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隐退与重置”五人当代艺术巡回展

主办:鸿印堂艺术会所        日期:2016.8.7-2016.8.15
广义地讲,自然界存在之物、人工制成品、文化遗迹均可作为符号辨识系统充当意义载体。此意义载体作为一个幽微莫测的世界,往往蕴含着双重属性:一则,可辨识、可触、可见领域的属性;一则,难以捕捉的不可见领域的属性。两者之间的关系一旦确立不变,便形成一套模式化的符号辨识系统。当代艺术的重要价值则在于不断打破此类即将僵死的体制与模式,通过对可见领域的干预,迫使固着性不断隐退,从而实现意义的重置。

艺术家徐明琪的《蜘蛛网》系列,从物之物性出发探讨自然物与意义载体的重置关系。他将自然界中的“蜘蛛网”作为现成品材料,直接置于麻布之上。除了一些趋近于自然痕迹的纹理之外,他尽量降低自身的干预性创作。“蜘蛛网”作为自在之物,指向一种自明、超然的范畴。艺术家的意图在于,实现人类主体性的隐退,并将主体性归还给自在之物,恢复其言说的可能性。由此,作品从自然之物转换成意义之物,完成将自在之物直接充当意义载体的过程。

艺术家庞海龙同样使用了自然物作为材料进行创作,他选取动物骨骼作为意义载体,通过对牛骨与牛角的不断削割、打磨、组装,动物骨骼的自然样态逐渐隐退,人工在场的痕迹不断加重。《隐力》、《射线》、《无声的自由》诸等装置作品中,原本作为自然之物的动物骨骼并没有衍生为自在之物,而是作为承载暴力与冲突的意义载体,不断在人类行为与原初样态之间拉扯、对峙。此时,物之物性的隐退是被迫的、渐进的、艰难的,同时胁迫方的干预行为也从未停止过受阻。这些装置作品蕴涵着激烈的行为过程,伴随着创作者重复性的进攻与受阻,以及物之物性的抵抗与消磨,呈现出最本质、直接的暴力冲突模式。

艺术家胡月朋的《捕云记》是持续多年的行为艺术。他多年以来隐居黄山,保持与现代城市生活相隔绝的归隐状态。隐居行为作为《捕云记》的重要构成部分,显现出某种意义趋向与价值判断:处于现代社会的人类如何保持人性与非人性的取舍与平衡?《捕云记》指向中国古代野逸派文人的逸格,以及老庄思想所推崇的天人合一精神。捕云行为的实施过程由艺术家前期的隐居生活与不定期的捕云仪式组成。悖谬之处在于,当捕云者的装束与姿态彰显出饱满的仪式感时,其目的却是虚置的:所欲捕之物恰恰是无法被捕获之物——“云”实则气,乃无形无象之非实体。艺术家通过抽空行为对象的实体性、可见性、可操作性,实现了功能与实用主义的隐退,同时将一种形而上的意义置入:象征现代身份的隐退,回归自然状态。

另外两位艺术家陈光武和朵夫的作品主要聚焦于文化脉络与精神信仰的范畴。陈光武多年来一直在进行水墨书写实验,他试图从中国古代遗留物,譬如铙、鬲、甗、帖、碑等文字遗迹中发现一种永恒的文化意义。他将文字遗迹视为符号辨识体系,通过不断模糊文字的可辨识性,将其转化为一种不可辨别的符号意义系统。在他的水墨重复性书写过程中,任何既定文化的固着性与辖域化都被拆散、揉碎、隐退,进而重置某种恒定的意义载体——某种脱离任何地域、时空所限定范畴的价值体系。

艺术家朵夫多年来一直探索当代语境下视觉图像与精神信仰之间的重置关系。他常年以来坚持在亚麻布上反复涂抹“十字”符号,并逐渐形成自身独特的图像范式。倘若用“极多”来描述其图像范式未免是在沿袭形式主义的逻辑。论其创作机制,十字系列作品的灵感源于艺术家虔诚的基督信仰,最终的落脚处才是图像本身的当代语言图式。朵夫作品的核心观念在于如何建立与当代精神信仰相匹配的当代视觉图像。毋庸置疑,发自于基督信仰的视觉图像需要进行当代语境的转换,之后才会被纳入当代艺术的发展脉络。朵夫的十字系列,通过剥离、驱逐一切具象的、可辨别的宗教形象,通过不断重复书写“十字”的抽象符号,实现了从可见领域至不可见领域的精神性转换。由此,所隐退之物是人类文明规定性之下的宗教建制,继而形成一种超验的、形而上的、无形无象的意义载体。

在当代处境之下,不妨将隐退与重置作为当代艺术趋势的两种修辞。直至当下,大多数艺术家的创作状态仍旧沿着单一的隐退之路,在语言形式的逻辑里实施消解与虚置的策略。而真正完整、恰当的当代艺术创作应兼顾意义之重置。本次参展的五位艺术家呈现出他们对此核心观念的追问与回答:如何从物质材料、创作模式、意义构成、符号象征诸层面,建立某种隐退与重置关系的更迭机制,并激发作为当代艺术家的创作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