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光·舞”当时间与空间融合当代艺术家刘白个展

主办:花园艺术空间        日期:2016.8.10-2016.9.20
当光不再是一种无形的,稍纵即逝的存在,而是成为不断在有形空间中自由运动的物质,在相机曝光的那一刻被定格,它的轨迹,它的形体,它永不停歇地舞动着。刘白在“光?舞”的创作中不断探索并揣摩时间与空间的交互关系,以数码摄影技术作为他的创造性的来源以及激发无限潜力的媒介,用一分钟的曝光时间在镜头前创造舞动的光线素描。时间与空间的概念在刘白的创作过程中逐渐开始结合,交融:在时间的停留间隙,空间被飞舞的光的轨迹勾勒出轮廓;而在光塑造出的空间里,时间又同时在无数条光线的平行前进,交叉汇聚等动态中显现。在繁复密集的黑白线条之上,刘白又加入了丙烯颜料的泼洒,黄蓝绿红的斑点从线条聚集处由中心向各个方向迸发,充满强烈的颜色视觉对比,构建了一个冷峻严肃之上却又活泼妍丽的异像世界。刘白坚持20年的禅宗打坐同时又赋予了这些作品更深层的人文含义,那些错综复杂,夸张涌动的线条让人联想到人类情感的复杂与波动,而似是无止境地放射着的线条却又引领情感核心处的乱麻走向舒缓平和,走向希望。

刘白

当代艺术家, 出生于台湾, 1983年移居美国, 作品曾入选台湾全国美展, 法国沙龙展, 多次入选美国当代艺术比赛。曾任中国上海师范大学艺术顾问,台美艺术协会会长, 台美摄影学会会长。现为洛杉矶艺术协会会员, 橙县当代艺术中心会员及讲师。作品广被收藏家和美术馆收藏。

个展

2016 年个展于M 画廊, 台北

2016 年个展于凡亚画廊, 台湾,台中

2016年个展于艺术核心画廊,洛杉矶, 美国

2015 年个展于上海触觉艺术馆, 上海, 中国

2015 年个展于825画廊, 洛杉矶艺术协会, 洛杉矶, 美国

2015 年个展于橙县当代艺术中心, 橙县, 美国

2014 年个展于南加州艺术画廊, 波莫纳市, 美国

艺术家自述“光的素描”

经过几个小时的准备,我只用了一张照片来完成每个图像。在大约一分钟的曝光时间,我在摄像头的前面创造“光的素描”,有时我在计算机里将图片反白,除此之外就没有在计算机里“光的素描”作其他的改动。有时候,我把相同的图像的正相和负相并排放在一起成一件作品。

30年以来我一直在画较为传统的素描。在2006年我用油画探索光的世界并与海伦?凯勒国际慈善基金会合作,在洛杉矶小东京文化中心开了一个个展 -“希望之光”。从那之后我变得十分的好奇光的运动轨迹的效果,也许这可以成为一种新的绘图的基础?我尝试用摄影机和灯光,融和我几十年的绘画经验和相机的快门长时曝光,创造出了一系列的“光的素描。”

该技术起源于1914年,当科学家弗兰克和莉莲 ? 吉尔布雷思((Frank & Lillian Gilbreth)用小灯和一个开放式快门来跟踪工厂工人。我的“光的素描”的创作灵感来自杰克逊 ? 波洛克(Jackson Pollock)和赛 ? 吐弯布里(Cy Twombly),其画作运用像舞动般的动作组成了彷佛会从画中跳跃出的轨迹。

在我的佛教禅宗的打坐,”光”像芦苇在微风中摇曳,或像自由翱翔的鸟飞扬在悬崖之上,形成千万的光线在我的脑海里跳舞。在那时内心世界是干净的,清澈,充满新鲜空气。成千上万的光线形成阵阵的浪潮。揭示宇宙的秘密。

音乐,尤其是古典交响乐,也塑造了这些景象。我将我从音乐中所带来的感受,那些有如奔波,飞越山川,河流,海洋的膨胀感都融入了我的作品之中。

我作为一个抽象画的画家已经很多年了,非常关注于线条,形状,组合和概念。数码摄影会是一个超现代的理念让我扩大创造性的同时又是一个具有无限的潜力的媒介。

艺术对我来说是一个充满实验性的冒险,一个深沉形式的游戏。

一个人真的可以用摄影作画吗?如果“绘画”指的是任何像绘画的作品,能够提升绘画作品的形态与原则,那么刘白已经用摄影绘画一段时间了,他的摄影制造出更能接近视觉上的,属灵性上的绘画,而不是一般的视觉和额外视觉属性的摄影。在纯粹的技术术语而言,刘白确实是个摄影师。正确地说,他是一个精于绘画的艺术家。

对每一件刘白的光的绘图, 他都带着那些线条向前走和奔跑。所捕获的线的密度和其活动,如此保留或加强,可描述为不仅是弧形和痕迹,也是粗厚的纹理且涌动地发光,创造无法形容的气氛和威胁不安的空间。刘白的绘图像是Rapidograph笔画出的纠缠不清的符号。但它们并不是依赖于笔压力的变化,油墨的变幻,或甚至是艺术家手的腕力-这些物理特征来呈现。某种程度来说,它们让我们的注意力集中于线本身的表现-即线就是影像而不是符号,是路径网而不是手势的痕迹,是动态的反射而不是动态的记录。

刘白的线条组合显示出书法的流动性,线性简洁,以及在简单性和复杂性之间保持精巧的平衡。当然,这些影像不是“书法”本身,因为它们不能显现出这些活动的物理的或实际的条件;他也不渴望引进书法字体把它们的外观或内容改变。不过, 在他的构图里, 参拜古老的艺术形式,应用它的基本单元,线条,创造出在书法传统内没有的,而受到流程和重新组合的牵制所产生的具乐趣及惊骇特征的书法意象性错综复杂的世界。

画面是可重构的,这要归功于数码图像处理的工具,刘白可以把他的动作画面变成虚构存在的画面。在这空间,光营造了“绘画”影像。刘白的线性结构似乎悬浮在我们和图片的“内部”之间的一个奇怪的阈限的范围;就如它是打印的“表面”,全部溶于感知上。图像的平面,或图像的膜,似乎已经消失了。有些作品,至少,似乎是伪装存在于三度空间,但并不是或追求光错觉。创造这些精怪的衔接形状结果,并不是对电影的噱头特征有追求的欲望,而是刘白对这些形式本身的纯粹喜悦,这些集群的,或模仿或重复的线条具有惊喜和玩赏的潜力。

随着他的光绘画,刘白发明了一种概念上不复杂,但在视觉上是致密的有吸收性的一种艺术- 通过设置自己,只是调查,但持续创作来超越过去的人坚持推进的。刘白的书法式的影像打印 - 也许我们可以称之为“calligraphy” - 多少涉及到许多当代抽象的摄影方式; 但他们不畏于过度的实验或绞尽脑力,所以, 不呈现死板或脆弱。刘白,可以说,创造出几乎任何人都创造得出却没有去创作的艺术,已经建立一种他自己风格的方法,这是他注入了个人情感,从而证明可以抵抗模仿的方法。还会有其他人创作calligraphy,但没有人会看起来像刘白的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