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气色”陈杰个展

主办:Tong Gallery+Projects        日期:2018.6.15-2018.7.14
气色

文/陈杰

“怨咽对风景,闷瞀守闺闼。”出自南朝诗人鲍照的《绍古辞》。据说这是“风景”一词最早的出处。“景”应该指的是日光,或是影子。当我读到这个句子时想到的是,鲍参军应该是满脸惆怅,吹着风,晒着太阳,把这俩字一拼,一不留神就给中文贡献了这么重要的一个词。后来,当我无意间在山上,看见一团很近的云彩,它渐渐流动,散开,融化,消失,仿佛刚才所见的微妙色彩都没发生过一样。像极了小时候吃糖时,糖块在嘴里渐渐溶化,直到嘴里消失了最后一丝甜味。那时我顿时体会到,“怨咽对风景”中的“风”是如何被看见的,当空气的流动,云块的厚薄随之改变,落在上面的日光也同时产生明暗冷暖的变化。可见的是气色,在这里“风”是时间的提示,不管看到它的人心里千般滋味,在这天地间的无常之中,只能自叹太多情而已。不过苏轼又说:“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也许只有当诗人看见这自在之物,把它转化为词语,并自以为是地寄情感慨,才让如此这般成为“风景”一词。

我尝试着去画出那些“风景”。我把稀释的颜料晕染在绢和纸上,等干透了,又接着晕染,画面上的色块也随之变化一点,每一次风干,便留下了“气色”,仿佛都可以“自其不变者而观之”。而“风景”只是在绢和纸一遍又一遍被浸湿,风干之时“曾不能以一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