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六个90后》 成都青年沙龙(2016夏季)展

主办:巢艺术中心        日期:2016.77-2016.7.22
展览简介:

“成都青年艺术沙龙季展”是巢艺术中心自2013年以来持续推出的艺术项目,每年分春、夏、秋、冬四季,本着“自由、开放、实验、创新”的精神,为青年艺术家提供展览的“窗口”、交流的“客厅”、创新的“实验田”。

生之微末,实践待续

——《六个90后》展览前言

文:崔付利

丹托在其著作《艺术的终结》中曾提及:“我和贝尔廷的理解,艺术应该是充满活力的,其内部应该没有任何耗尽的迹象。我的主张是:一种实践情节(complex)是如何让路给另一种实践的,纵然新的情结的外形不曾清晰——而且现在也不清晰”。可以说,《六个90后》也是在这样一种问题情境中展开的,艺术是应该充满活力的,当代艺术是在对抗旧有权利、体制的过程之中发展起来的,但当代艺术本身却又潜移默化地演变为一套狭隘、僵化的权利系统,其中不乏资本的诱惑以及既得利益者的江湖恩仇。站在历史发展的角度,我想我们留给未来的绝对不仅仅只有这些。《六个90后》作为成都青年艺术沙龙的展览之一,主旨就是要呈现一种未曾呈现的声音,挖掘真正具有实验精神和问题意识的青年新锐艺术家。诚如丹托所言,虽然我们还未能将这种情结清晰化,但我们却又明确的知道我们要拒绝什么。

《六个90后》是成都青年艺术沙龙的2016年的第二个展览,此次展览通过网络征集作品的形式,最终从38位报名艺术家中评选出六名参展艺术家。出于展览资金和展示空间有限,此次征集作品仅限于架上绘画。不可否认,这的确存在着一定的局限性,但那种大而全的“标准”展览模式恰恰是我们所拒绝的。虽然作品征集仅限于架上绘画,但在架上绘画的范畴中我们也力争完整地呈现其基本形式——油画、版画、水墨、综合材料等,目的就是要较为集中、完整在呈现一批在架上绘画领域中具有实验精神的青年艺术家。在成都艺术界,这六名艺术家可谓陌生面孔,他们有的刚刚本科毕业,有的则是研究生在读。但从另外一个角度而言,这恰巧说明我们评选过程是公平、公正、公开的。

对绘画语言新的可能性的尝试、对绘画观念的思考以及两者之间的关系处理,是我们选择艺术家的原则和标准。最关键的是,我们希望通过展览能够呈现出艺术家个体在问题意识和方法意识的差异性表达。此次展览艺术家中,杜悦比较迷恋色彩和空间的相互关系,虽然她的作品中仍然保留着可以辨识的具体图形,但经过她抽象化的画面处理,抽离了画面中具体图形的叙事性指向和观者对于作品的文学性想象和阐释。在她的作品中,空间和色彩是相辅相成的,如果说空间处理使得其作品具有一种秩序性,那色彩对空间的控制则增添了画面的神秘感和未知性。黄明的素描作品已经突破了我们对素描的既有认识,正是在简单的黑白关系处理中,我们甚至无法辨识其作品中图像的真实与虚假、存在与虚无。他对画面的处理介于一种表现和再现的游离状态,甚至处于一种图像解构和新的图像形式建构的交叉状态,似乎在无形之中颠覆了我们既有的传统视觉经验。基于这种语境,他笔下的风景或许已经不再是单纯地对风景的记录和再现。严海军的参展作品为黑白木刻版画,整个画面是用一把小号三角刀所刻,虽然三角刀多用在刻画利落的风格,但严海军的木刻版画所呈现的画面显得安静、祥和。严海军的黑白木刻版画干净利落,但不乏疏密有致的细腻处理。他的作品以意向符号为载体,以个人经历和生活情感为基础,以含蕴朦胧为特征,具有直觉的、非理性的不可言说性。

刘章羿将一些毫无关系的图像并置在一起,并试图重构一个看似真实但又陌生的情境。虽然他作品中映射着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碎片,但通过荒诞化的组合和并置,似乎为我们重建了一个平行于我们生活之外的另外一种现实,从而消解了观者在视觉经验上的既有期待。可以说,刘章羿正是在他营造的现实和剧场的交融维度中,通过一种个人经验的处理而反思个人与社会的关系,但他又对这种个人经验保持着一种距离和警惕。伍恒洋的当代水墨作品无疑受到西方抽象艺术的影响,但他并没有完全陷入到西方的形式主义系统之中。尽管对形式的处理较为明显地呈现在他的作品中,然而伍恒洋并没有放弃对水墨自身的文化追问。比如,在中国传统的文化结构和水墨系统中,线条本身就是有语义的,它本身可能就是一个文化系统。在他的作品中,中国式的书写与西方形式主义的并置处理,使得中西两条线索交汇在伍恒洋的作品中。对于张佳颖而言,很难以一种绘画风格来定义她的作品,而且艺术家的作品本不应该就被随意贴上标签。从她的作品中不难发现,张佳颖作品又符合抽象绘画严格的分形法则。虽然说艺术家以标题、叙事线索或主题形式提供的文字提示越少,观众需要用语言填补的空白就越大,但张佳颖却似乎给观者故意设置了一个语言和视觉的双重陷阱。看似她设定了一个清晰的客观存在,实则抽离了你与我、虚与实的相对边界。

从参展艺术家的作品整体来看,90后的青年艺术家对待艺术的态度更为纯粹,他们更注重对艺术本身的尝试和探索。希望此次展览能够给各位参展艺术家带来一丝信心,更真诚地祝愿他们能够在艺术创作道路上一直坚持下去,并且越走越远。最后,让我们再次回到丹托那里,他认为艺术所终结的是叙事,而不是叙事的主题。同样,《六个90后》标榜的是态度,而不是年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