的身份焦虑,这种焦虑就像踢足球一样,只有一个球在球场大家都冲着它跑,但如果场上突然有很多球,你却找不到目标,球时刻挡在你脚下,却没有明确目标,绕也绕不开。在曹勇的艺术创作中这种身份的焦虑感得到了体现,在他的创作中,火车、飞机、大炮,古典人物、革命人物等被并置,而人物的眼睛都是鼓鼓的,大眼白,看向固定的方向,这种眼神来自于日本漫画形象,如阿拉蕾、龙珠等,这种形式语言的表达与卡通一代以卡通所表达的卡通亚文化对当代人生活思想的影响不同,这是构成艺术家思想人格的一种元素,这是骨子里的东西潜意识的从小根植的,在创作中的自然体现,而非一种置身其中的对流行文化的思考与反驳。

曹勇的绘画中往往人物众多,构图注重场景性,内容表达具有故事性,这与传统的连环画有很多类似之处,这与艺术家从小阅读大量的名家连环画作品有关,如刘继卣、赵宏本、戴敦邦、贺有直等,在进入美术出版社后甚至绘制过连环画。连环画往往将故事画面画,一个故事节点一张图画,简单明了,画面高度概括,直指事件,中心人物突出。另外连环画都是线描为主,线条细腻概括,这些特征在曹勇绘画的《水浒人物》、《大闹天宫变体》、《攻占总统府变体》等作品中都有体现。另外在曹勇的创作中,很多穿越时空的物象被并置在同一个画面中,飞机、大炮、坦克、古典人物、老电影明星与电影形象、历史事件等等,以他特有的人物表现手法统一起来,形成一种整合,一种碎片的拼接,一种对历史的特殊回忆。

曹勇的油画创作是具有一种寓言体式的批判性的,他从2005年开始创作到现在始终却保持着这种批判性。在当下社会经济泡沫与思想泡沫充斥在上层与下层生活之中,房产泡沫、车市泡沫、股市泡沫、娱乐节目、微信刷屏、网络宣传、信息轰炸与思想强奸,市侩主义与功利主义盛行,艺术家的创作慢慢为市场同化,为犬儒精神牵连,走向一种同质化与个人化,走向一种对材料的追求与纯观念的玩味,最重要的批判性被弱化。“在《德国悲剧的起源》一书中,本雅明阐发了他对寓言、一种寓言式看待事物方法的理论。在本雅明那里,观察者在语言中面对的是僵死的原始大地,是历史弥留之际的面容,在寓言式的书写中,我们看到的是碎片,也正是这些碎片,携带着历史的印迹,在每一个瞬间性中导向丰富的未来。”(读书2004年第3期刘昕亭《走向一种政治寓言体式批判》)在曹勇的创作中,穿越历史的技法表现中,闪现的各个历史碎片中我们似乎看到了这种寓言体式的批判。一种对现实的既定事实的反驳与再梳理,一种个体对抗的表达,一种清除对客观世界的最后幻觉,完全用自己的手法,不是在世俗物质世界上嬉戏地而是在天堂的注视下严肃的重新发现自身(本雅明语)。

曹勇在生活与创作中有那么一些不羁的特质,但很真实,很生活化,没有任何刻意或者掩饰,就如媒体对他进行采访时,面对镜头他也以平常态对待,不做修饰,谈论的也是平时生活中的真实状态,其作品也如他的生活状态一样真实、无刻意、自然的表达其内心的思想与精神成长的过程,一种独特的“老旧”的、不合时宜的技法追求,与一种对过去生活经历的历史碎片的整合,造就了一种独特的图示语言,这是一种再真实不过的状态,不为观念而观念,不为图式而图式,在这个图式之下却富含故事性的情境表达,不复制,这与平时的诸多见解与实在的精神相契合,这些都是真实的,艺术创作的真诚与真实的精神表达是最重要的,为名利羁绊、市场左右的创作与表达,再机智也只为机巧,不为智慧,在思想上保持个体特性又与公众关联,有所反思且抱有独特的批判精神这是更难得的。

罗彪 2015年9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