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齐白石与侧室胡宝珠的相识过往:笑嘻患难总相从

[2018/2/28]
齐白石的绘画广为人知,他定居北京后,受陈师曾影响“衰年变法”,融民间艺术与文人画于一炉。然而,对于齐白石的生平交游、尤其是生平活动史所涉的四川部分在学界却研究不多。

近日,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峨眉春色为谁妍——齐白石与近代四川人文》一书力图坐实齐白石生平交游的史实过往,重构齐白石的社交关系和艺术思想,展现出一个齐白石穿梭活跃在军、政、商、学等不同界别之间的人际社交网络,一窥其从半生飘零,直至老身衰颓的言出心曲与所思所感,层层勾稽寻绎齐白石在不同历史时段的心路历程与多样性格,见证这位“砚田老农”在被波诡云谲的时代旋涡裹挟之下的人生抉择与命运沉浮。“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特选刊此书第一章“笑嘻患难总相从——齐白石与川籍侧室胡宝珠的相识过往”。



《峨眉春色为谁妍——齐白石与近代四川人文》书封

1874年3月9日(阴历正月二十一日),时年12岁的齐白石与原配妻子陈春君(1862-1940)在湘潭家乡拜堂,其后育有五子。1919年2月底,57岁的齐白石第三次孤身北上,定居北京,并将18岁的四川丰都(今属重庆)人胡宝珠纳为侧室 [1]。对于胡宝珠的身世、嫁入齐家时的身份,历来都沿袭了齐白石《自述》等书中陈春君为齐聘副室的说法,但在齐白石《自述》《年谱》(胡适、黎锦熙、邓广铭本)中对于胡宝珠嫁入齐家前的身份问题,均为含混不清的表述。1943年齐白石在《祭夫人胡宝珠文》中并未叙述胡宝珠嫁入的细节,而在1940年所作的《祭陈夫人》文中,齐白石则将胡宝珠在齐家的相夫教子,完全归功于陈春君的“德报”:“民国六年乙卯,因乡乱,吾避难窜于京华,卖画为活。吾妻不辞跋涉,万里团圆,三往三返,为吾求宝珠以执箕帚。”他还回忆1935年某日自己曾在家中不慎跌倒,行动不便,而“着衣纳履,宝珠能尽殷勤。得此侍奉之人,乃吾妻之恩所赐”,同时“宝珠共生三男三女,亦吾妻之德报也”[2] 。虽然在祭文中齐白石不免会有过分夸大的成分,但这却导致了此后齐白石家族后人叙述、人物传记、学术研究专书等对于这一情节记述的相互矛盾,如齐白石长孙齐佛来晚年曾回忆称:“—九—九年农历闰七月十八日,公得胡南湖赠一婢,名宝珠。有日记云:‘……胡南湖见余画扁豆一幅,喜极,正色曰:‘君能赠我,当报公以婢。’余即赠之,并作诗以纪其事。’初为公磨墨洗笔,扫地浆衣。一九二〇年,陈夫人怜公年老远游,无人侍奉衾箒,夫人牵于家务,又不能长住北京,遂将胡宝珠收作公的姨太太,并偕长男于贞,一同送至北京。”[3] 郎绍君在《读齐白石手稿(上)——日记》一文中认为:“宝珠就是胡南湖所说之‘婢’,是以胡南湖母亲义女身份送到齐家的。白石将她带回湘潭家中,不久,就由白石发妻陈春君作主,纳胡宝珠为副室。” [4]林浩基的《彩色的生命?艺术大师齐白石传》则讲作:“她告诉白石,给他聘定了一位配室,几天之内,她将携她一同来京,要白石预备下住处,准备成亲……一天下午,陈春君带着一位年轻女子赶到北京了。女子叫胡宝珠,原籍四川丰都人,生于清光绪二十八年壬寅八月十五中秋节,当时才十八岁。她父亲名以茂,是篾匠。胡宝珠在湘潭一亲属家当婢女,出落得十分标致。白石一见,满心喜欢。当天傍晚时分,三人一同到了龙泉寺新居,在陈春君的操持下,简单地举行了成亲之事。” [5]周迅的《齐白石全传》又称:“不久,陈春君专程来到北京,为齐白石物色侧室,照顾他的生活起居。经过反复挑选,陈春君给齐白石聘到侧室胡宝珠……齐白石和胡宝珠一见面,双方都感到满意,于是就这样说定了。”[6] 然而笔者经过考证,发现陈春君与此事无关,齐白石与胡宝珠的结合实则得益于一段书画姻缘。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