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谁说小丑只跳梁?

[2017/8/2]
好久没有写看戏笔记了。有人说,我弄的这些东西是“剧评”,自己有些受宠若惊,实非卖弄乖巧,只是不想辜负自己“匆匆而来、曲终夜归”的这份“辛苦”,况一介草民无名无分,只是斗胆吐露胸臆,若笔记中只言片语有失偏颇,敬请诸君多多包涵。

看戏,是要动脑子的。如果只是伴着剧情神经性的哭笑,那与醉卧酒徒有何差别?所以,剧场里乌压压如始皇兵俑满坑满谷,这“看”与“赏”和“品”的境界是大相径庭的。

6月13日晚,有幸看了太原市实验晋剧院二团演出的改编传统剧《卷席筒》。

说起这个戏,是我脑海仅存的几个丑行担纲的本戏之一,除此之外应该还有《屠夫状元》、《三子争父》,这还是至少十年之前的存储,不知为何现在“丑戏”离我越来越远……

一说《卷席筒》,我首先想到曲剧海连池老师的“小仓娃我离了登封小县”,就这一句让我记住了曲剧的味儿。一出戏若想成为经典,必须有它的独到之处,或唱或演或白,总之真金不是简简单单就能炼成的。

今天这出戏的主演是王鹏。纵观全场,我认为这出戏是为他个人量体裁衣的“私人订制”。与别剧种或其他团比较来看,王鹏靠自己的一身本事让这个“小仓娃”把戏曲文丑和武丑融在了一起。“起解”一场用的“吊毛”,其它场次跌扑翻腾都运用的恰到好处,这是大多数丑角不能应工的。王鹏的表演很自如,在“扮鬼吓母”那一场,那眼神,那架势,那步子,让我一下子想到了“王婆骂鸡”,异曲同工之妙,引得台下观众阵阵喧声。

因为三花脸担纲,肯定离不开唱。这个行当的唱腔加上诙谐的表演真的独具醋味,而经过多年的舞台摔打,演员驾驭舞台、与观众互动的综合素质也相对比较成熟,所以看起来不是很累。

丑是戏中胆。借用赵丽蓉老师的一个金句,这出戏是“群丑开会”。除了小仓娃,还有地保、有监禁卒、有衙役,特别是那个爱财如命的县太爷,在小仓娃堂鼓三响后“急急风”出场一个亮相击乐收住,冷场中“买卖来了!”四个字把剧场的氛围一下子点燃了。之后,公堂上小仓娃一阵忽悠一顿胡编,这个县太爷与仓娃之间的配合更是“水涨船高、相得益彰、其乐无穷”。还有,小仓娃回家后,得知嫂子被押、两个孩子饿肚子后,说了句“叔叔这有两块巧克力”,给悲凉的氛围中抖了一个包袱,滑观众一稽,这在京剧小花脸表演中经常运用,这应该也是演员的个人体悟吧,值得赞扬。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