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安静的狂躁”陈珏个人作品展

主办:云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日期:2017.6.12-2017.6.15
如果将艺术理解为自我描述、自我阐释的愿望,以及将自我从精神涣散的生活中拯救出来的努力,那么,我们看到的作品很多时候是以美好治愈疼痛,而很少以疼痛激动对美好的更深切向往。印度奥义书将自私和痛苦视为人类德性的起点,痛苦本身象征着无限完美的可能性,进而抵达善的普遍与万物融合。如果我们以这样的眼光去回望作品的发生,就会发现这样的尝试在艺术史中从未断绝,如波德莱尔的诗歌赞美过腐尸,将其视为他最深的爱人,兰波的诗歌幻想过地狱的谵妄与寂灭等。

陈珏的绘画也是在这样的大前提下展开的。但她是循着光和身体的线索,用象征去言说。每一组作品都选择了一个象征系列,如有时是蛇、月、花,有时是人体和动物的残肢,这些象征与传统中国画的象征不同,它不是以文化隐喻为中心的,而是以情绪为中心,倾向于破坏、腐蚀、撕裂。这些作品中最打动人的还是身体系列的作品,这样的身体无从命名、无从指认,以非常态的冷静消隐在光的透视中。同时,这些思索又呈现出还不能完全深入,和非连续的不足。但这些对于绝不妥协的艺术家来说,也是时间和思想的问题。

陈珏的绘画虽为绢本没骨的中国画法,但绘画理念是现代的。这些绘画中的巫魅与冷静,轻盈与狂躁,都多少能显现出当代艺术对痛感的另一种理解态度。

蓝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