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首页 -

中国历史人物

- 王夫之

王夫之

王夫之所讲的“意中之神理”,并非神乎其神,玄而又玄的东西,而是指诗人在创作激情到来,联想和想象充分调动之时,意象之间、情景之间突发的一种内在逻辑,它不是什么神明之道,而是按必然规律建立起来的自然结构。在“神理凑合”的一刹那,内含丰富,意味隽永的艺术形象便“自然恰得”了。从表面上看,青青的河畔之草与对远道之人的绵绵愁思并无联系,但诗人的情感逻辑却可以使其融合无间。绿色常能引起古人的伤感之意:“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也许是这个原因,人们望着河畔的绿草,就想起远道之人而倍感伤心;也有可能是由于看到河畔之草依旧青青而被愁思缠绕的人却日渐衰老,于是加深了对远道之人的怀念。这两句撩拨人心的诗句就这样顺着诗人的情感逻辑结构到一起了。

简言之,“势”标志着言内之意与言外之意,情语和景语的内在联系和必然规律。它逐情而起,“不由作意”,却在诗歌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那么把握住“势”会产生什么效果呢?

唯谢康乐为能取势。宛转屈伸,以求尽其意,意已尽则止,殆无剩语,天矫连蜷,烟云缭绕,乃真龙,非画龙也。

首先,取势高妙就能宛转曲深地将文意表达透彻。我国传统诗论主张“诗言志,歌永言。”(《尚书》)“言以足志,文以足言。”(《左传》)“言为心声,书为心画”(扬雄),王夫之更是强调:“无论诗歌与长行文字,俱以意为主。”这样,取势就成了关键问题。作为“意中之神理”的势,“才著手便煞,一放手又飘忽去”,一瞬间的感受难以于捉,而高手不凡,胸中自有雄兵百万,他们因势利导,善于取势,因而便能酣畅淋漓地道尽文意,随心所欲地畅吐心曲。

其次,善取势就能造成真实的艺术效果。“天矫连蜷,烟云缭绕,乃真龙,非画龙也。”真实使艺术之树常绿,画龙再维妙维肖也不及真龙来得生气勃勃,气吞万里。诗歌中讲求“势”,就会有真龙般的艺术感染力,使欣赏者“心随物动,神与物摇”,身临其境,遨游在珣烂的艺术世界中。“势”取得不好,诗歌意境狭窄,暗淡无光,即便苦心孤诣,刻意求工,也不免有“为文造情”之嫌,难以动人。

请登录会员阅读全文。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