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九歌之二·云中君

[屈原人物]  [屈原诗词]  [先秦]
浴兰汤兮沐芳,①
华采衣兮若英。②
灵连蜷兮既留,③
烂昭昭兮未央。④

搴将憺兮寿宫,⑤
与日月兮齐光。
龙驾兮帝服,⑥
聊翱游兮周章。⑦

灵皇皇兮既降,⑧
焱远举兮云中。⑨
览冀州兮有馀,⑩
横四海兮焉穷。⑾
思夫君兮太息,⑿
极劳心兮忡忡。⒀
①兰汤:兰草浸入其中而带有香味的热水。此下四句为祭巫所唱。
②华:使之华丽。英:花朵。
③灵:灵子,有神灵附身的巫觋。连蜷(quan2权):屈曲,此处指舞蹈时身体婀娜摆动的姿态。既留:已经留下来。
④烂:分散的光。昭昭:小光(闻一多《九歌解诂》)。央:尽。
⑤蹇(jian3剪):梗阻,停留。憺(dan4旦):安。寿宫:供神之处。此下四句扮云中君的巫所唱。
⑥服:章服,指车驾上所树旌旗。
⑦周章:周游。
⑧灵:此处指云中君。此下二句祭巫所唱。
⑨猋(biao1标):龙卷风,此处用为形容词。举:起。
⑩览:看。冀州:古九州之一,此处代指中原大地,中国。此下二句云中君所唱。
⑾横:横布或横行。
⑿太息:叹息。此下二句祭巫所唱。
⒀劳心:忧心,伤心。忡忡:忧愁的样子。

【译文】
用兰汤沐浴带上一身芳香,
让衣服鲜艳多彩像花朵一样。
灵子盘旋起舞神灵仍然附身,
他身上不断地放出闪闪神光。

我将在寿宫逗留安乐宴享,
与太阳和月亮一样放射光芒。
乘驾龙车上插五方之帝的旌旗,
姑且在人间遨游观览四方。

辉煌的云神已经降临,
突然间像旋风一样升向云中。
俯览中原我目光及于九州之外,
横行四海我的踪迹无尽无穷。
思念你云神啊我只有叹息,
无比的愁思真让人忧心忡忡!
《云中君》是祭祀云神的歌舞辞。王逸《楚辞章句》题解说:“云中君,云神丰隆也。一曰屏翳。”江陵天星观一号墓出土战国祭祀竹简有“云君”,显然是“云中君”的简称,可证云中君就是云神。或以为月神、雷神、云梦泽之神、云中郡神、高禖女神等,俱不可从。

《云中君》这篇诗是以主祭的巫同扮云神的巫(灵子)对唱的形式,来颂扬云神,表现对云神的思慕之情。凭什么肯定是对唱的形式呢?首先,诗中说:“灵皇皇兮既降”,“灵”指神。又说:“灵连蜷兮既留。”《楚辞考异》曰:“一本灵下有子字。”王逸注:“楚人名巫为灵子。”《广雅·释诂三》之说同。则此“灵子”或“灵”指云神或云神附身的巫。那么,诗中两处说到“灵”的部分,一处称说“君”的句子,都是祭巫所唱。而诗中“蹇将憺兮寿宫”以下四句和“览冀州兮有馀”二句非祭巫所应言,则又是云中君的唱词无疑。其次,《九歌》中另外四篇祭天神之诗,除《东皇太一》兼有迎神的作用,另当别论外,其余《东君》、《大司命》、《少司命》也都是对唱的形式。

《九歌》的祭祀歌舞是在夜间借助于篝火或竹明、松明、灯光进行的,所以表现出一种神秘和恍惚迷离的气氛。

《云中君》一篇按韵可分为两章,每一章都是对唱。开头四句先是祭巫唱,说她用香汤洗浴了身子,穿上花团锦簇的衣服来迎神。灵子翩翩起舞,神灵尚未离去,身上隐隐放出神光。这是表现祭祀的虔诚和祭祀场面的。

“蹇将憺兮寿宫”以下四句为云中君(充作云中君的灵子)所唱,表现出神的尊贵、排场与威严。由于群巫迎神、礼神、颂神,神乃安乐畅意、精神焕发、神采飞扬。“与日月兮齐光”六字,准确地道出了云的特征;就天空中而言,能同日月并列的唯有星和云,但星是在晴朗而没有日光时方能看见,如同时也没有月亮,则更见其明亮。惟云,是借日光而生辉,云团映日,放出银光,早晚霞光,散而成绮,所以说“与日月兮齐光”。这两句,上句是说明“神”的身份,下一句更表明“云神”的身份。“龙驾兮帝服”,是说出行至人间受享。“聊翱游兮周章”则表示不负人们祈祷祭祀之意,愿为了解下情。古人以为雨是云下的,云师有下雨的职责。故《周礼·大宗伯》有雨师而无云师,《九歌》有云师而无雨师。屏翳或以为云师,或以为雨师,也是这个原因。“屏”是遮蔽的意思。“翳”,《离骚》王逸注:“蔽也。”《广雅·释诂二》:“障也。”则“屏翳”之名实表示了同“览冀州兮有馀,横四海兮焉穷”一样的意思。周宣王祈雨之诗名曰《云汉》,贾谊悯旱之赋题曰《旱云》,俱可以看出古人对云和云神的看法。

祭巫唱“灵皇皇兮既降,猋远举兮云中”,乃是说祭享结束之后云中君远离而去。“皇皇”是神附在巫身上的标志。神灵降临结束之后,则如狂飙一般上升而去。这里是表现云神的威严与不凡。“览冀州兮有馀,横四海兮焉穷”,则是云神升到高空后因眼底所见而言,表现了云高覆九州、广被四海的特征。末尾二句,是祭巫表示对神灵离去的惆怅与思念,表现出对云神的依赖情绪。祭云神是为了下雨,希望云行雨施,风调雨顺。所以云神一离去,人们便怅然若失。《旱云赋》写云开始之时积聚给沓,互相连接,“若飞扬之纵横”,“正帷布而雷动”,结果却“终风解而霰散兮,陵迟而堵溃。或深潜而闭藏兮,争离而并逝。廓荡荡其若涤兮,日照照而无秽”。风吹云散,希望完全落空。赋的末尾说:“思念白云,肠如结兮。……白云何怨,奈何人兮!”表现了同《云中君》极相近的情感。由此可以看出,《云中君》对神的思念,只是表现人对云、对雨的乞盼之情。

此篇无论人的唱词、神的唱词,都从不同角度表现出云神的特征,表现出人对云神的乞盼、思念,与神对人礼敬的报答。一往深情,溢于言表。
阿放 2009/12/2 13:34:15
更多
  • 屈原 的其他诗词  [更多]
  • 逢尤悲兮愁,哀兮忧,天生我兮当闇时,被诼谮兮虚获尤。心烦忄贵兮意无聊,严载驾兮出戏游。周八极兮历九州,求轩辕兮索重华。世既卓兮远眇眇,握佩玖兮中路躇。羡咎繇兮建典谟,懿风后兮受瑞图。愍余命兮遭六极,委 …
  • 惜诵惜诵以致愍兮,发愤以抒情。所作忠而言之兮,指苍天以为正。令五帝以折中兮,戒六神与乡服。俾山川以备御兮,命咎繇使听直。竭忠诚以事君兮,反离群而赘尤。忘儇媚以背众兮,待明君其知之。言与行其可迹兮,情与 …
  • 朕幼清以廉洁兮,身服义而未沬。主此盛德兮,牵於俗而芜秽。上无所考此盛德兮,长离殃而愁苦。帝告巫阳曰:“有人在下,我欲辅之。魂魂离散,汝筮予之。”巫阳对曰:“掌梦上帝其难从。若必筮予之,恐後之谢,不能复 …
  • 匡机极运兮不中,来将屈兮困穷?余深愍兮惨怛,原一列兮无从。乘日月兮上征,顾游心兮鄗酆。弥览兮九隅,彷徨兮兰宫。芷闾兮药房,奋摇兮众芳。菌阁兮蕙楼,观道兮从横。宝金兮委积,美玉兮盈堂。桂水兮潺湲,扬流兮 …
  • 帝高阳之苗裔兮,⑴朕皇考曰伯庸。⑵摄提贞于孟陬兮,⑶惟庚寅吾以降。皇览揆余初度兮,⑷肇锡余以嘉名。⑸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5)纷吾既有此内美兮,⑹又重之以脩能。⑺扈江离与辟芷兮, …
  • 逢纷伊伯庸之末胄兮,谅皇直之屈原。云余肇祖于高阳兮,惟楚怀之婵连。原生受命于贞节兮,鸿永路有嘉名。齐名字於天地兮,并光明於列星。吸精粹而吐氛浊兮,横邪世而不取容。行叩诚而不阿兮,遂见排而逢谗。后听虚而 …
  • 屈原既放,游於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大夫与?何故至於斯!”屈原曰:“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渔父曰:“圣人不凝滞於物,而能与世推移。世人皆浊 …
  • 初放平生於国兮,长於原野。言语讷譅兮,又无彊辅。浅智褊能兮,闻见又寡。数言便事兮,见怨门下。王不察其长利兮,卒见弃乎原野。伏念思过兮,无可改者。群众成朋兮,上浸以惑。巧佞在前兮,贤者灭息。尧、舜圣已没 …
  • 悲时俗之迫厄兮,原轻举而远游。质菲薄而无因兮,焉讬乘而上浮?遭沉浊而汙秽兮,独郁结其谁语!夜耿耿而不寐兮,魂营营而至曙。惟天地之无穷兮,哀人生之长勤。往者余弗及兮,来者吾不闻。步徒倚而遥思兮,怊惝怳而 …
  • 惜余年老而日衰兮,岁忽忽而不反。登苍天而高举兮,历众山而日远。观江河之纡曲兮,离四海之霑濡。攀北极而一息兮,吸沆瀣以充虚。飞硃鸟使先驱兮,驾太一之象舆。苍龙蚴虬於左骖兮,白虎骋而为右騑。建日月以为盖兮 …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