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对话山西省作协主席:从“山药蛋派”到三晋新锐作家群

[2018/5/10]


山西作协主席杜学文梳理山西文脉。 武俊杰 摄

中新网太原电 (记者 李新锁)五四青年节当天,在山西作协小院里,关于山西文脉传承延续的话题再次被人们关注。其间,山西省作家协会主席杜学文表示,历史上,“山药蛋派”使得中国新文学真正和中国人的审美、变革统一起来,成为具有中国审美风范的文学。对此,我们仍然研究的太少。

从中国新文学运动至今,山西文学一脉相承,绵延不绝。网络文学时代,山西依然有诸如《余罪》作者常书欣、《战狼》编剧董群等大批优秀的青年作家出现,成为中国文学界独特的文化现象。

“山药蛋派”作家推动新文学变成中国审美风范的文学

上世纪20年代,山西作家同样活跃。杜学文介绍说,彼时,山西有影响广泛的文学社团——以高长虹为代表的狂飙社。它是除文学研究会和创造社等少数几个产生全国影响的文学社团之外,成立最早的文学社团。

在杜学文看来,中国新文学的形成是借助外来文学冲击,才完成文学革命的。这些新文学作品深受欧美文学影响,和中国传统审美有较大差异,读者阅读困难。当时,新文学的读者以都市知识分子和学生为主,普通大众很难接受。

抗战爆发后,大批文化界人士来到山西。他们在参与抗战的同时,从事文学创作。当时,作家们大多从事短篇小说和报告文学的创作,以动员更多民众参与抗战,增强民众抗战信心和决心。

在此背景下,中国新文学从深受欧美文学影响的风气中得到矫正。作为“山药蛋派”的代表作家,赵树理也经历过从“模仿欧美文学”到回归传统、民间文学的过程。此间,已经完成自身革命的中国新文学面临着一个重大课题——如何让更广大的普通民众接受?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