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杂诗三首·其三

[沈佺期人物]  [沈佺期诗词]  [隋唐]
闻道黄龙戍,频年不解兵。
可怜闺里月,长在汉家营。
少妇今春意,良人咋夜情。
谁能将旗鼓,一为取龙城。
“杂诗”是魏晋以来常见的一种“无题”的抒情诗。内容多每离别之恨、故乡之思、征戍之怨;弧栖之苦,怀才不遇之叹、年华流逝之惜。沈佺期《杂诗》共三首(一本为四首),都是以征人思妇相思相忆为主题。本篇是第三首,通过儿女之情写征戌之苦,在表现厌战、反战情绪中,寄托了用武力维护边境和平的理想。“闻道黄龙戍,频年不解兵”。首联是交代,于平中可以见出不平,不怨中寓有怨愤。人戍“黄龙”绝塞,远别乡土,地理上的距离令人生畏,“频年”烽火不息,征战无已,时间上的间隔使人生怨,且战争呈现胶着状态,至今仍“不解兵”,战场上或箭矢纷落,或白刃相交,旦夕生死,命运难测,撤兵回师,杳杳无期,怎能不使人愁苦嗟叹呢?疲兵厌久战,唯愿早日结束战事,因此切盼有一位强有力的将军出来,率领天下无敌的劲旅,大破敌军,恢复边境宁静生活,也使内地人民安居乐业。诗人把这强烈的愿望化成了结尾的两句:“谁能将旗鼓,一为取龙城”。如把尾联和首联衔接起来,便是一首五言绝句。粗看它既完整,也含蓄,有意蕴,但却比较单薄,构思平板,缺乏情韵.诗人并没有这样写,当他嵌入了中间四句时,面貌顿然改观:平板变得巧妙,波澜起伏,撼人心灵,单薄变得富厚,情味隽永,发人深思。诗人笔下生花,一则因为在艺术上下了拣择,提炼和组织工夫,二则倾注了感情。用“可怜”二字领起中间两联,作者对征夫思妇的同情是显而易见的。

写旷男怨女的相思相忆,关联双方的事物是很多的,诗人却选择了月亮,历来以月入诗、牵系夫妻、兄弟、朋友之离情别意者也是很多的,诗人却别出心裁,写了“可怜闺里月,长在汉家营”。思妇在闺,征人在营,同在月华照耀之下,却不能同赏,只能异地相思,这是一层意思。闺中营中,千里万里,仰头同望一轮明月,大有今昔不同之慨,这又是一层意思。过去,月光射入闺房,夫妻团聚,情笃意厚,花好月圆,那团園的明月就成为他们美满生活的象征。而今呢?不论月亮是高悬边关。还是低窥闺户,都失去了昔日的光彩而显得愁容惨淡。在思妇看来,丈夫远征,月色被带到军营里去了。在征夫心里,月亮越是载着昔年夫妻赏月的美好回忆照临上空。越是感到屯戍边域,凄清难熬.两句十字,组成一幅流水对,读来不觉其为对联,而颇有对比效果,以欢会之忆衬托离别之苦,自有感人力量。

下面一联进一步强化和深化了这种对比,欢会是短暂的,南别是长久的,无期的。“少妇今春意,良人昨夜情”。春天是最能撩动少妇情思的季节,春草年年绿,离恨年年长。而征人久久不归,今年的春情比往年更加炽盛。夫妻相守的日月是可留恋的,而临别前的一夜最难忘,一切历历在目,就象发生在昨夜一样。“昨夜情’’是最甜蜜的欢会,“今春意”表最难忍的相思。前者表现会短离长。难忘缱绻之情,后者寄寓年华易老,少妇哪堪久别。两者都是作者选择的最有代表性的感情枢纽,加以比照,加以撞击,一如阴阳电相触面生雷霆电闪,水位落差悬殊而成瀑布。两句对举,互文生意,就象两面镜子相对映照,相互生发,形成绵绵无尽的图景与情思。本联与上联又互相对举.互相衬托,由情景相生到情意相生,更有多侧面多层次发人深思细味的效果。

上述情思,岂只是一对夫妻的情思?上述苦闷,岂只是一对夫妻的苦闷?春风春月,春草春花,多少征人思妇空过了这美好的光阴。月色恼人眠不得的漫漫长夜。多少旷男怨女在痛苦中追忆欢会时的幸福。为了千千万万因战争而分离的夫妇能够团聚,诗人发出了反对战争,以战争消灭战争的呼喊:谁能指挥大军,一举克敌,使战士重返家园过和平生活啊?此问句作结,似浪涛腾涌后余波不尽。杂诗有不同的叙述角度。有用思妇口气写的,有用征夫口气写的,这样有亲切感。本诗是用诗人口气写,中间变换审视角度广忽而前线,忽而后方,忽而男方,忽而女方,忽而过去,腑目前。视角变换多,抒写更自由,易于摄取全息型图景。

这是沈佺期的传世名作之一。诗人类似“无题”的《杂诗》共有三首,都写闺中怨情,流露出明显的反战情绪。这一首诗除了怨恨“频年不解兵”外,还希望有良将早日结束战事,是思想上较为积极的一首,艺术上也颇具特色。

首联叙事,交代背景:黄龙戍一带,常年战事不断,至今没有止息。一种强烈的怨战之情溢于字里行间。

颔联抒情,借月抒怀,说今夜闺中和宫中同在这一轮明月的照耀下,有多少对征夫思妇两地对月相思。在征夫眼里,这个昔日和妻子在闺中共同赏玩的明月,不断地到营里照着他,好象怀着无限深情;而在闺中思妇眼里,似乎这眼前明月,再不如往昔美好,因为那象征着昔日夫妻美好生活的圆月,早已离开深闺,随着良人远去汉家营了。这一联明明是写情,却偏要处处说月;字字是写月,却又笔笔见人。短短十个字,内涵极为丰富,既写出了夫妇分离的现在,也触及到了夫妇团聚的过去;既轮廓鲜明地画出了异地同视一轮明月的一幅月下相思图,也使人联想起夫妇相处时的月下双照的动人景象。通过暗寓着对比的画面,诗人不露声色地写出闺中人和征夫相互思念的绵邈深情。

抒写至此,诗人意犹未尽,颈联又以含蓄有致的笔法进一步补足诗意。“春”而又“今”,“夜”而又“昨”,分别写出少妇“意”和良人“情”,其妙无比。四季之中最撩人情思的无过于春,而今春的大好光阴虚度,少妇怎不倍觉惆怅!万籁无声的长夜最为牵愁惹恨,那昨夜夫妻惜别的情景,仿佛此刻仍在征夫面前浮现。“今春意”与“昨夜情”互文对举,共同形容“少妇”与“良人”。联系前面的“频年”、“长在”,可知所谓“今春”、“昨夜”只是举例式的写法。在“频年不解兵”的年代里,长期分离的夫妇又何止千千万万,他们是春春如此思念,夜夜这般伤怀啊!

这一联说闺中少妇和营中良人的相思。双方的离情别意之中包含着一个共同的心愿,这就是末联所写的:“谁能将旗鼓,一为取龙城。”“将”是带领的意思。古代军队以旗鼓为号令,这里的“旗鼓”指代军队。希望有良将带兵,一举克敌,使家人早日团聚,人民安居乐业。这里写透夫妇别离的痛苦以后,自然生出的一层意思,揭示出诗的主旨,感慨深沉。

这首诗构思新颖精巧,特别是中间四句,在“情”、“意”二字上着力,翻出新意,更为前人所未道。诗中所抒之情与所传之意彼此关联,由情生意,由意足情,势若转圜,极为自然。从文气上看,一二联都是十字句,自然浑成,一气贯通,语势较和缓;第三联是对偶工巧的两个短句,有如急管繁弦,显得气势促迫;末联采用散行的句子,文气重新变得和缓起来。全诗以问句作结,越发显得言短意长,含蕴不尽。
阿放 2009/11/19 13:12:34
更多
  • 沈佺期 的其他诗词  [更多]
  • 卢家少妇郁金堂,海燕双栖玳瑁梁。九月寒砧催木叶,十年征戍忆辽阳。白狼河北音书断,丹凤城南秋夜长。谁谓含愁独不见,更教明月照流黄!
  • 独游千里外,高卧七盘西。山月临窗近,天河入户低。芳春平仲绿,清夜子规啼。浮客空留听,褒城闻曙鸡。
  • 落叶惊秋妇,高砧促暝机。蜘蛛寻月度,萤火傍人飞。清镜红埃入,孤灯绿焰微。怨啼能至晓,独自懒缝衣。
  • 妾家临渭北,春梦著辽西。何苦朝鲜郡,年年事鼓鼙。燕来红壁语,莺向绿窗啼。为许长相忆,阑干玉箸齐。
纽新优品