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水墨新象”首届重庆青年国画家邀请展

主办:重庆市文联美术馆        日期:2018.1.5-2018.1.16
重庆中国画创作的新希望

——写给首届重庆青年国画家作品邀请展

麦子

在中国当代美术的版图上,重庆算得上是一片绵延起伏的高原。说它绵延,是因为这里不只一座山峰,而是山峰连着山峰。说她起伏,是因为山峰之间还有交错的深谷。在这片高原之上,重庆油画、重庆雕塑、重庆版画无疑是已经矗立起的几座山峰。而作为第一大画种的中国画,则在这里似乎只是山峦间纵横的沟壑,虽幽深曲折、俊秀清朗,但却缺乏相应的体量和海拔。

还记得曾几何时,重庆的中国画创作也有过非同凡响的繁荣与繁华。且不说抗战期间几乎所有的中国绘画巨匠大师云集山城,使这里一度成为中国美术无可争议的高地和中心,并由此留下了一大批可以彪柄史册的名作。单就论建国后以陈子庄、冯建吴、苏葆桢、李文信为代表的一批重庆名家引领潮流式的崛起,也不得不让人们对这座城市的中国画创作刮目相待。但时过境迁,随着客居艺术大家流星般地划过天宇,本地艺术大家走马灯似相继谢幕,重庆中国画的天空开始显得出奇的沉寂和安静。既缺乏能够传承先辈之精神的继往开来者,也缺乏能够汲取传统大成之营养的开拓创新人。在全国范围内具有广泛影响力的画家和作品的整体性断代缺失,使重庆的中国画在油画、雕塑、版画耀眼的光芒下愈加显得多少有些失色。

而事实上,在国家文物局颁发的《对建国后已故著名书画家作品限制出境的鉴定标准》《一九四九年后已故著名书画家作品限制出境的鉴定标准》和《一七九五到一九四九年间著名书画家作品限制出境鉴定标准》中,重庆仅在第二个标准中有陈子庄、冯建吴、苏葆桢三位画家上榜,且均列最后一个层次,即“精品不准出境者”。在第一个层次“作品一律不准出境者”和第二个层次“作品原则上不准出境者”中均名落孙山。稍加梳理我们不难发现,自打中国画问世以来的几千年时间里,重庆就因为缺乏根基和传承,从来没有成为过艺术的重镇。即使是在唐宋时期因各地画家相继入蜀,一度使巴蜀成为全国绘画的中心,催生了黄筌、黄居寀父子的“黄家富贵”;20世纪初,张大千与张善子兄弟创立“大风堂派”,与齐白石、溥心畲并称“南张北齐”和“南张北溥”。核心都是只在成都,重庆并没有沾上多少光。这一僵局虽在抗战时期因为全国各地优秀艺术家的迁入寄居有过短暂的打破,但终究是一现的昙花,没有形成可持续的长久效应。直到新中国成立后,随着四川美术学院的创办,血液里流淌着敢想敢干因子的山城给了莘莘学子们无穷无尽的创作灵魂和创新动力,涌现出了像雕塑《收租院》、油画《父亲》这样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巨作,使重庆跃上了中国美术新贵的宝座。这一期间不论是人才培养还是作品创作,都呈现出突飞猛进的态势,并时有像版画《而立之年》这样的里程碑意义的佳作问世。而同样没有一天停歇过默默耕耘和苦苦求索重庆的中国画却效果不佳,其整体实力和整体面貌仍然难如人意,既没有产生高峰,也没出现高原,在全国的没有走到应有的位置。

新时期重庆中国画的困境,引起了老中青三代艺术家的整体焦虑和群体反思,同时引发了对重庆中国画从技法到观念的深度追问和多维探究。于是,一批中青年画家特别是青年画家,在老一辈画家的鼓励支持下踏上了漫漫的求索之路。他们在水墨与宣纸上扣开尘封的历史,沿着先贤足迹回归到远古,寻找哪些闪烁着智慧与精神光芒的星火。然后将这些星星点点的微光汇集成一支熊熊燃烧的火炬,照亮他们继往开来、承前启后的道路。由此取得的进展、获得的成果令人振奋,涌现出了一批极具探索精神画家和一批极富实验意义的作品,引起了美术界的关注。《水墨新象—首届重庆青年国画家作品邀请展》所展示的冯东东、冯国飞、傅吉鸿、胡焱、蒋才、李勇、李月林 李志坚、马媛媛 、彭石、唐楚孝等11画家和他们近90幅幅风格迥异、异彩纷呈的作品便是有力的证明。这批天份颇高的年轻艺术家均毕业于高等院校,接受过专业的美术教育和训练,具有扎实的理论基础和娴熟的技能技巧。他们观念新颖、思路清晰、视野开阔,其耳目一新的表达和呈现为沉闷已久的重庆中国画吹带来了一阵清朗之风、革新之风、希冀之风。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重庆中国画的的崛起,必须有赖于新一代中国画家的崛起。因为只有他们的崛起,这座城市才会充满生机与活力,这座城市的中国画才会充满美好与希望。

2017年1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