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2017着相”六城行为艺术现场-西安站

主办:相西石当代艺术中心        日期:2017,9,4-2017.9.6
離相寂滅

相西石/文

世像百态,游走其间,依像“着相”自是凡夫常态,也是愚笨之人的操守和本分。

当小学生的时候总听老师讲:住在新社会里我们很幸福!我们一定很幸福!我们必须很幸福!至于为什么,老师倒没说。我是个笨人,却也自作聪明的对幸福起了非分之想与追求之心,于是乎偷偷地献媚,苦苦地纠缠,只是体味到了一种遥远而不可及且酸不溜秋滴的“赶脚”。当了艺术家后,骤然自信满满,认定这种感受就是传说中的诗意。时间如飞,一转眼就身处新时代了,周围的朋友常常说起“诗意和远方”,使人感觉到生活的浪漫与现实的美好,内心又升起了对幸福的非分之想,并真心地“赶脚”这就是我需要的。有一天,有朝阳群众提醒——生活除了诗和远方还有眼前的苟且!这话说得忠恳。没错,苟且就在当下,并且在生活的实相中苟且成了主旋律。再后来听人唱这是个新时代啊云云,啊啊啊的挺好听,词曲很具有感染力,时不时地刺激着肾上腺素的分泌,娇媚的歌声不断的提醒人们苟且的必要性与合理性,同时进一步加强了我对诗意的迷恋及远方的遥远感。

细想,自己是“着”了幸福诗意之“相”,我猜“相由心生”应该于此同理。

当个艺术家在生活中寻寻觅觅,体察事物,人来人往中既要审时度势又需应对变化,自我的执着与局限是难以觉察,动念起身磕碰冲撞他人自是当然,想要不迷己惑人、连累四周着实也难。反思自省与选择立场、权衡利弊同样重要,无论做出怎样的结果均是基于个人处境与价值判断。做人做事本来就是个良心账,经营与盘算都是有的,这是自我的权利和自由,艺术家同样享有,不周全之处倒也无可奈何!新时代里,当艺术家的人越来越多,眼看着“人人都是艺术家”了,艺术事业的繁荣当是指日可待,众多的艺术家们散布于球体之上的荒野村镇,其中不乏天才。天才们来到了人间并不那么娇气,吃喝玩乐的事总能亲力亲为,并且任劳任怨。生性散漫顺带好逸恶劳,在寂寞难耐之时以艺术名义为幌子招摇于世,既寻求了世俗的认可,又获取了体制内外的成功,美其名曰:干大事!若得机遇好时,顺手掳获仨瓜俩枣的实惠,还会被追逐的粉丝誉为大师巨匠或专家院长,可谓名利双收。天才们神通广大,有的装狗变狼,有的发嗲骂娘,一时间艺术圈热闹非凡。这是时代的背景,也是天才下凡的现实需求,合情在理。就这项事业而言,其中有你有他还有我。

《金刚经》上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这是一切的前提。

人性本身执着于自我,当了艺术家便是“着”了艺术与艺术家的“相”,更是强化了自我的自大。在新时代的秀场中你方唱罢我登场,没有人甘于寂寞,各类各色的表演令人目不暇接,庸俗的气氛随之蔓延开来,作为凡人自然沉迷其中。转头看到有“德艺双馨”的人物令人为之振奋,那人物借艺术之名做道德和正义的表演,惯常以犀利而深刻的言辞,正义与悲愤的语气,高尚且宽广的情怀,娓娓道来艺术与生活的“独家真谛”。这样的表演其实很是耐看,一半装真,一半装假,表演者往往入戏甚深,演技精湛,加之观众的掌声与喝彩,瞬间将说教的现场转化为有意味的形式。一个字:赞滴狠!我虽然也爱看这档秀,但不知什么原由对这样的东东总还疑心重重,看多了还有点腻歪,让我想到CCTV中的一档节目。假的终是个假!艺术家说到底不是道德家、正义家,更不便充当道德和正义的“代言人”。回想以前所看过的道德正义剧,剧情的发展往往脱离了人间,以固态的道德标准捆绑艺术,一个俗人非要扮成三头六臂的泥像模样,一手是正义的帽子,一手是道德的棒子,东扣西打甚是威武。在台上,做秀者不食人间烟火,下台之后,那幅平庸的愚吃相如同褪去新衣的光腚皇帝,赤裸裸白花花只剩下一堆生肉。

着相可以,装逼就不必了吧!

艺术之事本质是艺术家的个人私事,无论个人私事的外化,或者艺术之事的公共化都显得居心叵测与别有用意。艺术在大千世界里微不足道,本着不着相的意念而“着”好艺术之“相”需要艺术家对时代万象的细心体察,更需要自我深省澄怀自观。隔壁老李劝隔壁老王:个人私事需好自为之!现实与艺术本来就是一回事,艺术作品中的探寻、追问、批判、呻吟原本是对生活的回响,这些精神残留物有可能来自于自我存在感的未被感知。于是乎天才们要大声疾呼,要想尽办法,要不择手段。对凡人而言,艺术是行动、是感受、是体味、是思考,是出世入俗的法门,是面对诸像的远眺与近观,是聆听生活后的颤音。艺术的实相与本质不可言说,谈论艺术是件不得以而为之的事,若要一再追问——艺术是什么?答:艺术是对美的探寻与肯定!那么美又什么?日本人说:美是小而精巧。曹公方文答:美是对生命的肯定!

《金刚经》说:离相寂灭。

时代在变,艺术的标准也在变,但人生的大疑问没变:我是谁?何处来?何处去?这问题有点“世上无事,庸人自扰”的意思,但人生的无奈在于个体无法脱离现实的牵绊与困顿,寻求生命的价值与意义终将成为世俗生活的重要部分,凡人入世着相便理所当然。天才除外!

2017.6.28曲江南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