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陈钧德绘画艺术展

主办:中国美术馆        日期:2017.8.22-2017.9.1
书写自然生命的华章

——陈钧德艺术简论

范迪安(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著名艺术评论家,博士生导师)

中国社会改革开放的三十多年,这也是中国艺术转型发展的重要历史阶段。回首这二个时期的中国油画,一大批紧紧追随时代变革并且坚持艺术探索的油画家为中国油画多元形态的建立作出了重要的贡献,陈钧德先生就是其中突出的一位。作为经历了艺术不同发展时期文化背景的油画家,他孜孜不倦,上下求索,在不断地创作与实践中形成了鲜明的个人艺术特征和卓有成就的创作成果。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他的作品就不断地在中国油画的各种学术活动中出现,也曾多次在国内外的重要展览中展出,而每一次,他的作品都以十分清新的个人面貌和鲜明的个性风格给我们带来欣赏的喜悦和学术的启发,他的抒情式表现风格在多样的当代中国油画中独树一帜,一向为画坛所好评。他的作品汇集在一起,更让我们看到他几十年持续的探索精神和丰满的学术气象,并由此联系中国油画整体的发展方向,认识他的艺术所蕴含的学术品格与语言特征。

依我浅识,陈钧德先生的油画似乎一开始就表现出成熟的而且非常个人化的面貌,几十年来,他的作品几乎没有风格上大的变化,只有风格的不断展开,不断走向更开阔的境界。正像他油画表达的主题多为自然风景一样,他的艺术世界是一方丰富多彩而又自立自为的风景。从艺术历史的渊源到他个人禀赋的流露,从他感受外部世界的方式到鲜明的表现语言,陈钧德的艺术透露出中国油画家在新的文化条件下不断联系着共同的学术命题又不断地追求自我风格完善的探索历程,其中有三个特点是十分突出的:

第一,陈钧德的艺术是20世纪以来中国油画追求现代民族风格这个理想的一种体现。自20世纪初油画从西方传来,在具有清醒的文化认识的艺术家部里,就自觉地把两个课题作为探索的目标。一是如何根据中国社会的现实需求对油画这种外来语言进行“中国式”的改造,以中国文化、东方文化的传统精神作为创造的精神基础,探索油画艺术风貌中的中国气派,使中国油画真正具备中国文化的内在品质;二是如何不受各种艺术潮流的左右,在创造的积累中坚持自己的个性表达,使艺术的个性从自己的心灵世界中自然而然地生发出来,建立自我完善的艺术世界。很显然,陈钧德在这两个方面都有清醒的认识与高度的自觉,他对20世纪以来前辈油画家如林凤眠、关良、吴冠中等所探索的中西融合道路有一种根本的认同,在承袭他们艺术精神的基础上,将对时代的感怀与现实生活的感受注人笔端,从而形成新时期中西融合的油画面貌。纵观他从早期到晚期的作品,这种艺术理想十分明确,因而他的艺术风貌是一以贯之和鲜明的。

第二,陈钧德的艺术是表现与写意兼容的艺术。从艺术史的渊源上看,他对西方现代艺术中的表现性风格有着浓厚的兴趣与深人的研究,放笔直抒胸臆,有着丰沛的感性,在色彩的浓烈度和线条的表现力上尤为突出。另一方面,他将中国绘画传统中“澄怀观道”的理想作为自己艺术的价值取向,也作为一种绘画方法论,在继承中发挥,也即以一种现代的“天人合一”意识看待自然与感受自然。他在关注和探索油画语言自身特性的同时,倾心于绘画中自然意境与趣味的表现。中国现代美术史上的很多油画家都曾进行过这个课题的试验与研究,而陈钧德先生是他们中成功地将传统的文人兴味与西方舶来的油画语言中嫁接在一起的一位,从他的一系列风景、静物作品以及人体写生来看,这种嫁接绝非简单的对接或融合,而是综合考虑二者可能的兼容性和合适的切人点之后而萌发出的一个统一的、具有现代特征的有机体。从这个意义上说,陈钧德艺术中的意境是其独创性的、纯粹的艺术特征,在来自西方的表现性语言和源自本土传统的写意性语言之间,陈钧德找到了广阔的天地。

第三,陈钧德的艺术充满着现代的感受。陈钧德一直生活在大都市上海,与许多画家在精神上从都市出走的艺术观不同,他的精神落驻点没有离开都市,而是通过对都市蓬勃生机的感受,丰富自己的现代形式感觉。他的一部分画作是关于都市的,但不是一般地表达都市建筑的物质性,而是摄取都市身影的形式美、结构的丰富性和整体意态的生机。他也同时把都市当作家园看待,把对自然的感受叠印在对都市的描绘之中,从而体现了一位都市人的“新都市观”另一方面,陈钧德还有许多作品画的是远离都市的田园风光,但在极为畅快的营构中,也叠印出都市给予他的形式灵感。在当代油画特别是油画风景中,像他这样把“都市”和“田园”作“等量齐观”的画家还不多见。他在纷繁冗杂的都市中游走,在风情万种的异域中驻足,如同在高山流水间行吟,用和谐交叠的色块将自己的阅览演绎成一幕幕美丽的自然风景,明快的画面格调既是活力与生命的表征,又体现出其积极乐观的人生观和艺术观,这在他描绘静物和人体写生的作品中也有体现。因此,无论所画的对象有何差异,大胆泼辣的用笔、遒劲有力的线条加之深厚的构图基础和色彩控制力组成了陈钧德对生命的咏叹,画面中的每一条线、每一块色彩、每一个物体自有它存在于生命主题的意义。

陈钧德先生的可贵之处在于他能够在现代化的生活沉潜中发现自然和生命的价值,并且用他独创的油画语言呈现给我们。他的艺术是用文人情愫书写自然生命的华章。

陈钧德的色彩交响诗

贾方舟

艺术只居内心,艺术之路的确就在我们自己的脚下,我用心去创造属于自己的、独立于自然造化的“新自然”境界。

——陈钧德

在上海老一代画家中,陈钧德曾是血气方刚的后起之秀;在上海的当代油画家中,陈钧德是德高望重的艺术前辈。生于1937年的陈钧德,在20世纪至今的上海画家群体中,他无疑是一位承前启后的重量级艺术家。这样讲,并非在地域的意义上定位陈钧德,他在中国油画界的地位和影响是大家所公认的。在“公认”的意义上,我们似乎没有必要谈他所在的“上海”。但我想强调他之于“上海”的意义,是因为,在上海这个油画名家云集的地方,他是一面旗。你想到陈钧德,就一定会想到大都会上海;想到上海的油画家,就一定会想到陈钧德。这不仅是因为他在上海所具有的威望,还在于他独树一帜的艺术风格,以及这风格和上海的渊源关系,就像我们谈论印象派、谈论野兽派抑或立体派无法和巴黎脱离干系一样。当我们谈论刘海粟、林风眠、关良,谈论颜文樑、陈抱一、吴大羽以及关紫兰的时候,我们怎么会不谈论上海这个他们曾经的历史舞台?前辈们的创榛辟莽,为后辈铺平了道路,陈钧德的成长,正是有赖于这块丰厚的油画“土壤”。

在许多次全国性的油画展上,我远远地就识别出陈钧德的作品,而大多数作品是需要看标签的,但陈钧德的画就是他的标签。因为他的画在群展中常常鹤立鸡群,十分耀眼。不是因为它的尺幅,而是因为它的色彩。中国油画家很少有像他这样敢于使用颜色的,不仅单色本身所具有的纯度和明度,更在于运用对立的色彩关系所产生的碰撞,那是一种交响乐般的视觉力度,铿锵有力的节奏让站在画前的观者怦然心动。中国油画家运用色彩,不乏深厚者、不乏沉稳者、也不乏凝重者,但却很少有像陈钧德这样如烈焰般换发出你内心热情的色彩。

即使在西方,在色彩上进入到主观、自由的宣泄状态,也是到了后印象主义、野兽主义出场时才有的事。20世纪初,画风强烈、用色大胆鲜艳的野兽派继续着后印象主义的梵高﹑高更和塞尚的探索,追求更为主观的色彩表现,并将后印象派的大胆涂色技法推向极致,使色彩不必依附于自然的真实原貌,不受任何程序的束縳,画面也不讲究透视和明暗,只通过强烈的色彩对比表达物体受光面与其阴影的色彩关系;通过颜色的“交响”,表达光的感觉和空间的效果,通过净化和简化的手段,在“动人的暗示与内部秩序之间,达到绝对的一致”。印象主义在色彩上的建树是划时代的,但它依然是自然主义地再现对象和对象的色彩关系,只有到了后印象主义和野兽主义阶段,对色彩的处理才进入到遵从主观心灵的感受,从而不再一味忠实于自然,而是摆脱了物体固有的色彩特征,特别注意线和色彩表现力,简练的线条和夸张的颜色成为画面的主宰,从而把欧洲传统绘画的自然色彩观念推翻,将梵高、高更的主观化色彩完善到自成系统的独立品格。绘画只有进入到这种更加自由的心灵状态,才敢于大胆地使用理色彩,让色彩与色彩撞击出火花,迸发出自然的视觉魅力和艺术的生命激情。

陈钧德的艺术,正是沿着这一条线索而来。他的艺术,最激动人心的部分,就是在色彩的碰撞中显现出阳光的明媚、自然生命的娇艳与灿烂。他的绘画题材涉及人体、静物、风景,特别是都市风景。但他无论画什么,作为手段的色彩都会上升到本体的地位,成为他的绘画的视觉中心。他长期积累的艺术素养和审美品位,常常在自然的激发下,在灵感的驱动中转化为一种本能和直觉,转化为一种心灵的直呈,并且在转瞬间倾泻到画布上。他作画,是根据感情的需要,在画中将高纯度的色块组合,使其在冲突对比中获得平衡和谐的关系,产生交响乐般的节奏。他的画,造型极其简炼,线条跌宕起伏,笔法轻松流畅,散发着纯真的童趣,洋溢着生命的朝气,传达着内心的欢快情绪,从而也感染着他的观众。

对陈钧德而言,表现什么本身已不重要,表达由自然而来的胸中意象和表达本身的快感成为绘画的主导。此时,画布成为他尽情发挥的自由天地,他的笔端变得率意而敏感,果决而大胆,高超的技艺不期而至,色彩在调度中左右逢源,手中一支生花妙笔,颐指气使,纵横挥洒,淋漓酣畅。每当画家进入这种状态,无论画什么,都是借题发挥,真正重要的是体现在画中的“主体精神”,是画家对自我情感的宣泄。那些绚烂的、浓烈的、明丽的和饱满的色彩以及既对比又和谐的色彩关系正是画家充满激情的内心的映照。如他所说:“ 艺术只居内心,艺术之路的确就在我们自己的脚下,我用心去创造属于自己的、独立于自然造化的‘新自然’境界。”

对于陈钧德的绘画风格,人们总是喜欢从中国传统的写意精神中获得解释。这样理解虽然并没有什么不对,但我认为并没有抓住陈钧德艺术的要害,因为在我来看,陈钧德的艺术在中国油画史上的最大贡献不是中西融合,而是把油画的色彩语言发挥到了极致,从而提升了油画本体的价值与意义。可以说,在以色彩为优势的油画本体的意义上,陈钧德的成就在中国还找不出几个人可以与他匹敌,老一辈的刘海粟、林风眠、吴大羽、吴冠中都比较注重色彩语言的运用,但色彩在他们的艺术中并不具有独立价值。比陈钧德稍长的罗尔纯应该是在色彩语言的运用上比较突出的一个;比陈钧德更年轻一些的画家如王玉平、谢东明、闫平、申玲、张立平等,对色彩语言的运用也都有所建树,但相比之下,陈钧德都更胜一筹。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陈钧德在中国油画界是当之无愧的色彩大师。

在建国以来的数十年中,中国油画家在意识形态控制下多用心于表现重大题材,着力点全在内容的正确。改革开放以后,虽然可以顾及到对油画本身即语言层面的研究和探索,但是过强的使命感、精神的重负和内心的压抑使他们与灿烂的色彩无缘。加以传统艺术中长期形成的“从五色令人目盲”、“画道之中,水墨最为上”的崇尚清雅淡远的色彩观念,对于油画色彩语言的认知依然十分有限。在这个大背景下看陈钧德的艺术道路,就特别彰显其在油画语言的建构中特立独行的品格。

有鉴于以上原因,我只能把陈钧德的绘画源头与一个世纪前出现在巴黎的野兽派相衔接。在西方,虽然野兽主义在广义上是表现主义的一个分支,但它本质上并不同于表现主义的精神倾向,因为表现主义是一种尖刻的现实主义,多出于狂热的神经冲动和对现实的质疑,而野兽主义虽然在古典主义来看是粗野的,但它是明朗的、阳光的和“安乐椅”式的,它作为西方现代主义的一个最早的流派,曾对现代绘画的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它吸收了东方和非洲艺术的表现性特征,创造了一种有别于西方古典绘画的强烈而简约的手法,有明显的东方“写意”的倾向。也正是在这一点上,陈钧德的艺术与中国传统艺术的衔接就更其自然。所不同的和更具价值的是,他对油画色彩语言的高度发挥。

作为一个人,陈钧德单纯、自在而平和。他从不“喧哗”,很少长篇大论地发表意见。他的履历简单到除了那些光环似的头衔,就只剩一句话:浙江镇海人,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工作于上海戏剧学院。他说:“对于我,漫长的人生经历,最本质也是最正确的答案,便是让自己的生命变得更简单、更明确……”他所以能长期保持一份“淡然若水”的超脱心态,是因为他懂得“更简单、更明确”之于生命的价值,懂得“有所不为然后有所为”的道理。身居灯红酒绿的大上海能保持这样一份平静淡远之心,是因为他有自己的精神出口,有自己情感宣泄的渠道,他的灿烂的艺术就是他宁静的心绪的一块补色。他创造的艺术天地足够耀眼,他还哪里顾得、也根本不需要在生活中招摇过市,“我画画,因而我无比快乐!”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诱惑一个“无比快乐”的人。

2017-5-9 于京北槐园

个性、格调和品味

——陈钧德的油画艺术

邵大箴

在当代中国画坛,油画家陈钧德是一位特立独行的人物,他为人低调,不论在失意或得意的情况下,都潜心钻研艺术,投入绘画创作。数十年来,他不倦地从古今中外大师的经验中体会绘画规律和原理,结合对客观自然的观察研究,不倦地进行探索,逐渐形成富有鲜明时代风采和个性特色的艺术风格。这不仅丰富了当代中国油画的面貌,也为我们大家十分关心的油画中国风问题提供了生动的经验。

陈钧德走过的艺术道路艰难曲折,虽然他有艺术天赋,在上海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受过系统教育,成绩优秀,但1960年毕业后有十七年的时间不能从事专业绘画创作,被迫处于边缘状态,直到文革结束国家进入改革开放时期,才得以放开手脚,显示自己的不凡才艺,在艺术创作上取得丰硕成果,受到业界和社会的认可和评价,在我国当代油画界占有独特的位置。

在陈钧德艺术成长过程中,对他影响最大的是刘海粟、林风眠、关良、颜文樑、闵希文等艺术大家,他称这几位亦师亦友的前贤是他黑暗时代的“灯塔”。他之所以如此说,不只是因为这些在中国画界领一代风气的师长有高超的绘画技巧,更因为他们的人生经历和艺术创作所体现的文化精神和仁爱情怀,使他得到精神上的鼓舞和感动,从而更真切地领会艺术真谛,并激励自己为纯正的艺术创造而奋力拼搏,奉献一生。

这里说的所谓纯正的艺术,是指旨在通过形式语言表现真善美、富有文化内涵和审美情趣的艺术。它既与那些偏离创作规律、片面强调为政治服务的唯题材论的创作保持距离,也与一味为吸引大众眼球而降低品格的世俗艺术迥然不同。纯正的艺术来自有纯正心灵艺术家们的创造,他们尊重自然,从客观世界中获得灵感,用主观的心感受事物的美,是客体与画家主体合二而一的结晶。陈钧德之所以与这些艺术大家交往密切,因为他们心心相印,有共同追求纯正艺术的审美理想。

1963年,陈钧德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不久创作的一幅篇幅不大、题为《小金》的少女肖像,说明他在年轻时期的艺术追求起点很高,是走在同行们前面的。50—60年代,国内艺术界与西方世界交流中断,人们普遍视西方现代绘画为异端而拒之,一些曾负笈游学欧洲的艺术家们遭到冷遇,观念偏颇和视野狭窄导致绘画风格样式的单一,而陈钧德却出于天性的驱使和勤奋好学的动力,在曾经留学法国的闵希文老师引导下,从一些画册中领受欧洲印象主义、后印象主义、表现主义等早期现代主义流派的艺术风采。他从欧洲现代艺术和国内师长的创作中得到最重要的启发是,艺术家要用自己的眼睛和心灵看世界,画自己的真切的感受;在绘画形式语言上,要摆脱旧框框,敢于用广阔的胸怀面对世界艺术思潮的变革,善于吸收其中有益成分丰富自己。《小金》肖像发出的信息是明确的,不追随当时流行的、过分带有政治和意识形态色彩的画风,借用西方现代主义绘画语言,把对线、色彩和结构的重视与自由抒发感情结合起来写形传神。应该说,陈钧德一直坚持这一理念没有动摇过,只是他坎坷的生活和艺术经历,使他对人生和艺术的认识逐渐愈加深入,对民族传统艺术更加迷恋。他从历代文人画大师的作品里体会中国传统艺术的写意精神,倾心于八大山人、石涛、黄宾虹等人的画作,从王国维关于“造境”与“写境” 的理论中得到启发。他在中西艺术中,在写实写意两大艺术体系中,看到和找到契合点,决心在融合中西的广阔道路上找到了自己奋进的方向。

陈钧德清晰明确地认识到,在讲究造型结构和色彩的油画中融入民族传统绘画写意元素,决不是把油画制作成像中国画似的,而是在保持油画基本特性的基础上,使之有中国传统艺术的意味,有时代特色,有个性面貌。几十年来,陈钧德为此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时间和精力。语言的严谨而自由,是陈钧德油画艺术最重要的特点。他的作品不论人体,还是静物或风景,也不论是即兴写生还是经过酝酿的创作,都以情和意见长,笔线粗犷而柔和,物象夸张、变形而有度,色彩鲜丽而不艳,有令人回味的色彩交响,有如音乐似的调性。画面细节精妙纷呈而整体感強,尤以充盈着的流动感和气韵感人。这些因素的综合,形成意境之美。他的作品在受到广泛好评并受到市场追逐时,他心态平静,淡泊名利,一如既往地以十分严肃认真的态度默默无闻地在探索,在攀登艺术的高度。他的这种精神和态度,受到业界的公认和赞扬。笔者曾多次参与国家级油画展的评选,凡有陈钧德作品参展,因其形式风格鲜明,格调非同一般,受到评委们关注。曾任中国油画学会主席、近三十年来屡屡担任国家级油画展评委会主任的詹建俊先生,在我面前多次夸奖陈钧德的油画有个性、有格调、有品味。

我高兴地为陈钧德的艺术成就点赞,为我国油画界有这位兼备坚实功力和深厚修养,又有奉献精神的艺术家而骄傲,相信陈钧德的艺术业绩和创造成果将在中国现代油画史上占有自己独特的位置!

看陈钧德的画

詹建俊 中国国家油画院院长

陈钧德先生以其充满现代感和艺术活力的油画风格,和融合中西的艺术成就,在我国油画界得到了广泛的赞誉和尊重。观赏他的作品,突出感到他有一双善于发现和把握油画艺术特有的本体之美的眼和手,更有一颗敏于感受自然之美的心。在他的作品中,能够把自然现实与绘画艺术之间的关系转换得那么随心应手,那么轻松自如,那么尽兴尽情,自然界中所有的一切通过他在画布上的转换,使客观对象立即成为了一种艺术形象,具有了艺术魅力。这是天赋、是智慧,更是修养。

他的艺术创造既遵循又不拘于对绘画艺术中各种规律与法则的运用,而是重在构建作品的境界和意趣,让形象与色彩在意象中形成艺术与现实间的似与不似的关联与表现。他的作品有着明显的西方现代油画艺术的影响,同时,更突出有中国绘画的写意精神,其中对比鲜明的色彩运用、洒脱灵动的绘画手法和意韵隽永的审美情趣,使陈钧德先生的油画作品特别彰显出中国绘画精神之美的艺术特色。这是他作为一位中国油画艺术家在个人的艺术追求与探索中所取得的创造性的成就,同时也是中国油画艺术发展的成就。

在此,衷心祝愿年届八十的陈钧德先生身体康健,艺术长青!

2017年6月
中国美术馆的最近展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