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酒是草书“通神入妙”的利器

[2016/12/30]
草书与酒似乎有不解之缘,擅草者往往善饮,甚至既是“草圣”也是“酒仙”。杜甫曾作《饮中八仙歌》, “草圣”张旭就位列其中,他每次大醉以后,呼叫狂奔而后下笔,草书越发奇绝;甚至在大醉之后,“以头濡墨而书,既醒视之,自以为神,不可复得也。”怀素更 是一位狂僧,毫不在乎佛教禁酒戒令,据说每日都要大醉几回。他嗜酒养性,也以狂草畅志,“醉来信手三两行,醒后却书书不得”。
艺术中国
张旭、怀素几乎都是在饮酒之后,在精神情绪极度兴奋的状态下,甚至在大醉迷狂之中书兴大发,产生不书不快的创作冲动。他们完全是在一种不计工拙、超越功 利、物我两忘的精神境界中,信笔挥洒,尽情享受着笔情墨趣。这种高速度的、不假思索、落笔即成的即兴创作方式,明显不同于“十日画一山,五日画一水”的国 画,反倒与西方现代艺术精神有着惊人的一致性。而且,早在唐代,人们就已经十分欣赏和津津乐道这种充满“酒神精神”的即兴创作了。

善饮豪饮,能用酒来激发草书创作的激情,当然是好事。然而,书法家并非个个都有海量。草书大家黄庭坚就不喝酒,对此他很遗憾,非常羡慕张旭、怀素,认为酒 就是他们写草书“通神入妙”的利器。他在《论书》中说:“余寓居开元寺之怡偲堂,坐见江山,每于此中作草,似得江山之助。然颠长史、狂僧皆依酒而通神入 妙。余不饮酒忽五十年,虽欲善其事,而器不利,行笔处,时时蹇蹶,计遂不得如醉时书也。”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