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程乙本《红楼梦》:版本互异各称雄

[2017/9/12]


以胡适藏本为底本的1927年民国亚东版程乙本《红楼梦



启功注释的1972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程乙本《红楼梦》



1983年台湾桂冠版程乙本《红楼梦》



理想国推出的2017年6月版台湾桂冠版经典复刻程乙本《红楼梦》
艺术中国
1791年和1792年是中国文学史上值得纪念的年代,因为这两年分别诞生了《红楼梦》程甲本和程乙本。从今天《红楼梦》所具有的崇高地位来看,可以说程本《红楼梦》在发挥社会影响和传播上居功至伟。处于手稿或抄本阶段的《红楼梦》,或者说《红楼梦》诞生时是“非传世小说”,它最初的流播只是在少数人之间互相传看,读者每每抱怨“怅神龙无尾”,有“未窥全豹之恨”。而程本《红楼梦》结束了半部书(缺后四十回)的状态,结束了随抄随改的不确定状态,使之成为广泛阅读的对象。正是因为印本的流传,才产生了大量的评批本,使《红楼梦》在评点者的帮助下得到大范围的流传和推广。

众所周知,程乙本比脂抄汇校本的文字要少,但这符合小说定稿的删改趋势,即程乙本的洁化和简化处理符合小说抄本递进演化的趋势。比如1784年的甲辰本与前面的诸脂本差异更大,与后出的程高本更接近。再举例,《红楼梦》中有两个重要的人物形象,一个是秦可卿,一个是尤三姐。今天在程乙本中她们两个和抄本中的形象大不相同。对她们描写修改的洁化取向就是从风月人物演变成了文学形象,从道德劝诫、道德标签中摆脱出来,成为一个审美对象。假如说她们是作者旧有《风月宝鉴》中的人物,没有脱去污秽笔墨,秦可卿乱伦公公、淫丧天香楼,尤三姐淫奔不才(淫奔:淫邀艳约、私奔投盟),阅读中道德衡量与谴责力量必占心理上风,其“群芳髓(碎)”的悲剧变成了“恶有恶报”的叙事循环,洁净的女儿不再洁净,清浊界限倒转,将使女清男浊的审美判断难以为继,也与作者将“偷香窃玉”的风月小说修改成为为闺阁昭传的世情或纯情小说删改旨趣相背离,难以通过千红一哭的悲剧使小说成为宣泄儿女真情的妙文,皮肤淫滥并不是千古不尽之情。假如说秦可卿删改得不够彻底,那么尤三姐则是彻底地改头换面,成为一个见识卓然、品格独立、“自主择夫”的真情女,也是至情至性之人,成为一个文学形象史上少见的闪光人物。假如把尤三姐恢复成为脂本中的淫奔女,一是与尤二姐重复,二是尤三姐那骂贾珍贾琏的令人解秽与激跳的文字,显得自我矛盾和不连贯。前面还和贾珍耳鬓厮磨、调情无度,旋踵又心仪神往柳湘莲,专心而执著,如此尤三姐则像是一个出尔反尔、忽然反转的精神异常者,而不是一个泼辣狂狷的形象。喜欢脂本或稿本的爱好者,还愿意以神瑛侍者和补天石不是一个对象来区分贾宝玉人物与通灵玉之间的分别,认为这样描写更准确,更分明,而程乙本则将此二者合二为一,贾宝玉即补天石、通灵玉,顽石即神瑛侍者。这种处理是一种简化处理,也是一种便于读者阅读的处理,可以说在一般阅读者心目中,三者之间本来就不具有鸿沟一般不可跨越的界限,宝玉失去佩戴的通灵玉,不是人失其魂魄了吗?黛玉死去,贾宝玉这位神瑛侍者不也就是成为一块灵性不通的顽石了吗?诗无达诂,将顽石、通灵玉和神瑛侍者之间的界限划得一清二楚,可能并不符合《红楼梦》浑然一体的审美整体性。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