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媒介乌托邦”艺术江西学术邀请展

主办:2017艺术江西国际博览会        日期:2017.12.28-2018.1.1
媒介乌托邦:当代艺术中的媒介隐喻与异质表达

孙晓晨 高远

柏拉图的“理想国”或许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乌托邦,他对于某种人类共同体的想象,类似于今天的一些艺术项目创作,由艺术家充当哲人首领的角色,赋予日常物以艺术的观念。作为艺术项目中的最高裁定者,显然作品的完成与否,不及他在项目中实施的决策与选择来的重要。

自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一些艺术创作走向更为广阔的场域,以及对既有空间进行大规模的改造和重组。因而,从事这些艺术创作活动必须要预先形成一种类似项目工程般的总体规划,海量的草图方案和各种类型的模型预演,已经成为从事这类创作实施的必备前提。当下很多艺术创作需要预先的虚拟规划,类似展览项目从头至尾都需要切实可行的方案。理论家格罗伊斯所谓的“项目的孤独性”实际上就是将项目本身纳入到一种与我们的时间不同的异质时间当中,在这个特殊时空之中完成项目的过程有如一种朝向未来的规划,此类设想往往存在于方案中,无论此项目是否真的实施并完成。而在格罗伊斯的媒介现象学里,他又将“档案”和“媒介”之间的关系作了一种辩证的解读,档案是使历史之所以成为历史的前提,只有档案才有超越时间的价值;而媒介是外在于档案的物质实体,看似与档案无涉,但这种实体正是构建档案自身无法实现的观念的替代物。

实际上,某些大型装置艺术的创作正类似某种意义上的“档案”,它始终是一种乌托邦式的存在,而最终想要的结果往往是任何物质材料所不能达到的,装置材料或者媒介实际上是这种无法实现的想法的替代物或者象征,陈列于各个画廊、博物馆和公共空间之中。这样看来,当代艺术的结果或可称为是一项永远无法实现的“乌托邦”。无论是柏拉图的“理想国”还是卡尔·波普尔所批判的“乌托邦工程”,即使在艺术媒介日新月异的今天仍然是难以被物化的观念,媒介在这里成为了一种无法实现的乌托邦的象征。

2000多年后的现实社会,哲学家无论是否继承柏拉图“理想国”的愿景,但这类取消了家庭单位与婚姻模式的“乌托邦”始终难以实现。卡尔·波普尔批判了作为一种历史主义者美好愿景思维产物的“乌托邦工程”,它是历史决定论者对未来美好愿望的想象。这些历史主义者认为,历史永远朝向至善的方向发展,就像大众普遍认为精神文明发展一定高于物质文明进程一样。但有时,事与愿违。当结果无法对应初衷之时,人类的美好愿景便在过去、现在、未来的线性时空发展中受到质疑,另一种声音的出现成为必然——即“反乌托邦(Dystopia)”。这种对未来的危机感与艺术家对创作完成品的质疑,有着共通的感受。因此,许多艺术家越来越坚定当下的意义,并赋予艺术媒介以更大的可能性,以一种异于日常生活的非现实媒介呈现,并将创作过程与媒介表现性的研究置于更重要的位置。

本次展览所选取的二十位艺术家都在各自创作领域有杰出的能力和一定的影响力,他们的作品在形态和观念上或与某种大型项目的规划相关;或与艺术媒介的异质性接近。我们所要探讨的既非单纯的乌托邦概念,亦非媒介的更新换代等陈词滥调。这里尝试表达的是一种艺术媒介的无法实现感,正是这种无法兑现,才赋予艺术更多的想象空间;不断翻新的艺术媒介仅仅是这种想象的替代物,构成了一种艺术材料媒介无法实现或者难以实现的“乌托邦”,装置材料和其他艺术媒介实际上是这种无法实现想法的替代物或者象征。艺术家在这种状态下对媒介所衍生出的多种维度的质疑,才使得艺术有了生长和想象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