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行思若云”孙宪华书法艺术作品展

主办:深圳东方美术馆        日期:2018.1.11-2018.2.13
专家点评

书法在生命感悟中光明——徐本一

“人生是本大书”,这是一位历经人生沧桑的作家说的话。其理亦可譬之于书法,书法的形态在人生中呈现着变化,人生的感悟应会在点画的生成细节处或渗透进去,或滋润出来,仿佛可以看到生命的颜色。

我想孙宪华一定是追求真趣的书法家。他对自己的作品是否入集,也进行了严格的遴选。他反复创作,寻求最佳状态创作的最佳作品。我看到他淘汰掉的一些作品,这些作品非不佳也,而是与自己的主调风格有些相悖,这样出品的整体格调是保持了一以贯之。

驰神养气,积健为雄——刘恒

孙宪华的书法以大字榜书见长。二零零四年,他先是以一幅“飞鸿”大字横幅荣获中国书协主办的全国首届大字书法展金奖,紧接着又以“龙旋天汉,凤集朝阳”巨幅对联再获全国第五届楹联书法展金奖,这两件作品前者字径达到一米,后者每字也都有两尺。能以擘窠大字连夺全国大展头等殊荣,在当今书坛实属难得,其多年勤苦研习的磨练与积累之功,于此尽得施展。

中国的书法艺术源远流长,历史上名家辈出,然而榜书大字作为一个独特的形式种类,传到今日几近式微,擅长此道者更是罕遇其人。究其原因,除了用途的消失以外,还在于写大字须笔势、结体、气脉兼顾并善,缺一不可。孙宪华的大字作品用笔爽健流畅,起落使转洒脱飞动,如写小字一般疾徐有致,擒从裕如。其实处坚厚沉稳,虚处苍茫自然,虽是盈尺巨构,却都能把握住书写的灵动意趣,而无滞涩臃肿之病。在结字上,他以端正平稳为总体原则,立足楷书根基而发挥于行书,其中的正欹疏密变化大都出于书写过程中的自然动作,而不作有意的摆布造作。所以他的字形看上去均衡端稳,整体上保持了庄重雍容的体势特征。正因为具备了运笔结字的坚实功底,孙宪华的大字气势充足而流岩,体格雄浑而生动。古人云:大字贵有力,惟力大者不见用力之迹。孙宪华写大字重在虚实互用,举重若轻,可以说是深得榜书之道。

留住笔墨,留住精神——侯军

论及孙宪华的书法风格和特色,我们不妨先引述一段孙宪华的“夫子自道”。他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我出生在北方,不自觉的天性使然,我对大气磅礴的作品情有独钟,曾对《云峰山石刻》、《郑文公碑》、《张猛龙碑》、《龙门二十品》、《北魏墓志》、《张迁碑》、王铎、徐渭、吴昌硕、赵之谦、徐生翁等大家法帖及作品朝临暮写。我属于性情愚钝的人,所以我选择的书法风格便以厚重、拙辣、古朴、大气为取向。”孙宪华的过人之处,还在于他善以魏碑笔法写大字榜书,可谓鹏城独步。观其书法,清晰可见其美学追求,即:弃圆润而求生涩,弃华美而求苍健,弃平正而求欹斜,弃外秀而求内功。他对当今书坛上那些卖弄技巧、过度包装、搔首弄姿、华而不实的做法深恶痛绝,他认为那是“把原本朴实得像‘村姑’般的书法作品,打扮得花枝招展,妖艳妩媚。”他的书法作品从来是素面朝天,天然本色,一切以笔墨说话。书如其人,孙宪华的书法让我们看到了他的自信和坦荡。

品若云书法有感——靳继君

他不是壮汉,却是铁汉,他用如橼的大笔,饱蘸时代、民生的浓墨,书写出了书法家的热情、豪迈与自信,展现出了艺术家的忧患、良知与担当,演绎出美轮美奂的艺术人生,向世界打开了一扇了解中国传统文化精粹的窗口,他就是孙宪华。

从全国首届大字展的“飞鸿”,到全国五届楹联展的“龙旋天汉,凤集朝阳”,十个大字两个双料一等奖,再到全国第四届兰亭奖的“笃礼崇义,抱淑守贞”,他制造一个不朽的传奇。这一切无不展现出中华民族一脉相承的阳刚之气和正大气象,这种在当下久违了的民族品格与精神在他的作品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传递与阐释。

外雄内奇见真淳——黄开稼

孙宪华的书法作品多半以写碑为主,偶尔也作带有些许帖迹的意味,给人感觉到震撼而又不失雅正,字如其人,堂堂正正。他在追求审美境界的同时并且带有浓重的文人立场,艺术家的视角去对传统进行梳理、分析、研究、发掘和汲取的。虽然说这些都是每个书人必须经历的过程,但由于人生的境遇与审美取向的差异,所以,结果也就不尽相同了。如果说孙宪华的书法作品之中始终蕴涵着浓郁的儒雅的个性与才情的话,那么相对于那些看似笔墨翻舞,滴纸不知从何而来的恶气又豪无内敛的书品而言,对孙宪华用更好的赞誉之词也不为过。

书法创作的初衷在一定意义上本来就包含着书写者的人格、气质、修养、才情以及审美观念,没有很好的品格气质是不可能写好书法的,更无有书法艺术可言。

接着再进一步细说孙宪华的“字”,从他作品中不论是形式亦或内容都不难发现以下的几个特点:观其气秉之外粗而内细,其神外雄而内奇,乃其书之特点一也。无技巧的炫耀,而是关注作品的完整美,追取一种“神气”与“神采”,其特点之二也。在审美的感知中,实现其书品的自然真实率性的美学思想,去充分地表现自己萧散纵逸的书写意趣,其特点之三也。盖闻大凡一艺之成者。无一不先确立自己的人格个性和书写风格的,非得如此不可。换句话说:宪华在集其大成与体兼众妙的同时,又能全面将前人的书艺的内在意蕴发挥到最为理想的自我境地,而且是醒目和突出的。此亦可谓其特点四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